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灵修——与若望福音有约(下)

若望福音记载了许多人和耶稣相遇的故事,上一篇我们已介绍了两个,在这里我们继续分析另外两个生动的故事。

1.耶路撒冷圣殿的「犹太人」

首先是一个发生在圣殿区域、充满戏剧性张力的事件(若二13-22)。耶稣在圣殿区域愤怒地驱赶换钱者及买卖牲口之人,耶稣的行动引发在场的犹太人提出强烈的质问,他们要求耶稣给予一个记号,证明祂有权柄做这些事,耶稣却回答说:「你们拆毁这座圣殿吧,三天之内我要把它重建起来。」当时之人都以为耶稣谈论的圣殿是矗立在他们眼前的宏伟建筑;但是在耶稣复活后,人们才明白祂所谈论的其实是祂由死亡复活的身体。

这个故事中的「犹太人」代表一群热忱的宗教人士,他们长久以来按着传统在圣殿区域从事礼仪崇拜,如今这些运作良好、而且习以为常的宗教活动竟然遭到耶稣的挑战,他们因而被激怒。在这个观点下,这些「犹太人」可以代表任何世代的宗教权威人士。

今日的基督徒阅读这个故事,能够轻易明白耶稣行动的意义:在圣殿区域发生的浮滥商业行为令耶稣忿怒,耶稣的行动是旧约先知们态度的回响。犹太历史中先知们常常严厉批判司祭的生活和圣殿的礼仪实践,并且宣告在末世之时,圣殿上将不再有任何商业行为:「在那一天,在万军上主的殿里,必再没有一个商人。」(匝十四21)

然而,被攻击的「犹太人」也能对自己的言行提出合理的解释:如果没有商人贩卖牲口,朝圣者如何得到供物?如何能宰杀牺牲举行祭祀?若没有人兑换合适的钱币,他们怎么缴纳殿税呢?因此,在圣殿区域出现的的商业行为,不过是为了使圣殿礼仪成为可能的权宜措施罢了!

虽然今日教会和耶稣的时代相距甚远,但相同便宜行事的状况却也同样地屡见不鲜,相信耶稣的态度在今日也必定遭到排斥与拒绝!在寻求合理妥协、便宜行事的人眼中,耶稣是不合时宜的。

我们在这个故事中再次碰触到若望福音对于耶稣的一个核心观点:由于耶稣来自于另一个世界,因此对这个世界而言,祂永远是一个来自「上界」的陌生人,祂的思想和见解永远是独特的,甚至连我们这些自认为跟随祂的人,也和祂的思想大不相同。在这种区别上耶稣向我们提出挑战,激励我们追求更高的价值标准 ─ 天父的价值。

由于耶稣降生成人,因此只能使用人间的语言来传达祂的思想,人由于本身的限制,不能超越现世的限制,因此常常误解耶稣的启示言论。当祂谈到圣殿时,不仅是「犹太人」、而且连一切在场的门徒,都认为祂所谈论的是以色列犹太民族一直引以自豪的雄伟圣殿,以色列的天主临在的处所。直到耶稣由死亡中复活之后,人们才真正了解:一旦圣言成了血肉,天主的临在便有了新的焦点,降生成人的耶稣才是真正的圣殿。

但一个根本的问题一直存在:我们真的认识了这个真理吗?

2.尼苛德摩

尼苛德摩夜访耶稣的故事(若三1-36),提供基督徒另一个特殊的反省机会。故事的主角是福音中相当特殊的角色,福音作者对他的描述着墨甚多:尼苛德摩受过高等教育、是以色列人的老师、犹太公议会中的成员、在人前享有尊敬与权威。然而他和其他犹太领袖不同,对耶稣没有敌意,他属于那些在耶路撒冷看见耶稣所行的奇迹而相信他的人(若二23);但是他却只敢在夜间来拜访耶稣。尼苛德摩看见耶稣所行的「神迹」,因而认为耶稣来自于天主,相信祂拥有天主所给予的能力;但是尼苛德摩不了解神迹只是一个「记号」(思高版圣经中的「神迹」,希腊原文本来就是「记号」),不明白这个记号所象征的真实意义:耶稣是成了血肉的圣言,神圣的天主子降生成人。

