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旧约

林思川神父编译

1.一个巨大的搜集

基督徒所谓的「旧约」就是犹太教徒的「圣经」,这是一个巨大的合集,包含四十六本不同的书籍,搜集的过程经历数世纪。每一部书都有其特殊的编写历史,其中许多材料在形成文字之前,都先以口传的形式存在,当它们被写成文字之时,经历了透过不同方式的排序与编辑。近代的研究已经使我们更明白这些书籍编辑过程的复杂性,而我们相信所有的这些过程都受到圣神灵感的安全保护。

2.正典纲目(Canon)

宗座圣经委员会于2001年发布「基督徒圣经中的犹太民族与他们的神圣经典」(The Jewish People and their Sacred Scriptures in the Christian Bible)文件,其中描述了「正典纲目」 ─ 受灵感书籍的官方目录 ─ 出现的过程,说明这是一个相当长的发展过程。这个纲目包含三个部分:「妥拉」(Torah)、「先知书」(Prophets)与「圣 卷」(writings)。在耶稣的时代,「妥拉」和「先知书」的搜集已经完成,耶稣也曾多次提及它们(参阅:玛五17;七13;路二四44)。Torah是希伯来文的名称,也就是基督徒传统中所谓的「法律(书)」。希伯来文Torah更正确地翻译应该是「教导」(Teaching)或「指引」(Instruction),我们用这个名词称呼「(梅瑟)五书」(Pentateuch)。在犹太传统中,「先知书」(希伯来文是nebi’im)除了大小先知书外,还包含若苏厄书、民长纪、撒慕尔纪上、下与列王纪上、下等历史书籍。正典纲目中还有第三类书籍,通常被称为「圣 卷」(writings,希伯来文是ketubim),在耶稣的时代仍是一个开放的搜集。犹太的宗教领袖直到耶稣后第二或第三世纪才真正将圣经纲目确立下来。

3、次经(The deuterocanonical books)

亚历山大大帝(殁于323BC)征服欧亚大陆之后,在其统治的领域内推行希腊化运动(Hellenized Movement),希腊语因此散播于整个地中海东岸地区,在埃及的犹太人也将他们的希伯来圣经翻译成为希腊文,并且「制造」了被称为「七十贤士译本」(Septuagint)的希腊文圣经。其中包含一些书籍从未被收纳进入希伯来正典纲目,也就是所谓的「次经」(The deuterocanonical books):多俾亚传、友弟德书、玛加伯书上、玛加伯书下、智慧书、德训篇和巴路克书。新约的作者自由地使用这些书籍,而教会采用比希伯来正典纲目更长的犹太书籍正典纲目。的确,从教父时代以来,不论希腊或拉丁教会都将次经的书经纳入他们的礼仪读经之中。这些额外书籍的存在偶尔在教会内引起争论,但是广泛的使用以及日渐发展出的共识,使它们获得与希伯来正典纲目书籍相同的地位。在「宗教革命」时代「次经」遭到挑战,而被某些基督徒称为「伪经」(Apocrypha),意思是这些书的价值低于神圣经典。然而,近代人们对于次经书籍的使用越来越多,它们也常常被收录于非天主教编辑出版的圣经之中。

4、旧约

「旧约」这个名称最早出现于圣保禄的作品(参阅:格后三14),由于这个称呼曾被认为具有某种消极意谓,因此有人为避免可能的攻击而尝试以不同的名称如「第一约」或「犹太圣经」取代。其实「旧约」这个名词并没有任何不敬或消极的联想,因为这些书组成基督徒圣经的一个基本部分。「旧约」一词仅仅是帮助基督徒清楚区别,犹太圣经中的书籍与由基督的死亡与复活带来的新盟约 ─ 也就是我们称为「新约」 ─ 的书籍。

