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座四旬期避静第五场默想:耶稣在加尔瓦略山的渴今日依然具有真实意义

(梵蒂冈电台讯)在加尔瓦略山上,耶稣生理上的口渴是“祂降生成人的证据”、“祂的死亡具有真实意义的标记”。这一象徵性和精神上的渴是我们把握祂生命和死亡之深刻意义的“关键所在”。葡萄牙籍神学家托伦蒂诺(Josè Tolentino de Mendonça)神父2月20日下午在罗马近郊阿里恰(Ariccia)第五场四旬期默想中如此表示。在这场默想中,教宗方济各和圣座神长们一同省思了“耶稣的口渴”。

托伦蒂诺神父解释说,除了加尔瓦略山的叙述,圣史若望还三次提到“口渴”。首先在遇见撒玛黎雅妇人时,耶稣说:“凡喝这水的,还要再渴;但谁若喝了我赐与他的水,他将永远不渴;并且我赐给他的水,将在他内成为涌到永生的水泉”(若四13-14)。之後在关於生命食粮的圣训中,耶稣宣称:“我就是生命的食粮,到我这里来的,永不会饥饿;信从我的,总不会渴”(若六35)。最後在帐棚节期间,耶稣宣布:“谁若渴,到我这里来喝罢!”(七38)。

讲道神师对这三次口渴一一解释说,“在与撒玛黎雅妇人的相遇中,我们绝不能忽视角色的转换”:耶稣要求给祂喝的,但恰是祂能提供喝的。“然而,撒玛黎雅妇人没有立即明白耶稣的话,认为耶稣指的是生理上的口渴。但从一开始耶稣就在谈论灵性的意义。祂的渴始终指向另一种渴,正如祂向妇人解释的:‘若是你知道天主的恩赐,并知道向你说:给我水喝的人是谁,你或许早求了他,而他也早赐给了你活水’(若四10)。”

同样地,在加尔瓦略山上,耶稣表明祂想要喝水,人们并没有马上理解,给了祂醋而非水。耶稣一嚐了那醋,便说:“完成了”,就低下头,交付了灵魂。带领默想的神父对此评论道:“口渴是耶稣完成祂救世工程的封印,同时也表明祂强烈渴望赐予圣神的恩典,也就是能够从根本上为人心止渴的真正活水。”

再回到关於帐篷节的福音章节。福音明确指出,口渴“指的是相信耶稣”,要喝水“就去基督那里”。“事实上,耶稣所说的渴是一种生命的渴,这种渴因着把我们的生命归向祂的生命而止息。口渴就是渴求祂。因此,我们蒙召把基督作为生活的中心:走出自己,在基督内寻找给我们止渴的水,同时克胜那导致我们患病和暴虐的诱惑,即自我参照的诱惑。”

总言之,耶稣的渴“让我们理解居住在人心中的渴望,让我们为这渴望服务”,并对“天主的渴、意义和真理的缺乏,以及每个人心中想要得救的愿望”作出回应,“即使这个渴望是模糊不清的或被生活的碎片所掩埋”。

一如加尔各答德肋撒修女所教导的,耶稣所说的“我渴”寄居於每一间仁爱传教女修会的圣堂,它们“不仅发生在过去,也活在今天”。为此,这位葡萄牙籍的神父特别告诫道,我们必须不断地重新发现圣神,因为有时候我们是一个缺乏“活力”、“青春”和“喜乐”的教会,而这些都是圣神所赐的,“能使我们成为一个走出去的教会”。

托伦蒂诺神父最後总结了耶稣口渴的意义,说道:“祂的渴是打破了把我们封闭在内疚和自私中、阻止我们在内心的自由中前进和成长的锁链。祂的渴释放了隐藏在我们最深处的能量,让我们可以成为和祂一样的慈悲男女、和平工匠,不逃避我们破碎世界中的痛苦和冲突,却肩负起自己的责任,创建一个爱的团体和场所,为这个世界带来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