丙年复活期第六主日

今天的福音记载晚餐厅中耶稣的谈话,一方面含有离别的语气,门徒也显出烦乱与胆怯;另一方面,却已先指出复活的果实:「我去,但我还要回到你们这里来」。究竟怎样回来呢?福音说:天父和基督要到遵守天主话语的人那里去,并要在他们那里作住所。也许我们该说,这是基督复活赋与的最大恩宠,那便是天主借着复活基督临在于门徒心内;天主把自己作为救恩赏赐给他们。于是门徒成为天主的住所,这也是保禄宗徒说的:「成为天主的住所」之意。

首先「住所」仅是一种图像,而且相当静态,并不能真正表达出天主怎样把自己当作恩宠赏赐给门徒;也没有说出信徒怎样接受这个天主自我通传的恩宠。其实按照一般道理,我们知道天主无所不在、处处都在,因此可以说,天地万物都是天主的住所。不过这种临在的方式,只是表示天地万物需要天主的能力继续不断地支持,并不足以说明复活基督赋与门徒的恩宠。再进一步说,人间有一些哲人,应用自己的智慧,认识了天主,似乎天主临在于他们的思想之中,因此他们的心灵成了天主的住所;不过这第二种方式,只能是天主支持人的精神生活,使它正常运用,认识天地的主宰,人并不因此深入天主的内心与祂交往,也不是复活的基督所指的天主自我通传的恩宠。那么今天福音所说的住所,究竟怎样解释呢?

有关天主与信者之间的关系,本身是不易说清的,也许得从人的经验出发,揣测天人相合的奥秘。我有好多不同住所的经验。我能身居斗室,或者游览田园,不过一般来说,斗室或田园作为住所,只是一个空间,并不真正地与我沟通。其次,有时我可说是停留在某些熟人的思想中,因为他们认识我,我也知道自己为他们所认识,因此可说我有了一个精神的住所。不过,由于他们对我的认识,只是从观察而得知,并不是我的内心、我的深处,所以在他们精神住所中,我会感觉冷冰冰地缺少真实的了解,因此那些熟人并没有让我能得其所哉,反而局促不安。幸而,我还有另外一种经验,那便是友谊。我和我的朋友,由于彼此相识相爱,能分享、通传一切,我自己真实地在他的心灵内,他也完全在我的心灵内。他是我的住所,我是他的住所,彼此成为住所,这在物质界中是不可能的事,在心灵界中却真是如此;朋友之间,的确我在你内,你在我内,你我合为一体。也许这多少能够帮助我们了解,天主自我通传的恩宠。

基督向门徒许下,祂将与父回到他们那里,并要住下,我们说这是复活奥迹赐与的最大恩宠,天主自己作为恩宠临在于信者,和他居住;而信者也因此居住在天主内。这在葡萄树比喻中已经如此表达了:「你们住在我内,我也住在你们内……。我是葡萄树,你们是枝条;那住在我内,我也住在他们内的,他就结许多果实……」。最后也是由于天主在基督内这样的自我通传,这样的作住所,我们才能相信、才能还爱、才能分享天主的生命,称为天主的子女、才能反映天主的光荣。因为在我们内住下的天主,祂借着复活的基督,先启示、光照,并深交、赋与,我们才能相信、接受、还爱和奉献。所以天主借着复活的基督临在于信者,实在是「恩宠上加恩宠」,是一切恩宠的基础。

耶稣复活是基督宗教的中心和基础,如果基督宗教是一个信、爱、生命的团体,那么今天我们对复活奥迹该有更深的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