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光‧蛋

「穷」这个字是一个人弓着身,钻进洞穴里。从经济层面来看,这人穷的连挡风遮雨的栖身之地都没有。但它更是一个社会层面的困顿,卑躬屈膝、矮人一截,被人驱赶或遗忘在黑暗的角落,毫无人格尊严可言。

穷的吊诡:耶稣告诉我们神贫的人是有福的,因为天国是他们的。祂自己也生于贫穷,死于赤裸,我们却因祂而富裕。但另一方面,大神学家多玛斯却告诉我们:「贫穷是罪恶的渊薮」。到底问题出在哪里?

第四世界运动的创始人若瑟神父为我们做了一个区隔。他认为,贫穷是天堂,赤贫却是罪恶,之间的差别在于:贫穷者还没有穷到要泯灭人性才能存活的地步,而赤贫者除非盗占拐骗,否则这个社会根本不给他存活的机会。天堂与地狱的差别就在于:贫穷是淬炼了人性,还是扭曲了人性。若瑟神父也说:「贫穷是人性最好的老师。」

穷人无从掩饰自己真实的样貌,只能透过这个真实的样貌来让天主光照,使人越来越呈现出天主的肖像。一般人用其他的替代品来遮盖自己的贫穷:财富、文凭、地位、头衔、美貌、形象、人脉等等的包装,反而会阻碍人在贫穷中与神相遇。当人接纳自己的贫穷时,他与大我的关系很自然的散发出信任与分享的人性之美。反之,人为了包装自己的贫穷,容易陷入从利益角度衡量人的价值的窠臼,这会牺牲好多人性的良善本质。

穷能透光:圣女小德兰的贫穷神学,是我听过所有说明「神贫能得天国」的逻辑中,最有说服力的。她认为我们所有的一切都是来自天主的,所以我们没有什么能奉献给天主。唯有我们的贫穷是属于我们的缺乏,它不是来自天主的,所以它反而成了可以献给天主最好的、最蒙悦纳的礼物。因此小德兰强调:贫穷是我们可以与天主合一的最好的工具。

从这个概念来看,我们的贫穷反而成了最能让天主的光穿透的点,天主要在这几个点上使祂的爱流窜。圣保禄说:「我甘心情愿夸耀我的软弱,好叫天主的德能常在我身上。」(格后十二9)这些生命最薄弱的点,无所遁形的必须向天主开放、向人求援。如果我们从光谱的概念去看待每个人身上的贫穷,而不是以黑白两极去评断贫穷的价值,我们就比较不会对各种贫穷加诸罪名,也许会更容易接纳自己并善待他人。戴着这个光谱去看世界,它就成了散发各种光彩的天堂了。

穷得新生:香港首富李嘉诚说过,「鸡蛋,从外面打破是食物,从里面打破是生命。人生亦是,从外打破是压力,从内打破是成长。如果你等待别人从外打破你,那么你注定变成别人的食物。如果你能让自己从内打破,那么你会发现自己的成长相当于一种重生!」贫穷提供了一个重生的机会,它是一颗能孵出天国的蛋,它内在本有形成生命的质料,而生命只能来自天主。但他自己无法转化成为生命,必须经过外力孵化的过程。他需要别人给他温暖,内在的生命机制才能启动。如果外界只给贫穷压力而不是长期的温暖,这个生命就会夭折。所以贫穷能让福音流窜,它邀请我们给近人温暖,也有勇气向近人开放自己的赤裸。

耶稣在「善心的撒玛黎雅人」比喻中(参路加福音第十章),同时扮演两个角色,有时祂是那个富于怜悯的撒玛黎雅人,祂同时也是那个在耶稣撒冷城外被人遗弃的垂死者。在我们扮演撒玛黎雅人的时候,我们要学会放下了自己的富裕,知道那是属于天主的恩赐而不是我的粮仓。人生难免会轮到扮演垂死者的时候,那时我们要学会放下自己的生命,知道那是属于天主的而不是我能掌控的。

耶稣花了三十年活在纳匝肋这个贫穷的学校,在玛利亚的爱与若瑟的无私的孵化下,经验并活出人性本有之美。在乐园里人是赤裸的(‘arammim)无需遮掩的绽放天主肖像之美,而魔鬼的狡诈(‘aram)带来罪恶让人学会遮掩。谁能说贫穷不是天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