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宗府讲道神师四旬期第一场默想:寻求天主的目光而非人的目光

“看见天主”的基本条件是什么?教宗府讲道神师坎塔拉梅萨(Raniero Cantalamessa)神父3月15日上午在梵蒂冈救主之母小堂以这个询问展开四旬期第一篇讲道,圣座人员在场聆听。神父表示,问题的答案可在耶稣指明的真福中找到:“心里洁净的人是有福的,因为他们要看见天主”(玛五8)。

在“洁净”的许多含义中,坎塔拉梅萨神父择取两个:意向纯正和品行洁净。与其相反的,一个是虚伪,另一个是性欲的滥用。关于后者,神父表示,“不洁的罪就是不让人看见天主的面容,或若让人看见,看到的也是被歪曲的天主的面容。不洁让人感到天主不是朋友、同盟和护佑者,而是对手,是仇敌”。

“为何如此?因为肉欲的人充满了淫欲,渴望别人的东西和别人的女人。在这种情况下,天主在他们眼中如同挡路人,告诫他们:‘你该这样!’‘你不可那样!’不洁的罪在人心中激起对天主的怨恨,以致若能依著他,便恨不得天主根本不存在。”

关于意向纯正,坎塔拉梅萨神父提到耶稣的强烈警告:“当你施舍时,不可在你前面吹号,如同假善人所行的一样…当你祈祷时,不要如同假善人一样”(玛六2,5)。神父感叹道:“在我们例行的良心省察中很少触及这个在《福音》中耶稣所谴责的最严厉的虚伪罪行,这多么令人感到惊奇。”

然而,“虚伪一旦被识别出,大部分都被击垮”。因此,重要的是能识别出虚伪,明白我们每个人都好似有双重生命,一个是真实的,另一个是想像的,即我们自己或别人以为我们的样貌。但我们很在意建立这第二种生命。

神父从戏剧的视角来阐明虚伪。他说:“虚伪乃是让生命成为向观众表演的一个剧场,戴上面具,停止本人的特征而进入他人的角色。人与角色有重大区别。角色是人的变形。人有一个面容,角色则戴一副面具。人完全赤身露体,角色则全身穿戴且粉墨登场。人真实无伪和显露本性,角色则要佯装并娇柔做作。人顺从信念,角色却要照著剧本表演。”

神父指出,人的这固有的本性在推崇形像的当代文化中大有增长之势,尤其使热心虔敬的人陷入圈套,因为“在最重视精神、虔敬和品德价值的地方,诱惑也最强烈”。耶稣严厉谴责虚伪,但克胜虚伪并不容易。“我们无法避免那渴望炫耀自己的长处、给人留下好印象,以及取悦别人的本能的感受”。

那么,怎样才能克胜虚伪呢?神父建议一种精确的态度:“倘若伪善是在没有行善时自我表现,那么对抗这趋向的一个有效补救办法,就是也要把所行的善隐藏起来。”耶稣这样叮嘱道:“当你祈祷时,要进入你的内室,关上门,向你在暗中之父祈祷;你的父在暗中看见,必要报答你”(玛六6)。

然而,这种作法也不该成为一个固定的规则。耶稣也说:“照样,你们的光也当在人前照耀,好使他们看见你们的善行,光耀你们在天之父”(五16)。耶稣的这一教导是在帮助我们区分善行应何时让别人看到,以及何时最好不让别人看到。

天主圣言邀请我们领悟对抗虚伪的另一个态度就是单纯,但这并不意味著幼稚和肤浅。单纯就是不权衡为别人行的善、在诚实和真理中生活,以及不畏惧阳光。坎塔拉梅萨神父表示,天主本身就是单纯美德的典范。

教宗府讲道神师勉励在场圣座人员默想《圣咏》第139篇的诗文:“上主,祢鉴察了我,也认清了我:我或坐或立,祢全然认清了我,祢由远处已明彻我的思考。我或行走或躺卧,祢已先知。”神父最后总结道:“倘若虚伪和表里不一表现在寻求人的目光,而不是天主的目光,我们便能在这段《圣咏》中找到最有效的治疗方法。诵读这诗篇就好像接受x光的照射,置身于x光线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