丙年常年期第卅三主日:活的信德常革新应变坚忍到底

 

主内的兄弟姊妹:

主日福音引起我们对耶路撒冷圣殿心存美好的向往;圣殿设计堂皇,装饰富丽,令人对它的奥妙神奇赞叹不已。人们当时既然还对如此精美的礼仪祭献中心深感庆幸、心怀感恩,多少也显示出他们的日子过得不错。然而,正当他们兴高采烈地谈论这座圣殿时,耶稣却预言这一切都将不复存在:「待时日一到,没有一块石头会留在另一块石头上,都要被拆毁」(路廿一6)。其实,《路加福音》在叙述这事迹时,一般上认为是在公元85年左右,那时这座耶路撒冷圣殿早已被拆毁,所剩下的就只是心中美好的向往。圣史路加藉此事迹回顾耶稣的教导,勉励我们要信德坚固,并向往更美好的天上耶路撒冷圣殿,恒心渴望永远的救恩。

早在耶稣诞生前三百年,犹太国便已开始越来越动荡不安,内有民族纷争,外受强国侵占,首先是希腊帝国,然後是罗马帝国。这种紧张局势造成了社会秩序的紊乱,导致曾经一度和平相处的不同团体彼此意见分歧,也相互敌对。整个社会精疲力竭,正走向自我毁灭。在这处境中,人们心中因而浮现一种设想,认为全能的天主已经给这愈加不稳定的世界订定了其确定的末日。这末日何时到来,因此也成了迫切的大疑问。与此同时,人们也相信天主必会为他们兴起一位救主默西亚,带领他们走出这疯狂的困境。这位默西亚要在紊乱不堪的社会中重建秩序;而他们这些在困境中坚忍到底的人必将得救,得以进入新生命。

有些人认为这种全新的生命在现世就会实现,其他人则认为它是灵性的事实。有些人认为必须采取武力的途径来争取新生命,其他人则决定寻求别的途径。这些不愿动武的人同时受到两方面的敌对:一方面是来自那些提倡武力的犹太人;另一方面是来自占领者,因为在占领者眼中,犹太人就是犹太人。因此,在这些不愿动武的犹太人当中,许多就选择了迁居旷野,与世无争,例如:厄色尼派人,古木兰团体,包括洗者若翰。这种情况从希腊帝国时代开始,一直延续到罗马帝国时代。耶稣和门徒们就生活在这种意见分歧的犹太人当中,但他们不选择迁居旷野,也不选择动用武力抗争。

公元前63年,罗马帝国入侵耶路撒冷城,开始在犹太国执行罗马律法。犹太人把这事件看成是末世即将来临的先兆,认为末世已是迟早的事情,无可避免。耶稣的门徒们也持同样观念,但他们坚信复活的基督那时必将光荣地再来,要为他们开启一个全新的世代,旧的都将成为过去,一切都是新的:新天新地,新耶路撒冷城,而且不再需要圣殿,「因为上主全能的天主和羔羊就是她的圣殿」(默廿一1-2,22)。虽然犹太人和基督门徒都相信末世的来临,他们却抱持两种全然不同的信仰态度。基督门徒努力在这疯狂和变化多端的世代中找到生活的意义,以坚固的信德克服困难,应对更变。他们的信德成了活的信德。

犹太人却选择封闭信仰以对抗更变,拒绝改变。这就是司祭长、长老和经师们普遍的信仰态度。这种信仰态度看似坚强,但对生活并无多大的帮助。他们显然不欢迎罗马人的临在,但他们也自知无能为力驱逐罗马人,所以他们并不反抗,他们甚至打压所有在他们眼中可能会让罗马人起怀疑的反抗分子。他们认定耶稣和门徒们就是这麽一夥人;他们害怕罗马人会因为耶稣这夥人而毁灭他们的宗教信仰和他们所拥有的一切,也就是圣殿和耶路撒冷的特殊地位。於是,他们在罗马总督比拉多面前控告耶稣说:「我们查得这个人煽惑我们的民族,阻止给凯撒纳税,且自称为默西亚君王」(路廿三2)。即便如此,他们仍然无法制止圣殿和耶路撒冷的毁灭。而在公元70年,圣殿连同耶路撒冷城果然被罗马人毁灭了。从末世来临的观点看,圣殿和耶路撒冷这两个宗教机制其实早已从内部腐朽,只等待毁灭的到来。罗马人的侵占只是加速了它们的毁灭,并非它们毁灭的原因。

基督门徒所宣讲的福音是中肯的福音,教导人要谨慎和镇定,在苦难和迫害中坚忍到底。若坚信救主必要来到,苦难就不会使人绝望或丢失信德。基督门徒同时也劝诫人不要因惊惶而轻易受骗,不要轻信那些假冒基督名义而来的人;他们可以自称是「默西亚」,但是这样的声言毫无根据,不值得信服。「默西亚」不是一个头衔,而是实际的救恩行动,叫人获得更大的自由与平安。在困苦中坚忍到底绝不是愚勇,也不是苦扛,而是机警和纯朴(参阅:玛十六16),藉着耶稣亲自赐予我们的「一切仇敌所不能抵抗及辩驳的口才和明智」来为耶稣作证(路廿一15),同时坚信耶稣的许诺:「你们只要坚忍到底,就能保全你们的生命。」(路廿一19)

对基督信徒而言,圣殿和耶路撒冷的毁灭并不是信仰的毁灭。耶稣曾多次指责耶路撒冷残杀先知,又不愿意接受天主的眷顾(参阅:路十三34-35)。耶稣还表明耶路撒冷已不再是朝拜天主的场所,在耶路撒冷圣殿祈祷也不能使人成义。祂对撒玛黎雅妇人说:「女人,你相信我罢!到了时候,你们将不在撒玛黎雅山,也不在耶路撒冷朝拜父。时候要到,且现在就是,那些真正朝拜的人,将以心神以真理朝拜父」(若四21,23)。在法利塞人和税吏祈祷的比喻中,耶稣说那个税吏离开圣殿远远地站着,只是捶着自己的胸膛祈祷,但「这个人回到家里,成了正义的,而那个人却不然」(路十八13)。而对於税吏长匝凯,他原不属於圣殿的一分子,耶稣却宣布说:「他也是亚巴郎之子,今天救恩来到了他的家」(路十九9)。耶稣更指责这座圣殿不仅不帮助人获享天主的恩宠,反而阻碍人亲近天主(参阅:路十一51-52)。因此,这座圣殿实在已经没有存在的意义了;它必定被拆毁,「不留一块石头在另一块石头上」(路十九44)。

然而,这座圣殿被拆毁後,耶稣将在第三天把它重建起来。那时,它将不再是人手建造的商场般的买卖场所,而是全新的不用人手建造的恩宠之所,就是「祂自己的身体」(若二21;参阅:谷十四58;玛廿六61)。藉着这座全新的圣殿,基督复活的身体,天主将在人间行动,完成祂的救赎工程,使所有相信基督的人获得全新的生命,永远的生命。这座全新圣殿既是基督的身体,它也就是基督的教会。因此,让我们在这末世时期,在教会内坚持我们的信德,注目於永恒的救恩,对耶稣基督忠贞到底。 阿们。

~ 张德福神父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