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徒莱著:神学—得救的学问(注)

房志荣

这本原来用法文写成,而已译成数种文字的书,虽然只有二八六页,却扼要地阐述了今日神学的各种问题。难怪很多神学院已采用这本书当作「神学入门」,即初入神学院的学生不可不读的一本书。这当然不是出自偶然。原来作者除了会得历史学及神学双重博士外,会在他的本国加拿大及罗马额我略大学教授基本神学多年,近数十年神学上的变化他都历历在目,而在第二届梵蒂冈大公会议的神学讨论上他确实有过根大的贡献。

本书共分五部分:一、神学的性质;二、神学的方法;三、神学的科目;四、神学与信徒生活;五、目前神学的动态与方向。每一部分的立论都很精辟而明朗,要想用中文介绍,最好将它全部译出。但因限于时间和精力,今暂将第五部分的第二章较详细地介绍。这一章名:当代神学的几个大轴心:1、天主圣言的神学;2、基督论的各种问题(其简介见「神学论集」④页二一四,二三六);3、教会的神学,4、教会与世界的关系;5、恩宠与圣事,6、末世论。下面笔者将3、4两节尽力地忠信译出,让读者对本书有较直接的认识。

3、教会的神学

教会在最初几个世纪所特别关注的,是一些关于天主圣三及基督论的大问题。中古世纪神学研究了救赎论和圣事,而我们这个二十世纪似乎是教会学的世纪。梵蒂冈第二届大公会议就会检讨教会自己(教会宪章),及教会与世界的关系(教会在今日世界宪章)。梵蒂冈第一届大公会议既因环境的恶劣而中断,未竟之工中有关教会的道理最使人感到迫切的需要。教会不仅是一个历史的事实(信证学的观点),还是一个信仰的对象。大家所迫切需要的一个教会学就是由源流中,并以教会在圣神内的生活为出发点来深究教会的奥迹,使得教会的许多不同面貌都能平衡地、和谐地显露出来。在这种种研究过程中,教会似乎慢慢解脱自己,为能集中于基督及圣神。

在教会宪章所讨论的主题中,最使教会面目一新的,是教会为一得救的圣事和互通的「奥迹」这个题目。教会是一得救的圣事或记号,因为它代表并施行救援的不可见的恩宠。教会就是基督的救援本身,是这救援所寄居的社会团体或可见形式。所以本不该将教会分成可见的与不可见的,分成制度和恩宠。但教会这个圣事所指定的那个神性事实到底是什么呢?那个事实就是教徒们与天主圣三本身生命的互通。教会是一个因分享父及子及圣神的合一而集合起来的民族(教会宪章4)。在这个互通的奥迹里,使信徒们彼此合一,并使他们与天主合一的锁链,是爱情的锁链:圣神。可见互通的奥迹这个主题指挥并启发整个教会宪章。也能说这一主题给教会学的每一章投下了新的光线。

教会既一个互通的奥迹,因此目前的教会学是在圣三及圣神的远景下尽且里发挥。天主的计划原来是要使我们借着秘的教会分享基督的「子性」,及父与子之间的互爱之情,那就是圣神。天主在将圣神赐给我们时,是俯就我们,是用衪爱圣子的心爱我们,这样衪将父爱子,子爱父的爱情植于我们心中,使我们能以子的精神「圣神」走向父那里,和子一同说着:阿爸,父。教会不成为其基督的教会,除非它同时也是圣神的教会。

从前的教会学惯于把教会与圣统等量齐观,以教会为威力及权利的所在。今日则不然。今后的教会将被视为全体教民的集团—神学的、圣事的、及弟兄的集团。所有的信老,持有牧职者及一般信友,都以同样的基本身份,即被救赎,并在基督司祭的血中受过洗礼者的身份,组成这个教会。圣统制度的角色无非是使信友间因信仰及洗礼所开始的互通,一天天地增进。圣统制给自己所下的定义是服务,是延长雅威仆人的救赎工程。

有关教会在圣德,修会生活,以及末世论等主题,同样和互通的主题—与天主的互通—有连系,因为圣德无非是分享天主的生命。不过现世教会及信友所有的互通仍是不完全,恒常受到罪恶的威胁而易于破裂的。因此在今世教会及未来完成阶段的天国教会之间,难免没有一种紧张或不调和.上 个不调和基于两个同样不可否认的事实.上方面教会因基督的血,及秘所赐的恩惠(圣神,信仰,圣事),的确已获得了基本的圣德,另一方面,教会的肢体仍不免作恶犯罪。在这个今世与来世的辩证局势中,修会生活—延伸开来就是一切的宗教生活—出来给那已获得的救恩—事实本身及其强度.作证,同时指出救恩的完成仍在希望中。

天主子民的主题特别着重教会奥迹的现世特质,以及它的历史性与社会性。教会的这一种特性,因与盟约的主题相连,也就成了与天主互通的奥迹:是圣善的天主借着赐人生命的爱情之神,为自己准备一个圣善的民族:「一个特选的种族,王家的司祭,圣洁的国民,属于主的民族」。(伯前二,9-10)「天主子民」这个说法所以在梵二大公会议里受到欢迎,是因为它将其他说法。身体,殿宇,配偶——未能完善表达的教会多种面貌都聚集在一起。特别是天主的超越及衪对自己的教会所采的主动,天主计划的延续性,传教及旅途中的教会的活力.直至世界未日教会不停地为集合天下万民而操劳。

教会的传教使命在互通的奥迹下来看便获得其完满的意义。因为一切时代的人都蒙召来组成圣善天主的圣善于民。传教无非是天主子民关怀的表达,深望世上所有的国度都进入基督所建立的爱的互通里。传教的心愿就是圣神的推动,「衪在教文心中激发会一度推动基督自己的传教精神」(教会传教法令4)。天主子民完成传教使命的卓越方法是在人间为自己真实的爱情互通作明确的见证。

