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为甚么人那么难以预测

我们见过,人能够(对事情)孕育出新的想法。为甚么人能够有这创新的思维呢?事实是因为人不只理会事物的表面。我们有能力透过内部感官制造的心像中发现——抽取——事物的本质。由此可见,这些心像让我们明白我们所知的每一件事物的都有一定的特征:它的颜色、形状、质料、味道等等。人的脑海(的探索)能超越这些表面特征。

当我们遇见一个人时,我们的感官只能感知这个人的高度、肤色和其它的明显特征。但我们的感官不能到达无形的、不能看见的、攸关重要的部分。人需要更高的力量——理智——来抽取每样事物的本质。在本专栏的第7篇(3月17日的报道)中我们已经说过这点,这更高的力量包括三个步骤:领悟、推理和判断。

人因为有理智,他不会只按他的情感来行事判断。一个人只按他的情感来行事判断时并不似一个人,而是动物。「按表面来判断」,即按那一刻的感觉来行事判断并不是人的应有行为。这点某程度上说明了为甚么人的行为是那么难以预测。但这只是整个图片的其中一点要素。

正如在动物层面中有感知知识和感知倾向,同样,在灵修层面中我们也有理智知识和理性倾向。我们称理智倾向为「意志」。感官洞察事物为有用还是有害时,感知倾向此时已经「启动了」 ,引起动物层面的反应(感情或感觉)。同样,理智洞察一些事物为有用或有害时,这也会随之 「启动」 意志。可是,这并不表示人必须立即行动。接受了理智培育和意志训练的人,除非他面临的是巨大和紧急的威胁,否则他不会随意对外在的刺激进行反应。一位成熟的人会花时间思考,反思和认真考虑。

我们知道当理智洞察了一些事物为「好」时,意志也会随之对它有所倾向。但是,理智需要「搞清楚」「此时此地」这东西对我是否真的有好处或有帮助。例如,最新的智能手机上架时吸引了我的注意。它当然非常吸引。但我也要思考此刻此地购买了它后是否真的对我好。我现时的手机可能运作正常。所以我不愿意付出自己辛辛苦苦赚来的金钱去换取它。所以,不买了,这项消费现在并不需要。

但有几个步骤还是需要的。如果我认为此时此地这事物为我是好的,我依然需要思考得到它的可行方法。只有在所有可行方法中我能够找出最好的方法时,我才会有所行动。

再者,我们从这简短的解述中发现了为甚么每个人接受了同一样的外部刺激时他们的响应方式都会所不同。这在理智和意志间的相互作用是扎根于我们能够作出选择的能力。这能力为拥有理性的创造物称之为自由。我们下一回会再加叙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