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质变,变了甚么

公元前五世纪,希腊人开始探索世界,在众多发现中,最先知悉的是,事物一方面会变,但另一方面却不会变。

为了道出因由,两名哲学家决意对世界进行解释,但从根本上看,他们的解释是完全对立的。

赫拉克利特(公元前535-公元前475)认为,世上没有一样东西是持久的(所谓「持久」在世上并不存在)。这世界,甚么都在变,所有东西都处于「转成(becoming)」的状态,没有状态为「存在(being)」的。他提出:「人之所以不能踩进同样的河流两次,是因为踩第二次的时候,河流已经改变,人也已经改变。」这句比喻世事多变,今非昔比,「世事如棋局局新」的意思。

巴门尼德(公元前515-公元前445)却不这样认为。他论道,「变」是没有可能发生的。为他而言,存有是存在,非存有就是不存在,在它们中间(存有和非存有之间)并不存在任何东西:所以,世上只有存有(being)和非存有(non-being), 至于「转成」一事是不可能的。他的名句「无中不能生有」(原文为拉丁文 - Ex nihilo nihil fit )说明了所以存有不可能从非存有而来。但存有也不能停止存在:存有不可能转成非存有。这个世界经常在这里,将来也会在这里:它是永恒的。

我们日常的经验告诉我们,以上两个理论也有错误之处。

正如赫拉克利特所言,世界上我们确实找到「变」。但我们也观察到不是所有东西都经常在变。我们也观察到持久性。我们同意赫拉克利特所言的在世界上有「转成」,但不排除也有「存在」。

按巴门尼德所言,存有是存在,非存有就是不存在。可是,我们也观察到一些东西是可以由不存在转成存在:例如你和我。过往,你和我都未曾存在 - 我们是非存有。但现在,你和我都存在。同样,一些东西由现在存在转成将来不存在也是可行的。因世上没有一样东西是永恒的。

就这状况,亚里士多德这样解决以上问题:在每个「变」之中,一「部分」遗留下来,另一「部分」到来或离开(出现变化)。再者,亚里士多德分辨两种变:质变和依附体或依附性的变化。

以往我们讨论实体和依附体时已经说过依附体或依附性的变化。当一个男人渐增,树叶变黄,气温上升,水变成冰或水蒸气时:它们都是依附体或依附性的变化的例子。在这类变化中,实体存留下来,但依附体已经产生变化了。

质变是另一种变化。当木头燃烧化为灰烬,氢氧化钠与盐酸反应,反应产生盐和水,一个雕塑家拿一块大理石把它转成一个雕像时:这些便是质变的例子。我们考察这类变化时,我们会意识到依附体的变化也伴随在其中,除此之外,还有一样是变了的 - 事物本身。质变呈现时,一个事物转成另一个事物。

但即使在质变中,一「部分」遗留下来,另一「部分」到来或离开(出现变化)。当木头化为灰烬时,木头没有消失于空气中,灰尘也没有实时出现。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化学反应和制造雕像上。在变的过程中遗留下来的称为「原始或第一质料(prime matter)」,变的称为「实体形式(substantial 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