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我们能说我们不知道的事情吗

如果有人尝试说一些他不知道的事情,情况会是怎样?我们会说他胡言乱语。这是今次的主题。但是,让我们先重温早前的内容。

在这系列的第一篇,我们问及我们为什甚么需要哲学。我们引用苏格拉底的格言「未经反思自省的人生不值得活。」哲学正正就是帮助我们思考人生。再者,哲学在以下三方面能助长信仰的陶成:它帮助人准备去明白信仰;它加深人对信仰的认知;它有助解释和捍卫信仰。

信仰需要哲学和理性。荣休教宗本笃十六世说过,缺乏理解的信仰会引致迷信。

第二篇文章中,我们提到了哲学研究三种存有: 世界、人和天主,还有从各存有衍生的分支。

上周,我们讨论了三种获得知识的方式:直接观察、推理和从他人得知的知识(那人为一名证人)-基于信任和信德的知识。

现在,返回今天的主题。一个人能说一些他本人都不知道的事情吗?

这条问题连接到另一条问题:我能知道一些不存在的事物吗?换句话说,我们可以知道「虚无」吗?

我猜想,你对这两条问题都会说不。这答案反映出三个领域,我们在其中游走或移动的三个「世界」:真实世界的领域(自身以外的世界);感性、感觉、思想的领域;和语言的领域。而以上问题之答案指出了一种依附关系:我们所说的(语言)源于我们所知的(思想), 我们所知的源于现实中所存在的。语言是源于思想,思想是源于存有。你同意吗?

亚里士多德在其著作 Peri hermeneias (中文为《解释篇》)中表达了它们之间的关系。他解释,文字象征言语,而言语象征他所说的 pathemata(意谓「灵魂的情感」: 感性,感觉和思想)。让我们称它为「心智性内容」。心智性内容就好像存在之物的肖像或模样。

语言和文字是象征,由社会决定。每度地方的象征都不一样;因为它们是由人自己定断的。「狗」这字在西班牙文,德文,中文和菲律宾文都不一样。

言语和文字象征的是心智性内容。亚里士多德说心智性内容(例如:「狗」的概念)是真实事物的肖像或模样,这为所有男女都是一样,就如所有文化中的事物都是一样(从根本上,狗在西班牙,德国,中国和菲律宾都是一样)。

因为心智性内容为所有人而言都是一样,所以,把一种语言翻译成为另一种语言是可行的,因为,即使象征是由人自己定断的,但从根本上所有男女都在同一事情上都是持有同一的概念。

当然,我们在理解方面可能会存在差别,所以,即使文字象征同样的心智性内容,它们在不同的文化中的理解可能存在细微的差别。

最后,我想指出的是,自笛卡尔,哲学家们忽略了这基本的状况。亚里士多德的解释让我们知道,语言源于思想(心智性内容),思想源于现实。为笛卡尔而言,所有(包括现实)源于思想,由思想而生。一些人则认为源于语言。你能够侦测这些立场的困难吗?万一我们将所有事情都依附在思想和语言,会发生什么事呢?

我留待你想出答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