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年常年期第十三主日:识时务者为俊杰?

亲爱的主内弟兄姐妹:

刚刚我们听到的福音似乎有些不近人情,是那麽的生硬。其实我们可以看一下米该亚先知第七章第六节的论述,不难发现非常相似今天的福音的开始,忠於天主成为家人分裂的原因,血缘不再是唯一的关系,如果说,传福音是家庭分裂的根由,那麽宗徒们毫无疑问地选择了耶稣新拣选的团体,而非家庭。这里需要强调的是,初期教会实际上已经生活在分裂的经验中,因为犹太权威「绝罚」了那些承认耶稣为默西亚的跟随者(参阅:若九,胎生瞎子父母的态度)。虽然玛窦福音没有像路加福音中用了「恨」这个词,但依然可以看出,耶稣的召叫是要求跟随祂的人要有所弃绝的,这在召叫宗徒的叙述中可以看出这一点(参阅:玛四18-22;九9)。

耶稣在今天的福音中是很苛刻的,这一形象打破了我们对祂的日常认知。像是旧约中的天主一样,要求祂的子民对祂完全依附和服从。要求毫无条件地跟随耶稣,渴望十字架,并且以生命作为代价。这是玛窦福音中第一次出现「十字架」这个词,当然在耶稣後来预言祂苦难时会再次提到(玛十六21)。十字架在当时是罗马人惩罚暴乱者和奴隶的酷刑,所以,在当时的历史背景下,当听众听到耶稣讲十字架的时候,内心的恐惧会情不自禁地产生,甚至在肢体语言上都会有所反应。然後耶稣却告诉宗徒,没有别的办法可以得救,十字架是唯一的道路,肉体生命和永生只能选其一。紧接着,耶稣强调了面对传教士的应有的态度,谁接待他们就是接待基督,接待基督就是接待天主。耶稣的这段话应当在当时的文化背景中理解,那就是,不论在犹太文化中,还是罗马法文化下,被派遣者,或者叫使者,都被当作派遣者本人亲临一般。耶稣的门徒是耶稣所派遣的,耶稣则是天父派遣来到世界,这在新约中是多次提及的(参阅:玛十八5;廿五40;路十16;若十三20;迦四14)。

先知、义人、门徒是同一事实的三个层面。先知,忠实保存并宣讲天主的话;义人,活出天主的话,知行合一;门徒,不畏艰辛爲天主作证。信仰他所宣讲的,教导他所信仰的,实践他所教导的。应当接待这样的门徒,并给予他们兄弟般的帮助,在玛窦福音的特定背景中,更特别指要接待传福音的人,不单单是物质层面的接待,而是要聆听他们所讲的福音。

在今天的第一篇读经中就讲述了对厄里叟先知的接纳,由於慷慨接待,贵妇人也得到天主的赏报,天主在暗中看到了她的善行,藉先知的口,预言她将怀孕生子。这段描述,使我们也想到亚巴郎款待三位神秘客人,同样,三位客人预许年事已高的撒辣将怀孕生子(创十八9-14)。厄里叟是天主圣言的真正保存者和宣讲者,如同其他天主的使者一样,他们的话具有力量,且定会结出果实。

「谁如果给这些小子中的一个,一杯凉水喝,只因他是门徒,我实在告诉你们,他绝不会失去他的赏报」,仅仅只是一杯水,当然我们不能不想在特定的地理环境中,耶稣所讲的一杯水的价值,并因主的名义,因为门徒是受耶稣派遣的,接待者就会有赏报,这是耶稣非常隆重宣布的——「我实在告诉你们」。现在我们看一下耶稣的门徒是什麽人,福音中用了希腊语mikrós来形容门徒们,中文翻译为「小子」,希腊语原文的意思是指外在身材矮小,比如在形容匝凯时用了同样的词。那麽在这里,耶稣的这个词mikrós,在我看来,一方面指门徒们身形并不魁梧,是温和的,弱小的;另方面也指,他们在世界上,是受人轻视的,被人小看的。或者也用来形容儿童,是纯真的,毫无狡诈的。因此,耶稣的门徒在传教时,不会用暴力逻辑,他们在世界上没有显赫的地位,肯定会受到别人歧视,甚至是教友的歧视,再者,他们一定应当是纯真的,心无狡诈。

亲爱的弟兄姐妹,我们今天会遇到很多「优秀」的传教士,他们圆滑、老练、精明,在世俗世界中游刃有余,并且常能识时务,看清形势,紧跟潮流。但我不禁要问,这些人真的是耶稣的门徒吗?

我们不要忘记,天主拣选了这些弱小者,卑贱者,受人轻视者来彰显祂的大爱,在人前受人轻视,在天主眼中则不然。在耶稣的言论中多次提过,弱小的力量,比如芥菜籽的比喻,天国的比喻,小小的羊群等,我们纵然被人轻视,但我们因着洗礼,回到天主子女的尊严中,任何人都不可以夺走的尊严,我们与基督同死亡,同复活,洗礼带给我们的不止是天主子女的尊严,也给我们一个使命,那就是勇敢的去见证,见证耶稣的苦难,死亡与复活。你们小小的羊群,不要害怕。我们与基督同死同生,如果连死亡对我们都没有权势,我们又何必屈服於世界的强权逻辑而丢失自己的信仰呢?
韦欢神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