5、在起初

犹太圣经以「创世纪」开始,此书最初的几章就已经为「阅读整本圣经定调」。创世纪开头的十一章将焦点聚集在世界与人类的状态:人是按天主肖像而受造,与天主相似,却由于罪而远离天主,人性因此需要救援,慈善的创造者天主也立即开始了拯救人类的行动。创世纪开始的数章所考虑的并非仅是犹太民族,而是整体人类的困境。这里所提出的问题与答案和全人类有关,因此这些宗教故事和其他文化 ─ 尤其是古代东方 ─ 的传统材料有相似之处,实在不足以为奇。这种相似材料的发现引导教会发展有关圣经中「文学类型」的教导,人们也因此明白,创世纪最初几章的内容不能被过于简单地称为历史作品。虽然它们可能包含某些历史轨迹,然而其主要目的是提供宗教教导。这些篇章不断地提供我们下列核心教导:天主是无穷美善与仁慈眷顾的创造者、人类与罪勾结产生毁灭性的后果、天主将大地托付给人类、人担负照顾管理大地的责任、基于人是天主的肖像因此人性具有绝对的尊严与男女平等、以及应该持守安息圣日的神圣命令。

6、选民

当我们进入创世纪第十二章时,注意力便集中于犹太民族的古老祖先与族长亚巴郎的故事。「至爱的天主关心地计划(并准备)全人类的救援,以独特的施惠,为自己拣选了一个民族,并把恩许托付给它。」(启示14)启示宪章说明,拣选以色列是天主救援所有人类计划的第一阶段。亚巴郎是天主的许诺与天主的自由礼物的接受者,这位「信仰之人」相信天主必会为他照料一切(创十五6;二二8)。保禄宗徒赞赏他是基督徒信仰的楷模,他被尊为「万民之父」(罗四18),并且在感恩礼中被称为「我们的信仰之父」(感恩经第一式)。创世纪中的男女族长都是「信德之人」(参阅:希十一8-22),他们聆听天主圣言,并靠它而生活。经由他们,世上所有的民族得以认识天主的启示。旧约和新约都教导所有民族如同孩子般接受同一天主,圣经这个教导在今日特别重要。

7、出谷与盟约

犹太圣经的中心与犹太人直到今天的信仰基础,是他们脱离埃及奴隶(获得自由)的「出谷事件」。天主借着紧密相连的「言语和行动」把自己启示给以色列(启示2、14),当祂把自己显示给梅瑟时,自称为「自有者」(出三14)。出谷纪的核心内容是天主拯救祂的人民脱离奴隶的大能行动,以及在西乃山上颁订法律、缔结盟约的故事;梅瑟是人民的中保和天主忠信的仆人(户十二7)。天主和人民之间的盟约可以用下列文字综合:「我要做你们的天主,你们要做我的百姓。」(肋二六12)以色列必须完全、而且唯独为了天主而生活。盟约的法律经过数世纪的发展,并且一直被犹太民族尊为最伟大的礼物 ─ Torah(法律)。

8、生命的法律

犹太人今日仍年复一年地庆祝逾越节,重新体验由埃及得到释放的经历。天主使人民由奴隶得到释放,是犹太信仰的核心教义。上主天主接着赏给他们法律,指引他们的生活(出二十1-17),Torah是犹太人最尊敬的圣经部分。

对基督徒而言,从埃及得到释放是一个「预像」,象征所有人民由罪恶和死亡的奴役中得到释放,这是耶稣基督所赢得的释放。愿意以色列人在自由中生活的天主,渴望所有的人都得到自由。犹太Torah所包含的内容,其中许多对基督徒也仍然有效,基督徒认为「十诫」,或「十句话」(Decalogue),拥有根本而持久的效力。「十句话」是「一条生命的道路」并且有「释放的能力」(天主教要理2057)。「梅瑟五书」(Pentateuch)有关社会生活的法律教导尊重所有的人、平等对待、以及特别善待弱小者,例如寡妇、孤儿以及外方游客。这些教导与我们今日有广泛的关连,今日世界的贫穷问题极为严重急迫,却没有得到足够的强调。历代以来,社会关怀一直受到基督信仰的重视:首先是先知们,如亚毛斯和依撒意亚;不断走近穷人、病患和遭受排挤者的耶稣也提出相关教导;数世纪以来教会也持续提出许多社会教导。

