丙年将临期第二主日

将临期使基督信徒燃起了对天主将在末日完成创造及救援之希望,但同时在礼仪中纪念人类过去在历史中的期待。今天福音记述的便是以色列民族,在若翰宣讲时展现出来的对默西亚来临的期待。耶稣基督已在人间,但是尚未露面宣告天国的喜讯,因此若翰迫切地准备着。不过以色列民族并不自外于人类历史,所以我们必须先讲论人类对创造与救援完成应有的期待。

圣经在一开始便以通俗的方式叙述天地万物是天主所创造的,但关注的焦点显然是人类。于是创世纪以特殊的笔法描写天主造人;当然这只是一种古代流行的描绘方式,但也足够呈显天主与人类的特殊关系:只有人类是天主照自己的肖像造的。后代基督宗教应用比较抽象的话,表达同一的信理说,人的灵魂是天主直接创造的,这基本上肯定天主与人类与众不同的特殊关系。人是万物的中心,是直接由天主创造的;换句话说,天主的创造能力以特殊方式实现于人类历史中。

不过圣经同时在天主创造人类的历史中,肯定了痛苦与罪恶的普遍现象;它援用通俗的「失乐园」故事,一方面承认人类犯了罪,陷入痛苦的生命,另一方面坚决相信天主绝不放弃人类,祂钟爱的受造物,并相信祂满怀仁慈与爱,必定施行救援。教会今天仍宣讲的原罪信理,基本上是肯定人类有罪的事实,以及天主的救援。

创造与救援是基督信徒在与天主的特殊关系中,体验到的真理。圣经同时叙述两者,但有时也混为一谈。譬如创世纪第一章中,天主的创造工程便是克胜混沌、扑灭黑暗。可见创造是救援性的,它自空虚黑暗中,产生了宇宙万物;另一方面,在有罪人类的历史中,天主的救援只是生生不息的创造能力之新幅度而已。为此,新约将救援的高峰,即耶稣基督的死亡与复活,认为是新的创造,「谁若在基督内,他就是新的受造物」。

创造是天主一步一步地支持及推动,使宇宙与人类迈向生命的成长与圆满,同时也一步一步地实现天主的救恩。救援是天主的创造能力,消极方面引导天地、人物超脱痛苦与罪恶,积极方面则在于复兴,使一切恢复完整。因此基督宗教相信,全能的天主圣父以祂神秘的方式,从起初便临在于宇宙与人类历史中,不断地进行创造与救援,且促使人类期待圆满的新天新地。由于旧约是以色列民族、犹太宗教的信仰经典,所以记录了这个民族对天主创造与救援的经验与期待。其实天主不只临在于以色列民族中,也是万民的造物主与救世主,祂的创造能力与救援工程,相仿地普及人类。我们中华教友自然相信天主自古便与中华民族同在,促使我们祖先期待创造与救援的美好将来。譬如礼运大同篇说:「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是谓大同。」所谓大同世界,未尝不是中华民族以某种方式表达的、对于生命及救恩在末日将达到圆满的期待。其实,几乎每个民族都在无形之中追求生命的丰富,幸福的满溢,这同样也是对天主创造与救援的期待。

以色列民族由于启示,对于创造与救援有清楚的希望,这便是圣经中的默西亚主义。今天福音纪念的若翰在旷野里的呼声,是期待默西亚的高峰。不过这也应当叫我们纪念天主临在万民之中,支持并推动他们期待创造与救援的完成;这是全人类的将临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