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货膨胀与罗马衰亡(一)

 

“虽然现代货币系统与古代大不相同(比如金币一度就是流通货币),但是积累太多债务导致无法用硬通货偿还,迫使造币者变造更多的货币(比如减少货币的含金量),这种现象从本质上来看还是一样的。”——管理资产规模全球第一的对冲基金Bridgewater创始人Ray Dalio,写于《Why Countries Succeed and Fail Economically》

两个世纪前的1776年,两部巨著在英格兰面世,它们至今仍广为流传:亚当斯密的《国富论》以及爱德华吉本的《罗马帝国衰亡史》。吉本的煌煌巨著,讲述了罗马的故事:罗马在地中海西部存在了12个世纪,而后以地中海东部的君士坦丁堡为中心继续存在了1000年。

吉本对此的评论是:最大的问题并非罗马帝国是如何衰落的,而是它何以存在如此之久。

自吉本时代以来的历代学者投入了大量的精力以解释这个问题:罗马帝国为何可以存在如此之久?它是否真的衰亡了?还是只不过转换成另外一种形式存在(也就是我们所继承的欧洲文明中的一部分)

我曾多次被邀请讲述罗马历史,特别是罗马的通货膨胀及其影响。我的分析前提在于:假如忽视整个国家的其他政策,货币政策的研究是不可行的,换句话说,是无法理解的。

货币、财政、军事、政治以及经济事务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每个国家都想在它的控制范围之内操纵货币供给。

因此,货币政策永远服务于国家统治阶层的潜在需求,即便这种政策实际上是与这些需求背道而驰的。所以这种政策假如碰巧提升了普罗大众的生活水平和财富状况,也只是这一目的的副产品,货币政策的目标是服务于统治阶层的需要,而不是服务于被统治阶层的需要。在我看来,这一点是理解罗马帝国后期货币政策的关键。

我们可以先从公元2世纪到公元3世纪罗马帝国统治阶层的心理开始分析,这段时期,被历史学家称作“3世纪危机”。之所以这样命名,是因为罗马社会在这一阶段遭遇了影响深远、规模巨大的诸多问题,而这些问题在公元1世纪和公元2世纪是闻所未闻的。

想考察罗马皇帝的心理,我们只要听听罗马皇帝赛维鲁给他的两个儿子(卡拉卡拉和盖塔)的建议就行了。据说这是这位皇帝的临终遗言:

“手足兄弟相亲相爱;让当兵的发家致富;不用管其他人。”

一种令人惊奇的货币政策诞生了!

卡拉卡拉并没有遵守遗训的第一部分;事实上,他登基以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杀害了他的亲弟弟。至于遗训的第二部分,他不仅铭记在心,而且做得十分过分,以至于他的母后前来告诫并敦促他采取更温和的政策、节制增长无度的军费开支以及开征一些新税种。

6aa032b0nab8b6b6198a2&690
(皇帝卡拉卡拉)

对此,卡拉卡拉的回答是,国家已经穷尽了所有正当的或非正当的收入,但是这并不要紧。“只要我还有这个”,他强调,指着他手中的宝剑说,“我们就永远不会缺钱。”

他的真实想法在自己的一次评论中显得更加露骨:“除了我,其他人不可以拥有财富,所以我愿意把钱花在当兵的身上。”而他的确就是这么做了。他给军人涨了一半的工资,为此他将罗马公民的遗产税率增加了一倍。当这么做也不能满足需要时,他授予了罗马帝国全境几乎所有居民以罗马公民权——从前,罗马公民权是种特权,而到了这个时候,反而沦为了扩大税基的手段。

卡拉卡拉的下一步行动便是货币贬值。罗马帝国此时(公元211年)的本币是罗马银币Denarius,这种银币是罗马帝国开国皇帝奥古斯都在公元前1世纪铸造的,含银量为95%。Denarius从那时开始后的两个世纪一直是帝国境内流通的基本货币。

20160926200507
(奥古斯都发行的银币,镌文:“皇帝凯撒”)

到了公元117年的图拉真皇帝在位时,Denarius的含银量只有85%。等到公元180年马可奥利略皇帝在位时,含银量则跌至75%。等到了赛维鲁皇帝在位时,含银量继续跌至60%,他的儿子、皇帝卡拉卡拉则干脆给含银量打了个对折,到50%。

公元217年,卡拉卡拉被暗杀。接下来便是历史学家命名为“军人皇帝时代”的新时期,因为公元3世纪的所有罗马皇帝都是军人出身,而他们取得权力的方式都是取得某一部分军人的支持。

在这一世纪,总共有26位合法的罗马皇帝登基,而他们之中只有1位有幸自然死亡,其余要么横死沙场要么惨遭暗杀,这是罗马历史前所未有的情况,除了两个恶例:畏罪自杀的皇帝尼禄,以及在他之前被暗杀的皇帝卡里古拉。