然而,基督信仰也宣告脱离旧法律而得到自由,宣告一个使人得到新生命的「生命之神法律」(罗八1-2)。耶稣来到世上为使一切法律得到成全,对他而言,爱天主和爱近人是最大的两条诫命(谷十二28-34;玛五17)。耶稣与新约的教导和Torah的基本原则在相当大的幅度是一致的,对犹太人和基督徒而言,爱的天主都召叫人们生活在爱、真理与正义中。

9、许诺之地(The promised land)

紧接在「梅瑟五书」之后的几本书 ─ 若苏厄书、民长纪、撒慕尔纪(上、下)、列王纪(上、下) ─ 继续讲述以色列的故事,基督徒称这些书为「历史书」,而犹太人则称之为「早期先知书」。「若苏厄书」和「民长纪」以不同方式讲述以色列人占领并定居于客纳罕地方的故事,这个区域日后成为以色列的土地。以色列子民将进入「许诺之地」视为神圣许诺的实现,但是这些叙述引发一些严重的神学问题。

这些作品叙述天主命令以色列人彻底铲除他们的敌人,否则将以毁灭的诅咒惩罚他们(苏六17-21)。这样的命令产生于一种神学:认为凡是不相信天主者都将带给相信者宗教上的玷污。当启示宪章谈及圣经「亦含有不完美和暂时的事物」时(启示15),毫无疑问地就是指圣经这些包含与此相关的诅咒经文。以色列将渐渐了解,没有人应该被如此对待,而且所有的人都被召叫认识唯一的天主。

另外一个困难的经文是民长纪十一章,依弗大民长祭献自己女儿的故事。非常重要的是,类似的经文应该在相关的历史脉络中去了解,如此便能发现,这种有关天主命令的原始意见,在较后期出现的圣经书籍中所表现的真理与价值观得到平衡。旧约中凡是与许诺之地有关的内容,基督徒都在预许的王国中看到实现(希三7-四11)。

10、王权(君王身份)

以色列人在天主许诺的地方定居之后,有关「王权」的问题随之而起。「撒慕尔纪上」叙述以色列人民对于建立王国的问题产生激烈的争执:天主子民应该由一位君王统治吗?天主的绝对权威是否禁止此事?以色列逐渐明白,达味和他子孙的王权是天主所赏赐的,后来更成为天主与百姓同在的保证(撒下七15-16)。

另一个与此相连的课题是「建筑圣殿」。最初人们犹疑不定,是否该为天主建筑一座圣殿,如同外邦人为其神明所做的一般。在克服了这样的困难之后,达味的儿子撒罗满在耶路撒冷修建、并隆重地奉献了圣殿,作为天主所说的「我的名要永留在此」的地方(列上八29)。但他们同时也敏锐地认知,没有一座人手所建造的屋宇能够容下生活的天主(列上八27)。

「列王纪上」、「列王纪下」所呈现的王国历史是一个绝大多数国王不相信天主的历史,其中也包含少数著名的例外。「编年纪上」、「编年纪下」的内容基本上与列王纪上、下是平行的,其中特别增强补充了有关达味和他的儿子撒罗满的事迹。