若望福音报导尼苛德摩奋力挣扎,希望了解耶稣的过程。以他的身份地位而言,他大概原本以为,自己来拜访耶稣,表现对祂的尊敬,应该会使耶稣感激他。没想到耶稣却告诉他,他根本没有看见过天主的国,也从未进入过天国。这些话对一个生于犹太妇女,因此成为天主特选子民的人而言,是极大的侮辱!耶稣用「诞生」的概念和尼苛德摩谈话,告诉他这个世界(下界)的父母,只能给予自然的生命:「由肉生的属于肉」(若三6);谁若想进入天主的国,必须经由水和圣神「由上而生」(若三5)。

玛窦福音记载耶稣说:「我实在告诉你们:你们若不变成如同小孩一样,你们决不能进天主的国。」(玛十八3)这句话的意思是把进入天国的条件,诠释为要具有小孩子般的特质:不可骄傲自满,必须完全依赖、信靠天主。

但是,若望福音中耶稣的话具有更丰富的意义:人必须完全变成新生儿,必须由天主而生,并由天主得到真生命。若望福音的耶稣活用了一个「双关语」,希腊文中「由上而生」和「重生」是同一个字。尼苛德摩误解了耶稣,他无法想象如何可以由母亲「重(新诞)生」一次,他的了解只停留在这个世界(下界)的层面上,不知道耶稣所谈论的是「由上而生」的、更真实的生命:由天主所给的、天主自己的生命。

对今日的读者而言,这个故事也是一个挑战。当我们读到耶稣斥责尼苛德摩说:「你是以色列的师傅,连这事你都不知道吗?」(若三10)也许将会心微笑,因为我们领受过洗礼,自认为了解耶稣。但如果我们继续读福音,耶稣说祂所告诉尼苛德摩的还只是地上的事,祂还要讲述「天上的事」(若三12)!接着祂说自己是「自天降下而仍在天上的人子」(若三13)。我们大概也会问:为什么耶稣把自己「由上而生」说成是「地上的事」?为什么耶稣「已由天降下,却又仍在天上?」如果我们有这样的困惑,若望福音就达到其目的了。因为不只是我们,事实上没有一个人完全了解耶稣,除非等到最后我们都变得和祂一样,才会「看见天主实在是怎样」(若壹二2)。因此,我们并没有超越尼苛德摩多少,只不过我们所缺乏的了解和他不一样而已。

福音并未透露尼苛德摩在与耶稣一夜长谈之后有什么反应,但他的故事也并未因此结束,而是还有后续发展。毫无疑问地尼苛德摩被耶稣深深吸引,稍后他甚至在公议会中为耶稣辩护:当他公议会的同僚们宣告耶稣有罪时,他提出抗议,指控他们并没有按规矩先让耶稣为自己辩解(若七50-52),而他却因此遭受同僚的嘲笑。但是,在这里仍看不出任何征兆,显示他们知道他是耶稣的一个门徒。因此,在耶稣公开生活的过程中,尼苛德摩应该一直是一个秘密的仰慕者,却没有勇气公开承认耶稣。

对于这种神修上的懦弱,我们应给予耐心和谅解,事实上尼苛德摩最后终于显示了他的勇气,公开承认信仰。当耶稣死在十字架上时,许多知名的门徒都由于害怕「犹太人」而逃跑(若二十19),尼苛德摩却出现了,带来大量香膏敷抹耶稣并安葬了他。虽然尼苛德摩第一次来拜访耶稣时,是在一个「黑夜」,他现在则如同一位门徒出现在「光」中;一百斤的香膏看起来似乎是过度夸张,但这一切正弥补了他过去的犹疑不决。事实上耶稣早已预见了这一切,祂曾许诺:「当我由地上被举起来时,我要吸引众人归向我」(若十二32)。

尼苛德摩的故事带给我们很大的希望,虽然我们直到如今面对耶稣一直犹疑不前,但是我们仍然随时可以走向耶稣,接受他做主、做王 - 永远不会太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