【哲学】为何我是我

「为何我是我?」犹记得小时候我曾经问过自己这条问题。但当时我还不太知道原来这是个哲学问题,一个关于个别性的问题。

为物质性的东西而言,它的个别性这问题并不难解释。假设在我们前面有两张一模一样的桌子。是甚么令这张桌子有别于那张呢?答案明显不是因为它们都是桌子,有着同样的形式这事实。形式仅仅使它们相似而已,而不是使它们不同或具个别性。

两张桌子之所以不一样是因为每张桌子是由个别的质料所组成。故此,我们可以说,质料是「个体性原则/来源」:即质料使这张桌子有别于那张桌子。这原则也适用于非理性的生物(如:猫,狗):个体性原则或来源也是因为质料。

当我们谈及人时,似乎(除了质料以外)还有另一个因素使你和我或其他人不一样。再者,我们能意识到这分别,我们对自身的个别性是知悉的。正如圣若望保禄二世说过,每一个人都是「单一,独特,不可复制。」

Joseph de Torre神父在其Being is Person一书中写道:「我作为人的本性和你的是一样的。但我的个性,我的个别性是独一无二,不能转移和不可复制的。这项形上学上的发现被现代的遗传学所确认。DNA 的结构为所有人是一样的——双螺旋结构。但是,每个DNA的合成却是独特和不可复制的。」

每个人都意识他或她不是另外一个人。这份知觉源自我们的理智。再者,每个人也会作出选择来塑造自己和定义自己。这来自我们的意志。理智和意志是我们非物质性的和灵性的灵魂的官能。再者,每个人之所以个别不只是因为他拥有(物质性的)身体(即每个人的身体是独一无二的),而也是因为他的灵魂。为人而言,灵魂是额外的个性体原则。灵魂驱使每个人「单一,独特,不能重复。」信仰确定了这真理,并增加这重要信息:每个灵魂都是天主个别的创造。为此,圣咏说:「你造成了我的五脏六腑,你在我母胎中缔结了我」(圣咏集139:13)。

这引导我们到达另一个概念:「位格」。「位格」的英文是“person”,它衍生自拉丁文一词 “persona”,这词是衍生于希腊文 “prosopon”,意谓面具(即台上演员所带上的面具)。每个面具都代表一个角色。简单而言,「位格」是剧中的一名个别的角色。

罗马法律把这词汇改编,用作表示任何一个知道自己在做甚么和为其行为负责的人。换句话说,一个「位格」是能够自由地和负责任地行事为人的人(参阅「快餐哲学」第48篇),所以他在犯错时需要为其行为负上责任和受到惩罚。

天主教神学把「位格」一词的意义延伸,这是因为神学家尝试为信仰的中心奥秘寻找合适的解释:即是,(一)天主圣三和(二)人神两性的结合(人性和神性)在耶稣基督的「位格」内。

这对词汇「位格」更深层的理解引领我们「最终废除奴隶制,社会和政治上的不公义」,Joseph de Torre 神父在以上的书中说道。他续说「现代声称称赞的成就——民主、人权、自治、自由和创意——其实是来自十五世纪的基督宗教神学家。」这让 Francisco de Vitoria神父(道明会士(1483-1546,被认为是国际法律之父)能够在西班牙侵占期间捍卫美国印第安人的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