丙年常年期第卅二主日:永生是在天主前永享福乐

主内的兄弟姊妹:

我们能看得多远,我们的心就能有多宽。我们若肯定明天、甚或後天必会更好,我们就能为今天尽心努力,甚至从容就义。这两句话是发自信德的表白。耶稣明确告诉我们说:「天主是活人的天主,所有的人为祂都是生活的」(主日福音:路廿38)。既然是生活的,那麽人为何得死呢?死後还有生活吗?

这是个很具体的问题,我们不能避而不谈。然而,这问题本身却是由於我们刻意忽略耶稣的答覆而引起的。耶稣正是断定人死後还有生活,而且永远生活,才告诉我们天主是活人的天主。永生的真正意义只能是在天主前永享福乐,不仅仅是不受惩罚。为此,耶稣已事先答覆我们说:「由死者中复活的人甚至也不能再死,因为他们相似天使;他们既是复活之子,也就是天主之子。」(路廿36)

为能更明白耶稣在此的答覆,让我们琢磨耶稣在另一处向我们作出的证实:我们死後还要复活,因为这原是天父的旨意。耶稣说:「我从天降下,不是为执行我的旨意,而是为执行派遣我来者的旨意。这就是我父的旨意:凡看见子,并信从子的,必获得永生;并且在末日,我要使他复活」(若六37-40)。若不仔细探究,我们会觉得耶稣是在说预言,说祂以後、在末日时要使我们复活。其实,耶稣是在向我们证实天父的两个旨意:首先,天父要我们看见祂在耶稣身上的临在,并藉此获得永生;其次是天父自己愿意耶稣使所有相信祂的人复活,也就是在耶稣的复活中永远生活。天父的这两个旨意都给我们显示耶稣的真正身分:祂是被天父派遣而来的,祂来是为叫我们看见天父,并给我们传达天父的旨意:天父原本就愿意我们因着耶稣而复活,永享福乐。

qrcode

因此,永生不是轻率的事情,我们切不可拿永生当玩笑。在主日福音中,那些否认复活的撒杜塞人似乎就拿永生当玩笑。他们举了一个荒谬的例子戏弄耶稣,以浅短的目光来嘲笑永恒的视野。撒杜塞人否认复活、讥笑复活是因为他们缺乏完整的启示,也因为他们不明了天主的启示。撒杜塞人只接受《梅瑟五书》为圣经,而圣经只在《达尼尔书》和《依撒意亚先知书》才开始明确地论及复活的启示。《达尼尔书》第十二章2节向我们启示说:「许多长眠於尘土中的人要醒起来:有的要入於永生,有的要永远蒙羞受辱。」《依撒意亚先知书》第廿六章19节再次启示:「亡者将再生,他们的屍体将要起立;睡在尘埃中的人们都要苏醒歌咏。」法利塞人和经师们接受这後两本书为圣经,所以他们相信复活。

这主日的第一篇读经取自《玛加伯书下册》。这本书的成书时间更迟,大约於公元前124年,原文是希腊文,所以不被收录在希伯来文圣经内。有些基督新教跟随希伯来文圣经的传统,也不把它收录在圣经纲目内,但天主教完全接纳它为圣经,承认它是在天主的灵感下写成的。理由有好几个,其中一个是源自圣经本身的根据:新约《希伯来书》明确地引用《玛加伯书下册》第六和第七章的故事,赞扬说:「有些女人得了她们的死者复活,有些人受了酷刑拷打,不愿接受释放,为获得更好的复活」(希十一35)。这几段圣经是关於「由死者中复活」最显明、最清晰、且最肯定的道理。

