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学】我们能相信神是全能的吗?1

异议 1:如果所有人都是自由的,又如果他们都有自由意志,这就是说,神并非全能的,祂也受限于人类的自由。
异议 2:如果神是全能的话,为什么祂不确保每个人都相信祂?
异议 3:现今科学都去解释很多属于神是全能的现象,这意味着总有一天科学将能解释一切,我们便不再需要相信神是全能的了。

相反,在路加福音(1:37)有载:”因为在天主前没有不能的事。”

我认为,在神是全能及人类自由这些论点上,大家都意见分歧,但事实上这两议题并不是对立的、是互补的;自由与全能是携手共进的。我们之前曾说过,我们可能无法理解一切,但正如一句名言:”如果我们对神了如指掌,祂就不再是神了。

回应异议1:人的自由和人的自由意志 – 这些问题经常重复,确实对神的全能这论议上,会做成一点障碍。亦根本不可能为这问题作辩护。毕竟,神的全能是容许人有自由、去作自己的决定 – 不论对与错:”要说神是无所不知、无所不能,意思便是没有障碍能阻止祂的洞悉和作为。除了祂自己,神创造了一切已知事,更支持一切已知事的存在。那么,会可能有事物祂会不知或没能力操控的吗?真的无法想象去阻挠神的圣意,除非神自己允许阻挠 – 就如人有自由去选择犯罪一样。但这情况是需要天主的全能,因此,并不可以作异议的论据”(《基督教护教学手册》 – 彼得.克雷夫特 Peter Kreeft 和塔切利神父 Ronald K Tacelli)。伟大的天主教神学家法布罗曾说:在他的研究中,自由这问题是他主要的关注。可能正是自由这个概念,令我们更明白神的全能。

回应异议 2:如果我们既已来到命运的终点、此生最宝贵的成就,为什么神不强制所有人去相信祂?这是一个可圈可点的问题,一个能找到神的是与非的核心问题。神并不是暴君,祂不会把我们当作奴隶,而是子女。所以,若不考虑神对我们那份爱 – 那深厚无比、不管什么也会尊重我们自由那份爱的话,这异议可能成立。正因为如此,自由便是我们成为怎样的人的一个关键因素。

回应异议 3:”⋯⋯圣迹的出现是通过神的大能去揭示天国。圣迹这论点最终还是归结为一个基本问题,那便是神本身的存在。信仰神的人,都相信这世界得以维持,是有赖神的恩赐、神的恩宠,世上没有不可能的事,因定义便是:神是全能的。所以,就凭基本逻辑,若神存在,圣迹便是合理和允许的”(尼歌拉Nicola Nur《天主教护教学 – 检索问与答 Catholic Apologetics. A Collection of Questions and Answers》)。圣迹是神存在的证明,科学或可以解释某些自然现象,甚至在人们把所有归因于神的大能之前,也企图用科学去解释。但将一切归因于”科学的力量”或”自然的力量”是错误的,这个做法不是躲避神,而是造成满天神佛。柴斯特顿(GK Chesterton)说得好:”当人选择不相信神,他们并非自此什么也不信,而是什么也会信。”

圣若望保禄二世于1998年,便用以下的话开始他的通谕《信仰与理性 Fides et Ratio》:”信仰与理性像两只翅膀,使人精神飞扬,瞻仰真理。是天主把这认识真理的渴望安置在人心中,使人终能认识祂,因认识而爱慕祂,并达到对人自己的圆满真理。”(参照出谷纪 33:18;圣咏集27:8-9;63:2-3;若望福音14:8;若望一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