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宗接见中美洲主教:像罗梅洛那样为不义和贫穷发声

教宗方济各对中美洲主教的讲话,也是对整个教会和全体天主子民的讲话。与教宗会晤的主教来自中美洲各国,其中包括巴拿马、萨尔瓦多、哥斯达黎加、危地马拉、洪都拉斯和尼加拉瓜。教宗方济各1月24日在巴拿马城的市中心的圣方济各·亚西西堂接见并拥抱了他们。

圣萨尔瓦多总主教埃斯科瓦尔(José Luis Escobar Alas)作为中美洲主教团秘书处(SEDAC)主席向教宗致辞,指出当前具有“悲伤”印记的历史性时刻,例如暴力、腐败、不平等、移民问题、社会排斥,特别是对穷人的排斥。教宗方济各在深情的长篇讲话中勉励在场人士“扩大视野”、“同心协力”,致力于聆听、理解、奉献和履行承诺。

教宗特别以圣奥斯卡·罗梅洛为榜样展开他的讲话。这位圣萨尔瓦多总主教于1980年3月24日被仇教者杀害,于去年10月14日被教宗册封为圣人。教宗强调,罗梅洛对教会和主教们而言,是“持续不断的灵感来源”,因为圣人觉得“自己蒙召承受磨难、奉献自己、费心操劳,努力活出慈悲之举”。教宗表明,罗梅洛“与教会同感”是他的忠信生活中的“指南针”,即使他身处“最动荡”的时刻。

教宗说,圣萨尔瓦多总主教“如同爱母亲一般热爱教会”,感觉自己是“教会的一份子”,积极拥抱梵蒂冈第二届大公会议在教会训导方面的“贡献和更新”,“他的行动源于他深刻地理解梵二文件”。

接著,教宗勉励主教将基督的“自我空虚”(kenosis)引入自己的亲密关系里。基督“使自己空虚,取了奴仆的形体,与人相似”,“祂贬抑自己,听命至死,且死在十字架上”(斐二7-8)。教宗然后从“青年”、“司铎”和“贫穷”的幅度阐释这一关系。

谈及正在巴拿马举行第34届世界青年节,教宗指出这是一个与青年的经历相遇和靠近的“独特机会”。青年们“充满希望和渴望,但也带有很多伤痛和创伤”。和他们一起,“我们可以用新的方式解读我们的世界,并认出时代征兆”。

教宗说,年轻人就像一个晴雨表,他们告诉我们“我们作为团体和社会所处的位置”。教宗在讲话中,常提到上一届以青年为主题的世界主教会议。教宗说,“未来要求我们尊重现在”,这是一个尊严问题,一个“文化自尊”的问题。

随后教宗邀请主教们省思移民问题。教宗说,“许多移民都有一张年轻的面容”,“他们不畏艰险,把一切都抛在脑后”,去寻求更美好的未来。对此,“我们不能无动于衷”。“即使世界丢弃人,而‘自我空虚’的基督却不这么做”。

关于“自我空虚”的司铎层面,教宗又回到圣奥斯卡·罗梅洛的例子。教宗称这位殉道的圣萨尔瓦多总主教“不是人力资源经理”,而是一位“父亲、朋友、兄弟”。“他可以作为一个衡量标准”,“以检视我们这些主教的内心”,自问“我教区内的司铎生活对我有多大影响?”司铎们“在一线服务,他们需要我们的理解和鼓励,需要我们的父爱”。

教宗说,基督的“自我空虚”是天父慈悲至高无上的表达。一个堂区神父应当在主教身上看到父亲和牧人的形象,而不是“审查部队”的管理员。

教宗最后总结了他对中美洲主教的讲话,解释了基督“自我空虚”的贫穷幅度。教宗提醒主教说,“与教会一同同感”意味著“与天主子民的苦难和希望同甘共苦”。

教宗要求主教们警惕“世俗精神”,也就是把“宗教和虔诚的表面建立在对权力和影响力的欲望之上”,过度虚荣,甚至自负和傲慢。教宗强调,当教会“以她的上主的‘自我空虚’为中心”时,教会才是自由的。

教宗引用罗梅洛总主教的话勉励道,教会“不希望她的力量得到强权或政治领导人的支持”。相反,她“以高贵的超脱”不断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