《玛加伯书下册》还提供公元前176-160年间以色列信仰团体的许多历史事实,有圣经外的文献佐证。但是就大体而言,《玛加伯书下册》所要叙述的并不是确切的历史,而是以比喻性的传奇故事来启迪并教诲当时在受迫害中的教会,给她树立一个对信仰忠贞的生活榜样,鼓励人要追随殉道者的芳踪,向那位母亲和她的七个儿子看齐(加下七1-42)。这训诲故事给予我们极佳的生活模范,其目的就如同圣保禄在这主日第二篇读经中的祈祷:「愿主指引你们的心去爱天主,并学习基督的坚忍」(得後三5)。若有必要的话,我们也应该为了真理、为了耶稣基督而献上我们的生命,去作证,成为殉道者,以获得复活。

复活的信仰是天主完整的启示。我们宣认「我信肉身的复活」一方面是基於旧约的启示,另一方面当然是藉着耶稣基督在新约中圆满的启示。耶稣说:「我就是复活,就是生命;信从我的,即使死了,仍要活着;凡活着而信从我的人,必永远不死」(若十一25-26)。复活的信仰让我们对永生抱持活泼的希望,以希望去面对现世的一切困苦,在希望中喜乐地生活。

至於撒杜塞人,虽然他们否认复活,但他们并不认为人死後魂飞魄散、形神俱灭。他们仍相信人的生命会继续存在,但不是以复活的方式存在,而是回归到天主创世之前的状况,下到阴府,死人的幽暗居所。那里无日无夜,永无终结,没有希望,也没有改变的可能。其实,这并非只是撒杜塞人的信仰;在天主启示复活的信仰之前,先祖们都相信这就是死人的结局。例如:达味就这麽祈求天主,不要以死亡来惩罚他,而要以慈爱来解救他。达味哀祷说:「上主,请祢回来援助我,因着祢的慈爱解救我。因为,在死亡中,没有人想念祢;在阴府里,还有谁称颂祢?」(咏六5-6)。不过,先祖们虽然如此相信,但他们也在心中质问:生命的意义何在?难道在现世受苦的人,死後仍无法获得解脱?天主的正义在哪里?天主怎能不看顾义人呢?

天主永远是义人的护佑;上主绝不会将爱慕祂的人置於死地。上主答覆说:「因为他依恋我,我必拯救他;他承认我的名,我必保护他。他若呼求我,我必应允;他若有困苦,我必偕同他,我必拯救他,也必光荣他」(咏九一14-16)。这就是我们对永生天主的信仰;我们相信天主永远的救援。因着这信仰,伯多禄能肯定地谈论圣祖达味的事,解释达味最後也因着基督而相信复活,充满希望和喜乐。伯多禄称达味指向基督说:「我常将上主置於我眼前;我决不动摇,因祂在我右边。因此,我心欢乐,我舌愉快,连我的肉身也要安息於希望中,因为祢决不会将我的灵魂遗弃在阴府,也不会让祢的圣者见到腐朽。祢要将生命的道路指示给我,要在祢面前用喜乐充满我。」(宗二25-28;参阅:咏十六8-12)

针对撒杜塞人否认复活的问题,耶稣要他们回顾天主在《梅瑟五书》中的一个重要启示。天主在《出谷纪》,撒杜塞人所接受的圣经中,向梅瑟启示祂是「亚巴郎的天主、依撒格的天主和雅各伯的天主」(出三6);意思是,梅瑟的先祖们早已承认天主拯救了他们,也相信天主必会拯救他们的子孙。天主是造物主,但祂也是救主。天主救的是活人,天主救活了先祖们。因此,他们都是活人,现在就与天主同在。天主是活人的天主,不是死人的天主!

若不相信复活,我们就违背了先祖们的信仰,不只抗拒天主的启示,同时也把自己推向绝望。但我们不是绝望的人!因此,我们要宣认「我信死人的复活」;我们要与圣祖达味一同呼求天主说:「天主,唯有祢是我的上主,唯有祢是我的幸福(咏十六2);愿我醒来时,能尽情瞻仰祢的慈顔(十七15)。」 阿们。

~ 张德福神父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