丙年常年期第七主日

今天读的路加福音,实在是山中圣训的主要部分。山中圣训是耶稣像他的门徒,也可说向我们现在的教会团体宣告的大宪章。教会的圣德光辉,便在履行山中圣训时显扬出来。也许我们会想,主日信经中所以说的:我信至圣的教会,便是由于这个缘故。

不过如果继而细读今天福音的内容,不能不承认,不但现代教会,甚至任何时代的教会,何尝完全实现了山中圣训的要求呢?假如以山中圣训作为标准,我们怎敢称为至圣的教会,也许更加合理地称为有罪的教会。所以聆听了今天的福音,反而产生一个难题,教会是至圣的呢?还是有罪的?或者我们最后该问,信经中的至圣教会究竟有什么意义的?

首先,我们不必吹毛求疵,只要具有一些真实感,便不难发现教会自古迄今,经常呈现出有罪的现象。教会中个人有罪,这毋庸求证,我们每人扪心自问便足够了。然而教会团体性的罪过,历史中也时有所闻。比如她很早对于犹太民族的排斥,甚至迫害;她对其他宗教的藐视与斗争;她不久之前对弱者,贪者,受压迫者的不闻不问,几乎都是团体性的有罪现象。为此,梵二大公会议在教会宪章中说:「……教会是圣的,同时却常常需要洁炼,不断地实行补赎,追求革新」。所以她也是有罪的教会。

不过同一梵二大公会议,仍旧清楚地重复主日信经的信仰说:「大公会议所陈述的教会奥迹,就是我们信仰的这个毫无缺损地神圣的教会」。为此至圣的教会是我们信仰的对象。因此我们又有了新的问题:至圣的教会怎样可以同时有是有罪的呢?

原来教会至圣,按照圣经的启示,并非来自人的能力,基本上是天主的恩惠。天主借着耶稣基督的救恩,许诺绝不舍弃教会与她分离,祂将与教会长相左右。天主的许诺便是能力,祂的恩宠与教会团体的自由,如此配合,致使教会整体而论,将直到永远,自由地接纳天主许诺。教会绝对不会团体性地决定背叛天主;这便是教会称为至圣的缘由。具体而论,天主借着基督建立的圣事、启示的道理,以及合一的结构,恩赐教会始终与祂同在。

为此,至圣的教会尚能同时有罪;作为人的团体,她能在某一时代失去福音精神,另一时代冒犯天主诫命,不过天主许诺的恩宠,常常如此保护她,使她悔改,促她复兴,这在整个教会历史中也是够清楚的事实。她从未团体性地与天主决裂,相反,在基督内始终信仰唯一的天父。

不过积极而论,由于教会是至圣的,天主的许诺不断地在教会团体中,鼓励起新的圣德光辉。山中圣训常是她的理想,教会中不同生活方式的人,不但百读不厌,而且设法付诸实行。多少圣贤,多少修会团体,以及一般教友,或是个人,或是团体,在生活中表达天国大宪章的要求。这是天主的恩惠,以及人的自由所构成的教会圣德。

总之,我们可以清楚地结论说:教会是至圣的,这是来自天主的恩惠。不过天主的恩惠具体地在教会中发生实效;这便是她的圣德光辉。但是由于她是一个人间的团体,所以尚能有罪,而且事实上有罪,不过教会从来不可能团体性地与天主决裂,因为天主的爱常是如此流露在教会中,使她自由地接纳祂的恩惠;超越罪过,迈向圣德的完成。

这样看来,今天的福音还在鼓励我们具体地接纳天主赏赐至圣教会的恩惠,而完成自己的圣德。

教会成为一个「有形可见、而又是精神的团体」。这种天上神国和地上主国的互相渗透,只能为信德所觉察,以人类历史来说,则是一个奥迹。因为人类历史直到天主义子的光明充份彰显时,常为罪恶所滋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