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座四旬期第二场避静默想:将我们的渴望寄托於天主

(梵蒂冈电台讯)教宗方济各和圣座各部会神长2月18至23日在罗马近郊阿里恰(Ariccia)小镇参加四旬期避静,由葡萄牙神父若泽·托伦蒂诺·德门多萨(Josè Tolentino de Mendonça)主讲。2月19日上午,神父在第二场默想中重点省思耶稣在《默示录》中的邀请“凡口渴的,请来吧!”(默廿二17),讲解“渴望的学问”。

若泽神父説道:“耶稣进入我们的历史,并不在乎它的不完善、空虚或失败,只对我们说:‘凡口渴的,请来吧!凡愿意的,可白白领取生命的水。’祂给我们解渴是因着纯粹的恩宠,以此显示对我们无条件的爱,承认我们尚不完善,仍处於建设中。”

“我们的处境常如此贫乏,无法凭着自己的力量接受那使我们满足的善。即使我们愿意,也无处购得这善,因为它只是白白赐给我们的。”

耶稣知道“我们有多少阻碍”,多少次的“偏航”使我们误点。我们“如此接近水源,却又走得这麽遥远”。若泽神父解释道,在愿望和渴望中存在两种相反的情感:吸引与距离;激情与警觉。我们应反躬自问:我们是否渴望天主?我们是否懂得识别自己的渴望?我们是否肯花费时间去辨认这渴望?

若泽神父表示,“渴望使我们气喘吁吁,筋疲力尽,变得虚弱。它使我们被包围,无力作出回应。渴望又将我们带到极限”。因此,“我们知道面临渴望并非容易”,约内斯科(Ionesco)在《饥与渴》(La sete e la fame)戏剧中描述的男主角让就是这种情况。这个人物被“无止境的空虚”、“无法平息的不安”所吞没。

“这种渴望转为一种极度的不满足、对要紧的事物失去热情,而且没有分辨的能力,将我们抛入消费主义的怀抱。我们总是说反对商业中心的消费主义,但切莫忘记在精神生活上也存在一种消费主义,我们的社会强行将消费主义作为幸福的准则,将渴望转为一个圈套。

有许多“欺骗需求和采取一种精神逃避的方式,但我们从未意识到自己在逃避”。“我们重新把世故的赢利和功效理由提出来”,以此取代“对我们的内心予以深入诊断,对我们的渴望予以分辨的深度聆听”。然而,没有药物能够机械式地解决我们的问题。

若泽神父最後总结道,我们要减缓“自己的步伐”,“意识到我们的需求”,坐在“信德的桌子”前,但不是为了“物质或经济原因”,而是“为了生命的原因”。每个人心中都存有对“建立关系、得到认可和爱”的渴望,而渴望正是一份我们必须识别出并予以感激的伴随我们一生的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