11、以色列的先知

整个王国时期以及随后的数个世纪,先知们向以色列讲述天主的话。有些先知 ─ 例如:撒慕尔、纳堂、厄里亚 ─ 出现于撒慕尔纪上、下与列王纪上、下等历史性书籍中(没有留下任何作品),而其他的大、小先知则有归于他们名下的书。在犹太传统中,这些书被称为「晚期的先知们」。先知们的责任是代替天主向某些个别人士说话,但通常更是对所有人民发言(「先知」的意义原本就是「代天主说话」)。先知们的言论很少预言未来,而是以清晰且辛辣的语言,谈论他们所看见的、具体处身的真实情况。一位先知可能由于人民所犯的罪而必须非常严厉地谴责他们,例如:亚毛斯和依撒意雅先知提醒以色列人民遵守盟约的义务,挑战人民按着盟约生活,并且尖锐地呼吁他们必须关心贫穷弱小者;对那些继续压迫同胞的人,以及那些不相信天主的领导者,先知们预言灾祸,予以警告威胁;先知们也给予人民鼓励与希望,尤其是在耶路撒冷和圣殿被摧毁,他们被放逐到巴比伦,一切都显的毫无希望的时期;在放逐时期,人民几乎彻底绝望似乎只是等死,先知们的职责特别是向他们宣告希望与新生。对基督徒而言,这些先知所宣告的救援言论是基督带来完满救恩的先声,仍然非常强而有力的宣告新生命与救赎。

12、先知的苦难

所有先知都是被天主召叫,被天主圣神所感动的。依撒意雅、耶肋米雅、厄则克耳等先知书提供了关于他们蒙召的叙述(依六;耶一;则一~三),在强烈地经验到天主的伟大与自己的毫无价值之中,他们得到执行使命的力量。先知们往往并不受欢迎,并成为暴力的牺牲品。耶肋米雅被关入仓库,投入井中,更因为在耶路撒冷被围困时鼓吹应向巴比伦投降,而被监禁在狱中(耶二十;三七~三八)。一个记载他言论的经卷被国王所烧毁(耶三六),虽然先知们这样容易遭受伤害,他们言论的力量却一直存活。福音将耶稣表达为一位偶尔受到赞扬的先知,但众人并不欢迎耶稣的讯息(玛二一11;谷六4)。数世纪以来,无数的男女信友宣告天主圣言,因为天主仍不断地把曾经给予先知们的勇气赏赐给人,使他们向「常常不予理会的世界」宣告真实的价值。

13、预言和实现

基督徒面对先知书时,特别重视与未来的君王 ─ 默西亚或「被傅抹者」 ─ 有关的先知言论,依撒意雅先知尤其清楚地表达出以色列对于这样一位天主赏赐的统治者的期望(依九;十一)。基督徒特别珍视依撒意雅先知书后半部中的「(上主)受苦仆人」诗歌(依四二;四九;五十;五二~五三),将之了解为基督受难与死亡的预告。由于基督徒特别强调这些章节,有时也形成误导,使人们对先知们有关其它幅度宣讲不够重视。对默西亚的期待当然极为重要,然而这并不是先知书中真正的关键内容;不过,在新约中它成为「诠释(耶稣事件)必要的与基本的钥匙」。新约的作者们借着引用与发展希伯来圣经中的元素,证明基督带来所有许诺的圆满实现。人们在这些古老的经文中不但认出(救恩的)圆满实现有其连续性,同时也发现一个新的、更完整的意义。

14、智慧文学

希伯来圣经也包含一些被称为「圣卷」(希伯来文是ketubim)的书籍,基督徒将这些书籍归类为「智慧文学」。这个专门术语是一个宽松的称号,但毫无疑问包含了乔布传、箴言、训道篇、德训篇、以及智慧书等「次经」。这些书的内容显示它们分享了「智能」的神圣恩赐,这个「智慧」有时被拟人化地表达为一位邀请人们参加丰富盛宴的女士(箴九1-6)。这群书籍以多样化的方式考虑人类所面对的许多问题。许多传统的智慧言论被收集在一起放入「箴言」书中,有些言论可以回溯到被称为最有智慧的撒罗满国王的王时期,某些箴言相当丰富而具有份量,有些则显的相当琐碎而没有什么价值。人类心智多样形式的领悟被认为是拥有某种来自天主灵感的东西。在这里我们也要提到「雅歌」,这是一个被搜集而成的诗歌集,主题谈论人类的爱情,但也帮助我们了解天主对人类、以及基督对教会的爱。

