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年常年第廿九主日

耶稣基督在由祂开启的新时代中,对人生最基本的问题,提出新要求。比如,关于婚姻,祂要求白首偕老,不可拆散;关于财富,祂要求不受迷惑,救济贫穷;此外,人生还有一件更为重要的宝物,那就是人自身的力量了。更具体地说,就是人天生的能力,或是在团体中获得的权力。今天福音中,耶稣同样地指示了,在天国临近的新时代中,跟随祂的人应该怎样应用自己的力量。

耶稣的一切要求,都是以天父对祂的要求作标准。关于力量的应用,究竟天父怎样要求祂呢?耶稣清楚地指出,祂的力量是为服务人群,或是为服事他人的人;这的确在耶稣公开生活中可以见出。祂的能力,不论是精神的,或者肉体的,都是为了向人宣讲天国临近了。在马尔谷福音中,我们可以举出好些例子:比如,群众聚集在祂四周,以致祂连饭都不能吃;比如,祂率领门徒,私下到荒野去休息一会儿,但是群众又找到了他们;总之,祂的能力完全为了别人而消耗。其次,耶稣在自己的团体中,是师傅,自然也拥有权力,不过祂怎样应用自己的权力呢?不是受门徒的服事,而是服事他们。祂生命最后的力量,在十字架上完全交付出来;被钉十字架是祂宣讲天国临近喜讯导致的后果。耶稣的力量是为服事人,最能表达这态度的要算是在最后晚餐中,祂说的话:「你们拿去吃罢!这是我的身体」;「这是我的血……为大众所流出来的。」这表示祂整个生命、一切的力量,是为了服务人群。

耶稣便是根据这个标准,按照天父要求祂的,要求跟随祂的信徒。首先,在团体中如何运用权力?耶稣为自己的团体,也为后代教会指出了非常不同的方针。在罗马帝国统治天下的时代中,人人都知道帝王怎样应用他们的权力:耀武扬威,作威作福,高居人上,发号施令。面对这样的国家社会,耶稣团体中的权力却是为服务。权力应用,不是为谋取自己的利益,而是为了团体的幸福。耶稣的要求,亦在教会权力当局的言语中表现出来:教会的最高牧人教宗自称为仆役中的仆役,其他的主教司铎自称为仆人。仆役是为服事人的;教会中为首的,如同耶稣一样,不是来受人服事,而是服事人,这是多么革命性的要求!

应用力量,服事别人,对不同团体中的基督信徒来说,都同样是出自耶稣的要求。在圣保禄宗徒致格林多人前书中,已经说得非常清楚了。保禄将教会团体比作人的身体,身上有各种不同的部位;肢体之间应当彼此关照,成为一个教会团体,这便是耶稣指示的为别人服务的要求。

总之,人的力量是天主的恩惠。在天国临近的新时代中,对于力量,耶稣明示了服务别人的新要求。在今天社会中,虽然服务已成了响亮的口号,可是我们基督徒深深地知道,服务对我们自私自利的人类来说,并不是轻而易举的事;尤其是要如同耶稣一样,为大众作赎价,甚至舍弃自己生命,那更是需要莫大的爱情。面对耶稣这样的要求,我们实在需要让祂生活在我们内,才能承担。祂不是说过吗?「离了我,你们什么也不能做」,何况是「不是来受服事,而是服事人」所需要的恩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