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学】我们能相信神是全能的吗?2

异议 1:在现今的世界,要界定何事或何人是”善”,难度也非常高,因所有事物都是相对的和主观的。
异议 2:神并不善,因圣经有不少记载,衪曾惩罚衪的子民。
异议 3:若神是善的,怎么世界有这么多罪恶。
反之,雅各布伯书(1:17)有载:”一切美好的赠与,一切完善的恩赐,都是从上,从光明之父降下来的,在他内没有变化或转动的阴影。”

我认为,很明显神是”至善”的,也是众善的源泉。衪创造了天地,也创造了我们,要我们活得快乐 —— 不论是此生或来世。无疑,邪恶的奥秘是一而再、再而三的考验我们,尤其洞悉到那些无辜者受伤害时,我们便很难把事实看清。最近我看见一段信息,有位爸爸,他失去了他的小女儿,他是一位天主教作家,他说:”我不明白,但我须接受。”真的很难、很难去理解。

回应异议1:如此说来,”万事是主观”明显是克己的做法,如果每件事也是主观的话,去讲”万事是主观”这说法也是主观更合情合理了!这样是顺理成章之荒谬。还有,要说成万事皆是相对的和主观的也未免太危险了:”如用相对的想法,我们便不能普遍地去褒扬、羡慕或荣耀手足之情、姐妹情谊、团结友爱、人类平等、博爱、无私奉献等等也是『善』。为什么?因为每件事也是相对的,往往受到文化所影响。

某种文化眼中的『好事』在另一种文化看来是『坏事』。自杀炸弹手在某种文化眼中是自由战士,为的是支持真主的理念;在另一文化却是恐怖主义分子”。因此,如在这方面,便不能用道德价值观的了,其他一切都是可能的。”正在耶稣出来行路时,跑来了一个人,跪在他面前,问他说:『善师,为承受永生,我该作甚么?』耶稣对他说:『你为甚么称我善?除了天主一个外,没有谁是善的』”。神是唯一良善的,也是人良善的准则。

回应异议2:我们必须正确地去了解这位会惩罚他子民的神。衪虽是无限慈悲,但也是无限正义的。慈悲这层面不能忽略正义的一面。如果你偷了一部车,警方把你关在监狱,我们不能把警方说成不善,他们的做法是要你为自己的行为悔改,好能洗心革面。神的”惩罚”就好像外科手术医生,从病人身体移除病症。这样做全没坏的意图,为使罪人的灵魂可以得救。

教宗若望保禄二世的通谕 ——《富于仁慈的天主》中,有一小段我们是不可忘记的:”即使旧约也这样说:虽然公义表现在人身上,乃是一种真实无伪的德性,表现在天主方面,则为高超的成全境界,可是爱仍然比公义更伟大:爱更伟大是说它是首要的基本的。可以说,支配公义,若加以最后分析,公义系为爱服务。爱面对公义时所表现的优先和高超 —— 这是整个启示的一种记号 —— 正是藉着仁慈而被揭示出来的。这一点在圣咏作者和先知们看来,是那么清楚,以至于公义一词最后变成了因天主及其仁慈所完成的救恩。

仁慈虽与公义不同,但并不与公义相对立。假如我们承认,作为造物者的天主之亲自临在于人的历史上 —— 正如旧约的历史所显示的一样 —— 已把祂自己用一种特殊的爱,与祂的受造物连结在一起了。爱,按其本性,已排除了对自己曾献身的人的仇恨与恶意:”你不憎恨你所造的”,这句话表明了,在天主与人及与世界的交往中,天主的公义与仁慈之间的关系,有何等深沉的基础。这句话也告诉我们,我们必须回到造世之初、天主造性的奥秘那里去,才能找到这种关系的根源,及其恳切的理由。此种公义与仁慈的关系之根源及理由,在旧约的历史背景里,预告了作为『爱』之天主的全盘启示”。

回应异议3:已说过,神并没有安排罪恶在这世界,都是人类自由的成果。无疑,对那些无辜受伤害的人,我实在无言以对。曾有人叫这问题为”无神论的顽石”。对此,教宗方济各于2014年4月16日在梵蒂冈主持公开接见活动时,也说出个人心得:”我们有很多次因周遭的邪恶和痛苦而感到畏惧,我们问过:『天主为何许可这样的事发生呢?』

为我们来说,看到痛苦和死亡,尤其是无辜者的死亡,是极大的创伤。每当我们看到儿童受苦,心里便受到创伤:这是不幸的奥秘。耶稣将这一切不幸,这一切痛苦承担在自己身上。这一周,瞻仰苦像,亲吻耶稣的伤口,亲吻苦像上的伤痕,对我们大家是有益处的。耶稣允许邪恶对祂任意妄为,祂将邪恶担在自己身上。”但确实,这邪恶的痛苦已几乎难以忍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