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理神学中基督论的新趋势

资料室

因了近来人类学(anthropology)的进步,今日的基督论不仅像以往那样注重「道成人身」的事实,还注重这事实的种种后果,为更进一步地明了天主的救援计划。天主子就是有位格的人,而这个人就是有位格的天主:不再将基督的人性与位格游离分开。原来耶稣的一个人性行动就是天主救世的爱在人的形式下出现。这样一来基督的话是天主的话,不过是用人言说出;基督的举止就是天主带有人形的举止。在耶稣基督身上,天主子,籍着人言向人说话,是一个位格向另一个位格说话。

这种对基督的人性条件以及人一方面的富源的注意使得基督论在很多观点下面目一新,最先受到影响的是启示的神学,因为如果籍着道成人身,天主真正进入人的圈子里来,那么后果应该是:人的一切或人的所有幅度都被用来表达那个绝对的位格。基督为尽好自己先知的职务,除了借着自己所说的话以外,还用它的行动,他的姿态,他的榜样,总之一句,用他整个的为人来启示天主。这种看法「在论天主启示」的宪章里已经指出。在启示的神学里基督既占有中心位置,信仰的神学自然也更加以基督为轴心。信仰不被视为一个卓绝的行为,高高地悬在天主的言语上,好像只轻轻掠过地上及基督身上,不,信仰干脆以基督为中心:所信的是天主,但这个天主是在耶稣基督身上显露出来,传递过来。

本着同样的精神,今日神学好似重新发现基督某些较大奥秘的意义:受洗,受诱,显圣容,山园中的死前挣扎,苦难,复活。至于在救援论里不仅注目于基督死亡的伦理与法律价值,还特别着意于我们的救援是在怎样一些具体的行动里完成的,那就是基督与死亡的挣扎,他肉身上的痛苦,他被钉于十字架,他断气而死。这种以基督肉体的受苦与被钉来救援人类带罪肉体的计划,为明了基督所作的赔偿及我们得救的奥秘,一定有其意义及重要性。道成人身不仅是过去天主在世间所完成的一件事(人类的救赎,教会的建立),好像现在已失去其意义,而仍然是一个永存的事实:天主子永远是降生的圣言。在此下土基督在标记的薄幕下,在信仰的黑暗中启示圣父,光荣圣父;将有一天,已经受到光荣的基督要把他末世的光荣充分地显示并分施给那些天主父交付给他的人们。

在人类及心理学的影响下而受到革新的道成人身的神学,对基督论里的一个较大问题近来引起了特别的兴趣,那就是关于基督的知识及自知的问题。过去对这问题所作的解答不但不够,有时且太简化了问题,因为他们把基督的心灵按照逻辑分成不同的层次,没有顾到在心理学上这种分法是无法解释的。目前的基督论更努力于圣经的研究,尽力随从圣经的指点,而认为基督是利用当时惯用的言词,图像和概念一步一步地表达他最基本的一个信念,即自己身为天主子的自知。

参阅:RENE LATOURELLE,S.J.Théologie Science du Saint. Desclée, Bruses.Paris, 1968.pp.253-258 : Grands Axesde la Théologie contemporaine, 2.Problémes de christologie.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