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年基督圣体圣血节:祢中有我,我中有祢

亲爱的主内弟兄姐妹

基督圣体圣血节与圣周四奥迹是不可分开的,在那神圣的夜晚,基督举行了祂的逾越奥迹,并隆重建立了圣体圣事。那一晚,在擘开的饼和分施的酒中,耶稣将祂完全赐给我们,当作生命的食粮,今天,我们隆重庆祝这一伟大奥迹,同一的圣事被世代基督徒所朝拜,这至圣圣体在城市、乡村的大街小巷供人瞻仰,为的是向我们诉说,基督与我们同在,与我们一同前行。

耶稣在最後晚餐厅中所赐予我们的,今天我们要彰显出来,因为基督的爱不是保留於某些人,而是向众人开放的。在圣体圣事中,到底发生了什麽?大地的出产——饼和酒发生了何等的改变?事情到此为止吗?耶稣只是改变了饼酒?还是说,借此饼酒的质变,使领受祂圣体的人也发生了改变,甚至是更新了世界。

可以这样说,从耶稣的内心深处,在祂神圣苦难的前夕,最後晚餐中,祂感谢并赞美天父,靠祂无限的大爱,祂改变了将要面对的死亡的意义。这就是为何在祭台上举行的这项奥迹被称为「感恩祭」,饼酒质变为基督圣体圣血正是祂自我奉献的果实,比死亡更有力量的牺牲,这份爱可以使死者复活。

我们为什麽说,感恩祭是永生的食粮,生命的食粮。从祂的「感恩祭祈祷」到祂的受难前夕,涌出一种力量,此力量使现实事物在祂的宇宙、人性、历史性三个幅度内发生质变。所有的一切都来自三位一体的天主,来自祂爱的全能,这份爱道成肉身。耶稣心中充满了爱,所以,当祂面对背叛、暴力、死亡的时刻,祂「感恩」、「赞颂」天父,以此方式,改变物质,改变人类及世界。

我们现今也用「共融」来表达「感恩祭」,可以说是对基督自我牺牲横向、纵向层面的全面表述。我们在日常用语中说「领受圣体」,就是指吃祂的肉,进入与祂共融的生命中,事实上,当我们吃这块肉时,我们进入、分享的不仅仅是作为物质的生命之粮,更是进入祂的生命历程的动态中。天父藉着基督,通传与我们的是:在弥撒中唯一真正的共融生命。就如刚刚我们在第二篇读经中,圣保禄宗徒对格林多基督徒所说的:「我们所祝福的那祝福之杯,岂不是共结合於基督的血吗?我们所擘开的饼,岂不是共结合於基督的身体吗?因为饼只有一个,我们虽多,只有一个身体,因为我们众人,都共享这一个饼。」(格前十16-17)

圣奥斯定关於一段神视所作的描述中,有这麽一句话可以帮助我们理解圣体圣事的意义:「我是强者的食粮。你壮大後,你将拥有我。可是我不像你肉体的食粮,你不会吸收我使我同於你,而是你将合於我」(《忏悔录》七10)。那麽,我们日常的食物为我们身体供给身体各个机能所需要的营养,并最终转化为我们身体的某一部分;而在圣体圣事中,却并非如此,不是祂转化为我们,相似於我们,而是祂提携我们相似祂,如此,我们与基督合一,成为祂的肢体。我认为理解这一区别是至关重要且决定性的。

诚然,基督在感恩祭中将我们提携并改变我们,在此相遇中,我们的自我被打开且开放於耶稣的整个人物中,并藉着祂进入天主圣三的生命。当圣体圣事将我们与基督相结合时,我们与众人也相结合,使众人合而为一。我们不再是个体,而是有份於祂的一体。感恩圣祭使众人联合共融,纵然我们身处世界各地,甚者,与我一同领受圣体的那个他与我并没有很好的关系。谁认识圣体圣事,他也便会从受苦人身上认出耶稣,他饥渴,他饥饿,他流离失所,他寄人篱下,病痛、坐监;不仅仅认出耶稣,必定会用实际行动去爱,这是圣体圣事的效果。

其实,在今天一个全球化的时代,我们都互相依赖才可生存,而我们基督徒更要使此依赖关系不仅仅停留在经济活动层面,而是要积极建树基督的奥体——教会,建设社会,使社会充满天主的爱,因为一个没有爱的社会,注定是混乱的,自私的,暴力的,彼此仇恨猜忌,压迫剥削。

基督的福音总是劝勉我们构建人类家庭,人类的共融并不是来自外部结构的推动,也不是某种意识形态的推动,更不是经济结构所能达到的,而是从人自身内部对於别人的责任所推动的,因为我们是一个身体,属於基督的身体。我们从祭台上的圣体中学习了,分享、爱,才是真正正义的前提。

我们现在回到最後晚餐的行动中来,那一刻发生了什麽?当耶稣说:这是我的身体,这是我的血,为众人而倾流。这时发生了什麽?耶稣以此提前了(非预演)祂的苦难。祂因为爱,在自我奉献的行动中接受了苦难,死亡。这才是世界所需要的改变,世界的更新,天主总愿意它追随耶稣的道路而得以完成。我们的信仰中不存在魔术,不存在捷径,信仰的逻辑就是自我牺牲中获得生命,别无二法。

请抛弃幻象,放弃意识形态的乌托邦,我们领受基督的体血并肩前行,就像玛利亚访问表姐那样。心存基督,谦卑与良善,战胜旅途中的绊脚石。让我们与基督一起前行,因为祂说:「我同你们天天在一起,直到世界的终结」(玛廿八20)。主耶稣,我们感谢祢的忠信,感谢祢的相伴,请祢留下,因为天色已晚。永恒的善牧,真实的食粮,耶稣,可怜我们;养育我们,保护我们,带领我们获得永生,阿们。
韦欢神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