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学入门 第二章:神学与启示 Ⅰ

虽然有些神哲学学说曾质疑进入天主奥秘的可能性,但神学就是天主自己内的奥秘,因祂将自己启示给我们。从讨论有关天主,及从人类救恩的角度开始,神学将有关理论伸延至其他(人类、祂的活动、世界等)层面。

1. 神学:天主的科学
神学是天主的科学,并集中于天主及祂透过耶稣基督为普世人类牺牲的救赎行动。根据定义,这是以天主为中心的科学,当中所有的说明都是以天主为始,最终亦回到祂上。神学基本上寻求对天主的理解、知道祂是谁,并从中尝试寻找人类存在的深层意义。

1.1 神学以神的角度研究天主 (sub ratione deitatis)
神学的研究角度是以神的本性作开端,而这个天主是启示中活生生的天主、亚巴朗的天主、依撒格和雅各布伯的天主、在耶稣基督内与救恩史中显示自己的三位一体的天主。

* 神学不会以哲学的方式一般来研究天主。在哲学方法中,学者将天主研究为受造物的起因,并按受造物所反映天主存在的方式来研究祂。神学与自然神学(theodicy 或 natural theology)不同,自然神学是人类在没有超圣启示下对天主产生的知识体,它只限于研究天主的存在、其存在方法及其属性。

1.2 神学钻研天主的奥秘
科学性神学以最可能的程度去钻研天主的存在,它不会忘记天主是一个深入的奥秘。祂不是一个好像平时我们认识其他人般的对象,因为祂存在的方式,与人类和世上事物存在的方式完全不同。

* 「从来没有人见过天主,只有那在父怀里的独生者,身为天主的,他给我们详述了。」(若1: 18)圣经将祂称为隐密的天主(参阅依45: 15),也是「住在不可接近的光中」(参阅弟前6: 16)。我们有限的人类,是不能完全掌握或理解无限存在的天主。

* 圣多玛斯‧亚奎纳(Saint Thomas Aquinas)说:「我们不能明白天主是甚么。然而,要明白天主在神学教义中所述的作为,便要考虑祂在自然领域或超圣领域(恩宠)中的作为。」(《反异教大全》第一章第三十节)

1.3 神学经常从天主的角度出发
要说神学是「天主的科学」,简单来说就是从天主的角度研究一切事。神学就是有关天主,并在祂内研究天主,也就是说,即是祂的本质、属性和三位一体的天主(圣父、圣子和圣神),及从一切事物的起初直至终结。从那里,神学研究受造物、人类行为、管理人类行为的规范、恩宠和各种美德。

* 古语有云:「神学教授有关天主,同时也是天主亲自教授,并引领到天主那里。」(Theologia Deum docet, a Deo docetur, ad Deum ducit.)因此,天主有如推动着「神学之船」的风。

1.4 神学与至圣圣三的奥秘
神学体系能以不同方式构成,但神学常有一种想法,就是天主显示了祂三位一体之间的紧密关系,令这个体系能正确地建立。这神圣的关系是神学的基本。此外,天主是所有灵性上及可见现实中不受缚的起因和最终目的。

* 因此,神学认为天主是一个奥秘与创造者,及人类与万物的起源;它认为透过耶稣基督与教会,天主是赎世的救主;它认为天主是在圣神内的圣化者;最后,神学亦认为天主是在世界终结时,成全整个宇宙的一位。

1.5 神学的对象比信仰的对象更广泛
神学还有第二个研究对象,就是来自其他科学的真理,并能有助在信仰内容上作出阐述和解释。

* 在神学中,一切都是根据启示的光照下来掌握和研究,因此,一切在已启示的真理光照下,不论是否信仰的前导(preambula fidei)、从中已启示的真理、或是结论所推断出来的真理,某程度上全都与神学有关。

* 神学研究有关已揭示的真理(revelatum)及某方式中的全部真理(即直接或间接地作为前提、结论或事实),均属于启示或与其连结的一切(revelabile)。因此,已启示的真理是神学统一性的原则。(参见《神学大全》第一集第一题第一节)

2. 对神概念的现代挑战
「神」的概念遭受批评和非常强烈的文化侵入,以至于它失去了其具体和明确有关基督精神的内容。现时这个时代,当谈论到神、有位格的天主、造物者,及在耶稣基督内的救赎者时,很多西方文化对此不理解。

因此,要说天主是神学的中话题,是一个引起争议的陈述。

有些现代的心理框架和假设,指天主是一个既遥远,又超越人类理解力的存在者;他们因此认为人类(神学的)对天主的知识是不可能的。有些现代思想学派会直接否认天主的存在(无神论),或拒绝认识他的可能性(不可知论)。

这种否认来自不同的动机:

  • 宗教动机:天主是彻底地和完全地第二位(位格)。因此,天主是遥远的、人类不易理解和接近;天主又似乎是「更神圣」,到一个点足以令我们理解成他与这个世界分开。
  • 哲学动机:天主是一个心理构思,即是祂只是一个想法(在康德派哲学上)。这一个想法是有价值的、有用的、甚至是必需的,但它只是一个人的想法。因此,当我们谈论神、谈论天主的时候,我们并不是说一个真正存在的对象。
  • 方法论的动机:在最终分析,天主不应该是一个理论性的问题,反而应该是一个实际的问题。神学不应该以问题形式来谈论有关天主的真理,而是有关人类的救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