丙年常年期第四主日

今天的福音记述耶稣在纳匝肋一次讲道的失败。由于福音只是扼要性地记载,没有详细呈现事件的来龙去脉,我们只能看出耶稣讲道的失败,是由于纳匝肋人的家族主义。耶稣不向这种狭窄的本位主义低头,因而造成一场惊险。

犹太人的家族主义非常强烈;纳匝肋人听说自己的同乡耶稣在葛法翁所行的奇迹,认为祂回到故乡,理所当然地不能不以行奇迹来满足他们的要求。但在这个机会上,耶稣不但超越纳匝肋人的家族主义,并且暗示祂的喜讯不受民族血统的限制,将来还要在外邦人当中传扬,成为普世大公的福音。这样耶稣给纳匝肋人身为选民的优越感一大打击;他们十分恼怒且把祂逐出会堂,几乎杀死了祂。

在这段福音的光照下,教会很容易回想她跟随耶稣、传报福音的历史。起初在基督复活后,福音只是在犹太人中传扬;后来传入倍受犹太人歧视的撒玛黎雅人当中;伯多禄再为外邦人、意大利的百夫长科尔乃略全家授洗;再经过保禄的长途跋涉,福音自小亚细亚、希腊,传到了罗马。二十个世纪过去了,教会几乎走遍了普世,四处传扬基督的讯息。

教会遍及世界各地,向人人传报福音。教宗保禄六世,在一九七五年颁布的「在新世界中传福音」的劝谕中,清楚指出教会应该向谁传福音,值得我们今天再提出来一谈。

首先应当注意,在针对个人之前,教会尤该向团体传福音。个人生活在团体中,受团体的影响非常深,因此唯有当团体受到福音彻底的熏陶之后,个人才能够深刻接受福音。可是怎样向团体传播福音呢?原来任何团体都生活在自己的文化及宗教传统中,个人自生命之初便在无形中吸收了这些传统。因此,教宗保禄六世说:「要设法努力使文化福音化,或更好说,使各种文化都福音化。它们将由于与福音接触而革新。」因为,当个人生活在福音化的环境中,自然受到福音的影响而生活。

另方面,今天无数的人,或明或隐地接受几个世界性大宗教的信仰。虽然在梵二大公会议之后,教会的态度是尊重及重视这些宗教,但是教会并不因此就不向非基督徒宣讲耶稣的喜讯。

教会向团体,当然也向个人福传,向尚未认识基督的人,也向虽已领洗,但却未充分活出基督信仰的人福传。教会向个人,也向群众福传。总之,一旦她没有使尽全部力量宣传救主耶稣的福音,便不能休息。摆在教宗保禄六世眼前的,是教会应当广为传报喜讯的世界;没有人不在教会的关怀之内,这正是今天福音中耶稣暗示的道理。

我们基督徒在聆听福音,回想传教历史,并且明白教宗劝谕的重点之后,也该进入自己实际生活环境之中,作进一步反省。环视生活周遭,不是可以发现许多尚未认识基督的人吗?假使我们局限在自己小小的教会团体之中,丝毫感受不到向人传报喜讯的必要,恐怕我们也像纳匝肋的群众一样,没有了解基督超越的态度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