一般的信友都认为地方教会或个别教会只是普世大教会的分所,普世教会则是全球的信友在教宗的权力之下结合起来的大集团。殊不知教会宪章虽然不摈弃普世教会的意义,但把重点却放在个别教会上:「唯一的大公的教会就在它们中间,由它们集合而成」(教会宪章23)。事实上,圣餐—这个与天主互通的圣事,同时又是每个集团与普世教会互通声息的行动,就是在地方教会或个别教会内完成的。因此个别教会实在是教会生活的优先地点。

以上这种将教会看做互通的奥迹的观点越在信友心中生根,那么服从也越容易建立。服从的动机不再是畏惧,或保持外在秩序的关心,就像在一个井然有序的城市里一样,而主要是由于信仰和爱德的统一。权威的执行如果是本着服务的精神,必有助于这种服从的实践。最后,由大公主义的观点来看,互通的奥迹使一切基督信徒集合成一个唯一的教会,理想不是重获失去的统制权,而是爱德的合一。教会在为实现基督徒合一而工作时,是渴望完成自已的一个使命,教会本质的最深一层迫使它要实现的一切基督徒与父、子、及圣神之间的完美合一。

大公会议无意对教会学说出最后一句话,有不少未会解决,或未得到满意答覆的问题,大会让神学家们继续去研究。例如在基督奥体的神学里,基督与肢体之间的连系究竟有何意义?什么人算是属于教会的问题应有更新更深的研究。在主教团及罗马教宗的首位之间有什么具体的关系?教会一定需要更长的经验来确定这层关系。教会真实是圣的,同时又真实是有罪的,这该如何解释?修会生活的特征何在?奇恩与职务之间的不调和是属于那种性质的?的确,在有关教会的神学里,论圣神的一章尚付阙如。

4、教会与世界的关系

梵二大公会议及它所颁布的「教会在现代世界的牧职宪章」(「喜乐与希望」)使教会与世界之间所存在的种种关系这一问题大大地增广了辐度。今后的教会学不得不为这个问题特辟一章,以从事崭新的研究。

在中古世纪,教会及世界是相当和谐一致的。但近来由于社会不断俗化的过程,二者已渐渐分家而各自为政。这种对立的局势相持一个相当长的时间以后,现在二者又互相交谈起来,在「祂的教会」通谕及「喜乐与希望」宪章里,教会承认尘俗世界是自由坦白交谈的对方,并肯定世界的独立自主及其多方面的价值(「喜乐与希望」37)教会知道自己借着福音供给世界的协助,同时也承认自己由世界所受到的益处(同4及44)。世界既日新月异,它给教会所带来的许多问题就不是从前尚未俗化的时代所能提出的。为答覆这些问题固然须以福音为指针,但这些问题的确是新的,因为是来自一个很不同的生活脉络。

世界凭其存在及各种价值有着重大的意义的。构成世界历史,缔造人类进步的种种事故和现象,形成一种陷他的语言,教会能够并且应该将它认出。一旦借福音之光,将这些事故体认出来,它们就成了记号:现时代的记号。保有警觉的信仰能在这些事故里看出「造物主及救世主天主的计划,及指挥圣化历史老天主自己」(M. D.Chenu)。例如工人阶级的改进,殖民地的解放,国际性良心的形成,及其他类似的现象,几时把它们看成记号或时代的征兆,它们就变成向福音,向教会,向神学所发出的呼声,催迫着教会要有所行动。无疑上 种与世界的交谈会使教会充实起来。

另一方面教会也能充实世界并为之服务。首先因为教会是一个社团,以它可见的、历史的,及社会的形态能影响俗化世界的进展,共谋人类的幸福。这里果然有一块新的工作园地。教会既然必须走入世界,对于世界的各种情势及问题就不能袖手旁观,例如世界和平,人口爆炸,协助开发中的国家等。对于这些问题,教会无法直接从启示里去寻求解决,因为教会所提供的解决,即便是由福音精神所启发,仍旧不得不从分析教会现状,及尘俗世界不断改变的局势而获得。K.Rahner认为,为研究教会与世界的关系,须有一门新的功课,可取名「实用的教会学的宇宙论」。这门功课放在牧灵神学内专门研讨教会与世界之间不断产生的新关系,而借以找出教会的行动在目前所应采取的形式,并提供方针或实际行动的决策,来协助世界在真正有益于人类救援的路上前进。拉内说,这种当尘俗世界的顾问的角色,属于教会的先知职务。

教会如此认真地正视尘俗世界的建设并与之合作,是因为它看出在人类大家庭的进步及天主国的建立之间有一种神秘的连系。人的努力所产生的最佳果质(平等,自由,友爱)不是最好的原料,用以炼成「正义、和平及爱德的美果吗?」(「喜乐与希望」38-39)。

在这个为建立尘世的未来而与世界合作的方式以外,教会自然不停止它在世界内宣扬福音 的工作。不过认清了世界,并认清了教友在世界内的今世行动以后,教会甘心承认,在宣扬福音的任务上,在俗信友扮演着一个有决定性的角色。他们在日常生活中,在尽职业性及社会性的任务时,借完全合乎福音的生活见证,能显示给世界:耶稣基督内的救援已来到人间,为改造人类,为给人类带来新生命。这种使徒工作是潜进的、深入的,「像酵母一般地」发生作用(「喜乐与希望」31)。

注René Latourelle, S.J. Theologie, science du salut. Essays pour notre temps, 5. Desclée de Brouwer, Bruges. Paris 1968.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