15、苦难的问题

乔布传是一部优美而珍贵的书,一部希伯来诗的杰作以及一个宗教思想的里程碑。它处理最令相信(天主)者感到困扰的问题 ─ 无辜者受苦的悲惨情境。在比较早期的书中,面对不论是个人性的或集体性的苦难,都解释为罪恶所导致的结果;然而乔布却坚决地驳斥这样简单化的答案。他的朋友们无情地一再重复传统神学的看法,但乔布却坚定地宣称自己的无辜,并得到天主两次演讲作为回报(约三八~四二)。看起来,这两次演讲都在教导,人类不可揣测天主的计划、天主赏赐所有受造物自由、以及邪恶一直以某种方式与这种自由息息相关。乔布回应天主时,谦逊地承认他不能明了天主道路的高深(约四二1-3)。乔布传是一个非常杰出的例子,表达圣经如何能够反映一个学习的过程,以及人与人之间彼此了解的发展。这部作品鼓励人们,更深入地反省苦难的奥秘,对基督徒而言,耶稣的痛苦与十字架最深的表达了这个奥秘。

16、圣咏

犹太圣经包含「绝妙的祈祷宝藏」(启示15),在这些书中圣咏最为杰出。圣咏被称为是「旧约的心脏」。在数千年来犹太人和基督徒的祈祷中,这些绝妙的圣歌从许多人的情感与情况中浮现出来。在忧伤的时候,他们能被用来表达个人的痛苦,或者与他人的痛苦相连;这样的哀伤常常会由于瞥见天主治愈的能力而得以终止,并转为感恩,圣咏二二首就是最佳的例子。有些圣咏甚至含有憎恨与暴力,虽然这些「诅咒圣咏」很少被用于我们的礼仪之中,它们存在于圣经中的事实却教导我们,天主了解我们的心,我们甚至可以向天主表达我们强烈的情绪。在天主前,深刻的情绪是许可的,因为它不是那种真正不能被宽恕的憎恨行动。今日基督徒诵念这些章节,并不可以将这些祈祷用在个人的敌人身上,但却可以用于所有破坏天国来临的恶势力上。与圣咏二三首类似的「信赖圣咏」享有极大的流行,这首圣咏将天主表达为一位体贴的好牧人,一位提供筵席的慷慨主人,并宣告稳固不变的爱,以及天主的绝对信实,这一切我们都在被称为「善牧」的天主子身上获得更完全的认识。圣咏集也包含许多欢乐赞美天主的诗歌,其中尤以最后几首圣咏(一四六~一五0)特别显著,它们重复地欢呼「阿肋路亚!赞美天主!」

17、默示(天启)性的神视

处于(旧约跨越入)新约的门坎的达内尔书,虽然被基督徒放置于先知书中,却是一本独特的书,其中含有许多难以理解的神视。这部作品是为那些遭受迫害的人而写的,向他们保证天主永不止息的关怀,并重复向任何时代受压榨迫害的人保证,邪恶最终绝对不会胜利。这是一种新的写作形式,被称为「默示」(天启)文学,这种文学形式也出现在新约的默示录中。达内尔先知书谈论天主国的来临(达二44),对那些忠信的人宣告复活的赏报(达十二1-3)。它为基督的来临预作准备。

18、天主的耐心教导

以上对于旧约的概述过程显示,天主的启示如何逐渐地把人带入更深与更丰富的了解(启示14)。这个神圣的教导选择在某地发现的一组人民,耐心地引领他们进入与天主圆满结合的目标,并且一直达到一种伦理整合 ─ 即使我们当代摩登现代的社会仍距离这个理想很远。这个旅程缓慢而且困难,因为这是人类学习与成长的本质。借着如此众多个别的与团体的信仰榜样的鼓励,我们每一个人都蒙召踏上这条古老的途径。这个旅程引导我们穿过旧约 ─ 后来成为基督徒圣经一部份的犹太信仰经典 ─ 并带领我们进入新约、到达基督。教会总是强烈地拒绝所有关于应该抛弃或忽视旧约的建议:因为没有旧约,新约将成为无法理解的书,有如根部被拔除的植物,必将枯萎凋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