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祷

李雅韵女士遗著 民五十九年九月再版 文坛社出版,共三四二页

张尚德

晚祷是李雅韵女士,即中和中学校长张文华先生之夫人的遗著。由文坛社出版,全书共分小说、诗、散文、戏剧四大部分。其中各离所占篇幅以小说和散文为主,诗与剧各两篇。晚祷采小说首篇的题目为书名,蕴含超性的灵光,封面设计极富诗意,印刷也很精美,捧在手中未读文章,便先令人喜欢。

这本书虽然是作老先后在报章、杂志发表的文章,由其夫搜集而成的专辑,但是由于编排得体并无散乱零碎之弊,而作者有一中心思想,所以篇篇都能循着这一路线逐步渐进。晚祷以朴实动人的笔调刻画出父母对女儿的热爱,尽管每晚都使他们失望,他们仍然耐心的等待,等待他们迷途的爱女归来。

「主啊!感谢你的护佑和恩赐,求神与我们同在,更要与苏姗同在,无论她在天涯海角,求你照亮她,让她走正当的路。主啊!请赦免我的过错,我没有把主的爱心施在自己的女儿身上。主啊!如果苏姗犯了罪,请降罚在我身上,请感动衪的心,让衪原谅我的固执,回到我的身边。主啊!我们感谢你,请垂听我们的祈祷!阿门。」(该书第二页)这是他们的晚祷。

「我本来应该回家,但是羞愧的心阻止着我的脚步,使我不敢投入他们的怀抱,虽然他们也许正在张开手臂等着我。我不能回去,我不愿他们看到我这狼狈的样子,我是他们唯一的女儿,我愿带给他们光荣,可是现在」(该书第十三页)是女儿的踟躇。

「曾几何时,小女孩长大了,生了翅膀,飞了,只剩下一对寂寞的老人,而这小孩,像个小天使似的,飞落在她的臂弯里,她用满皱纹的脸贴在那光滑的小脸上的时候,她的心被慈爱充满,而那小孩,像一朵小小的向日葵,郝斯夫人的爱抚,像阳光一样,使这小生命欣欣向荣上这段说出老妇人收留孙女后的喜悦。

『阴谋』描写抗战时,一位带假面具的老师在北平某教会学校制造争端,破坏秩序以「学习欣赏别人痛苦」的狠毒手段控制受指使的青年。笔锋锐利、语调深沉,并借善与恶的强烈对比衬托出共党恐怖和毒辣的技俩,读时紧紧扣人心弦。

散文『记得不?』叙述朋友团聚,欢宴谈心之乐趣。如「没有一丝应酬的意味,在友谊的湖中荡漾着年轻的岁月,忘了年龄,忘了环境,甚至暂忘了国难家仇……联系着我们的不是同学同事的关系,而是故乡的泥土……还有什么能比这更沟通彼此的感情呢?你走过的桥,我走过,他也走过;你爬过的树,我爬过,他也爬过……家乡啊!家乡,我们什么时候能回到你的怀抱?」末一句道出了游子的心声,我们从故乡来,仍回归故乡去。

以上就思想内容摘要地分析,不难发现李女士的文章朴实而不平淡,流畅而不浮夸,篇篇都有骨有肉,富于教育意义,这在「悟」和「卫生麻将」二剧中更加明朗的给人以教训。站在从事教育工作者的立场言,作者能把握中心思想,不时点破主题,使读者不费心思地领悟并抓住某些意义,实在难能可贵。文章的布局与结构也都下过工夫,像其中的对话何其紧凑。至于遣词造句尤其独具匠心,如「身历声」形容大宿舍里相互的影响,「国际舆论」强调善于伪装的孩子们博取人支持时所制造的气氛,命令人把东西交出用「不折不扣」表态度之坚决,这都是多么生动而有力的描绘。读过序后再回味全书不觉与文如其人的感觉。正如李曜林先生在序文中说李女士是志士、仁人、贤妻、良母,固然不错,但是我认为她更是位伟大的教育家,这不难从其子张新元的「六个暑假」一文看出。带着刚上初一孩子到植物园去记每颗树的科别,渐次由观看星斗到熟读名人传记以至参加战斗训练……有计划地执行她的执行她的教育,实在令人钦佩。

他如「三个老师的故事」、「再谈壁报与课外活动」以及「傻弟弟」等文都充满着对生命热爱的情操,表现她实事求是、追求真理的精神,自认壁报竞赛是一项有益的课外活动,即使有人反对,仍然坚持意见,据理力争。她以整个的生命去培育人格、灌溉人生,支持她奋发不懈的就是在基督内,偕同基督的活泼信仰,这种态度与作为殊值人学习。

如此看来全书真是白壁无瑕了吗?那又不然,因为书中诗与话剧所表现的就不如散文和小说那样清丽动人,有些语句像「散放五谷杂粮之气,使同车乘客得受其薰陶」以及让便溺与潭水混合,看初学游泳的人喝下去。似乎过于粗俗、露骨,伤大雅,当然她只是强调人的自私和不讲公德,并无损全书的完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