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宗清晨弥撒:好牧人虽然孤独却有上主陪伴,神枯却不愁苦

(梵蒂冈电台讯)教宗方济各10月18日在圣玛尔大之家的清晨弥撒中表示:跟随耶稣而非权力、金钱或攀高的好牧人,即使被众人遗弃,依然有上主的陪伴;或许会有神枯,但绝不愁苦。

教宗从当天礼仪选读的《弟茂德後书》谈起,论及宗徒们的结局。譬如圣保禄宗徒,他在生命的最後阶段饱尝孤寂之苦。教宗说:“他孤独一人,犹如乞丐,成了人们狂怒的受害者,被遗弃;但他依然是伟大的保禄,听从上主的声音,上主的召唤!他走过无数个地方,为宣讲福音遭受了许多苦难和考验!他让宗徒们懂得了上主也愿意外邦人进入教会!伟大的保禄在祈祷中曾登上了七重天,听到了其他人闻所未闻的事。伟大的保禄,在这罗马的一间小屋里,等待教会内不同派别之间,即保守的犹太基督徒和忠於保禄的基督徒之间的争执如何收场。伟大的保禄在神枯中结束了生命:这神枯不是愤恨与愁苦,而是内心感受不到神慰。”

这事也发生在伯多禄和洗者若翰身上。若翰曾被“关在囚牢里,孤独一人,万分焦虑”,派他的门徒去询问耶稣是不是默西亚;最後却因“舞女的任性和罪妇的报复”而身首异处。这事也发生在马希连·国柏身上,“他成立了一个国际性使徒运动,干了很多大事”,最後却死在纳粹集中营的牢房内。教宗强调,“忠信的使徒并不期盼与耶稣的结局有所不同”。然而,上主与他同在,不会弃之不顾,他在上主那里寻获力量。保禄就是在这样的心境中死去的。“福音的法则是这样的:如果麦粒不死去,就不会长大结出果实”。死後才有复活。初世纪一位神学家说,殉道者的血是基督徒的种子。

教宗说:“以殉道者的身份死去,以耶稣见证人的身份死去,就成了死去并结出果实的种子,使遍地长出新的基督徒。牧人若能如此,就不会觉得愁苦;或许会感到神枯,却坚信上主在他左右。牧人若在牧职生活中不关心信友,只把心思用在其它事上,例如:权力、金钱、攀高附贵等世俗之事,临死前就不会孤独,或许还有侄孙陪着,可他们正是等待他死去,看看有什麽东西可以拿走。”

教宗最後说:“当我去探访司铎养老院时,会遇到许多为信友奉献一生的好神父。他们有的患病,有的瘫痪,有的坐轮椅,但我总会看到他们的笑容。我心想:‘主啊,他很好’,因为他们感到上主就在他们身边。他们闪着明亮的眼睛,询问道:‘教会怎麽样?教区怎麽样?圣召怎麽样?’说到底,因为他们是神父,他们为他人奉献了一生。让我们再回到保禄。他孤独一人、犹如乞丐,成了人们狂怒的受害者,被众人遗弃,只有上主与他同在!好牧人,以及每个牧人都应该坚信:如果他走的是耶稣的道路,上主必与他同在,并且同在到底。让我们为步入晚年、等待上主接他们离去的牧人祈祷;愿上主赐予他们力量、神慰和信心。虽然他们患病,孤寂,但愿上主与他们同在,陪伴他们左右。愿上主赐予他们力量。”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