卡拉卡拉不仅贬值了银币,还贬值了金币。在奥古斯都统治时期,一磅黄金用来铸造45个金币。卡拉卡拉的的做法是增加到50个金币。在20年内,他又让这一数字扩大到一磅黄金铸造72个金币,这一数字在皇帝戴克里先时代被暂时降至60个金币,到了君士坦丁时代又膨胀到72个金币的水平。所以即使是金币也被注水了。

20160926201012
(奥古斯都发行的金币背面,镌文:“拯救万民”)

不过真正的危机出现在卡拉卡拉死后,公元258年到275年,这一时期充斥着没完没了的内战和外族入侵。罗马皇帝为了应付危机,放弃了银本位,到了公元268年,Denarius的含银量只有0.5%。

在这一时期,罗马帝国全境物价上涨了10倍,只有蛮族雇佣兵能够得到黄金,因为这些野蛮人是如此野蛮,以至于他们只接受黄金形式的佣金。

这一状况直到公元284年皇帝戴克里先登基后才有改观。他提高了金币Aureus的重量,一磅黄金铸造60个金币,此前是72个金币。

20160926202117
(戴克里先金币正面)

但是十年之后,他最终放弃了正在流通的银币,这一时期的所谓“银币”只不过是铜币表面沾上一点点银而已。他打算另起炉灶,直接发行一种新的银币Argenteus,每磅白银铸造96个银币。Argenteus与旧银币的兑换比率固定为1:50。这种新银币用来满足市场对高价值货币的需求,以反映通货膨胀的实际情况。他还发行了一种新铜币,固定兑换比率为10个Denarius,被称作Nummus。但只过了不到十年,这种银币的兑换比例从值50个旧币,变成值100个旧币,而铜币则从值10个Denarius变成值20个。换句话说,发生了100%的通货膨胀。也就是说,皇帝戴克里先费尽心力也未能阻挡通货膨胀的步伐。

下一个真正对币值有所作为的皇帝是君士坦丁,罗马历史上第一个信仰基督教的皇帝。君士坦丁在公元312年,也就是发布米兰敕令的同一年,发行了一种新的金币,成为Solidus——意思是足金。实际上,一磅黄金可以铸造72个金币,所以这种金币是在戴克里先时代的基础上再次贬值的结果。

20160926202117
(君士坦丁金币正面,头像是他的长子Crispus)

对于历史学家来讲,皇帝君士坦丁究竟是从哪里搞到这么多黄金至今仍然是个谜;但我认为你如果仔细研究当时出台的法律,这就不算是个谜。

首先,他开始征收两种新税:第一种税,是针对元老院议员所拥有的地产,这是相当新锐的举措,因为元老院议员的地产通常来讲是免税的;第二种税,是针对商人阶级的财产税——不是针对利润征收的税,而是针对存量财产。这些税五年一征,必须用黄金缴纳。他还对皇家土地所产生的地租征税,这些土地是租给农民耕种的,这种税也必须用黄金缴纳。

皇帝君士坦丁强迫从前的政治盟友理吉纽交出的黄金,以及从东罗马帝国各大城市征收的财富,才是铸造这种新金币的原料来源。换句话说,东罗马帝国城市的所有黄金及白银储备都被理吉纽征收了,而这些财富则经过理吉纽和皇帝君士坦丁的内战,转移到了后者的手中。

20160926202232
(皇帝君士坦丁的巨像头部)

君士坦丁还洗劫了异教徒神庙的窖藏财富,这是他在统治后期所作的事,而他在刚刚登基的时候还对此有所忌惮,担心惹来罗马诸神的怒火。随着基督教信仰的日益坚定,他在洗劫异教徒神庙的时候逐渐变得心安理得。

从此时开始,君士坦丁的改革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开启了一个相反的过程:金币流通量十分充沛,从而成为了主流货币,并且流通更为广泛。而银币则每况愈下,这个时期的中央政府完全没有控制银币铸造的举措。结果不仅皇家铸币厂在铸造银币,每个城市的铸币厂也都可以铸造银币。话句话说,假如某个城市无法应对财政亏空,无法给城里的劳动者发工资,这个城市只要铸造一些银币就可以了。

20160926202610

(君士坦丁银币正面,镌文:“奥古斯都君士坦丁”,头饰带有明显希腊风格)

到了公元3世纪后期,大量的货币收藏家称作“伪造货币”的情况开始出现。我更愿将其称作当代社会流通的“信用货币”。人们需要一些零钱,于是他们就自己制造一些,而这也就意味着流通中的辅币数量是失控的,而且数量巨大。

3世纪晚期发生的通货膨胀情况是:政府发现只要它给军队发工资(用辅币或者注水的银币),物价立刻就会上涨。每当Denarius银币的含银量下降,物价自然就会上涨。结果就是,国家为了保障公务员和军人的利益,开始要求人们用实物纳税,或者干脆用劳役代替货币税。

事实上,这个国家自己被束缚住了,拒绝接受自己发行的货币,也不愿意用这种货币计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