丙年常年期第二主日

若望福音自古以来便公认为含义非常精深,其叙述的事迹或言语,往往包涵一层、甚至多层意义,今天主日福音记载的加纳婚宴中变水为酒的奇迹,便是这样的段落;其中的婚宴、水、酒、耶稣的时刻、新郎等等,都象征着更深的意义。今天教会便要在这段福音简要的重点注解下,了解自己的生命。

婚宴中,圣母向耶稣反应没有酒了,祂先回答说自己的时刻还没有来到,但后来又变水为酒,可见祂让自己的时刻提早来到。那么耶稣的时刻又有什么意义呢?按照若望福音之脉络,这是相当清楚的,祂的时刻是藉由死亡及复活,完成救援的时刻。但是为什么变水为酒含有祂的时刻提早来到的意义呢?原来,这个奇迹暗指圣体圣事;奇迹中的新酒象征圣体圣事,耶稣自己的血成为救援时代的新酒。圣体圣事本身正是纪念基督的死亡,并庆祝祂的复活,所以变水为酒提前显示出祂的死亡及复活。由于圣母玛利亚临在加纳婚宴当中,使耶稣的时刻提前来到。

不过这个变水为酒的奇迹是在婚宴中,是在新郎娶新娘时施行的,这也具有很深的含意,它指向耶稣救恩时刻中的婚礼。十字架上的死亡及复活是耶稣的救恩时刻,这时刻,根据教父注解若望福音的思想,耶稣为自己准备了一个新娘,祂的教会。教父说:如同亚当在乐园中熟睡时,天主自他的肋膀,取出一根肋骨形成了一个女人,他的妻子厄娃;现在十字架上的新亚当睡眠死亡时,祂的肋膀被刺透,流出血和水,教会、基督的新娘、新厄娃也诞生了。耶稣受难时,十字架下站着祂的母亲,与耶稣所爱的门徒,他代表一切信者,他们便是教会,是耶稣的新娘;所以,耶稣的时刻便是救恩完成的时刻,也是祂的新娘,教会诞生的时刻,是一个婚礼的时刻。在加纳婚宴中,耶稣既然提早了自己的时刻,那么也该提前自己的婚礼;所以,加纳婚宴中,真正的新郎是耶稣自己,而真正的新娘便是由于奇迹而信从祂的门徒以及圣母玛利亚,他们是教会的前身。我们对加纳婚宴和变水为酒奇迹的注解,事实上受到梵二大公会议教会宪章的认同。大公会议以为十字架上耶稣肋膀流出的血和水,象征教会的开端和发展;血和水象征诞生,所以教会是因了基督的死亡及复活而建立。

今天的福音和注解,增进我们对于教会的认识。一般当我们谈到教会时,立刻会想起教会中许许多多当信的道理、遵守的法律,或者教会中不同成员:教宗、主教、神父等等;或者教会中的建筑、圣堂、礼仪、圣经。这一切的确是构成教会的重要因素,但更重要的因素便是相信耶稣基督的信友自己。教会当由信友结合而成,如同新娘一般,完全相信她的新郎耶稣基督;当彻底奉献自己,交付一切给自己的新郎时,教会才能活泼地显出她的面貌,这是我们首先必须肯定的道理。

既然变水为酒指向圣体圣事,那么让我们在今天的圣体圣事中,将加纳婚宴所蕴含的,尤其关于教会是耶稣新娘的道理,深深地融合在生命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