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稣显圣容奥迹的解释

张春申

教会严斋月的礼仪,在四旬期第二主日,不论甲年,乙年,丙年,都恭读耶稣显圣容奥迹。显明地,它把这个奥迹视为走向复活奥迹的踏脚石。有关显圣容奥迹的记录,除了对照音(玛:十七1——13谷:九2—12;路:九28—36),尚有若:十二27——28和伯后:一16—18。我们对于这个奥迹的解释分四段.(一)奥迹叙述的准备,(二)奥迹的中心,(三)奥迹的陪衬因素,(四)的奥迹的历史性。

(一) 奥迹叙述的准备

耶稣显圣容的奥迹,应当属于传教生活的第二阶段。普通大家把伯多禄在斐理伯的凯撒勒雅境内,承认耶稣为默西亚的事件,作为他传教生活的分界点。从此以后,面对耶稣的人群分为两组:一面是拒绝接受耶稣的大部分人群,另一面却有着少数坚决地跟随他的弟子。耶稣自己因为遭受当时权威的反对,同时摆脱群众的政治性默西亚的牵连,所以退出传教工作,专心于弟子之训练。对于这一小群人,他将渐渐地启示自己的奥迹,要他们知道他们所承认的默西亚乃是走向耶路撒冷蒙难而死,然后复活的人子。

在走向耶路撒冷去的行程上,三位对照福音的作者都记录了耶稣三次预言自己在耶路撒冷的死亡与复苦(玛:十六21;十七22—23;二十17—19。谷:八31;九31,十32—34。路:九22!九36—34,十八31—33)。这里我们无法严密地分析每一次的预言和预言后的种种反应。大体上我们可以说,每次耶稣预言后,总是有

165

弟子的不了解与不接受的反应。伯多禄之谏言而受到耶稣的惩戒便是一个例子(玛:十六21—23)。三位对照福音的作者都相似地指出宗徒对于耶稣预言的消极反应,而耶稣便针对他们的态度发表十字架的教训。譬如耶稣惩戒伯多禄之后,在玛窦福音中,接着便记载背十字架的必要(十六24—26),而且将来人子要在光荣中予以赏报(十六27—28)。总之,按照思想结构,耶稣走向耶路撒冷,路上三次预言死亡与复活的记载,都是具有这样一个格式:预言——宗徒的消极反应——耶稣的教训与对未来的希望。因此三次预言不只是有关耶稣自己的未来,其实也是有关弟子的未来。这个未来的奥迹有着两面:光荣的一面和黑暗的一面。每次弟子在黑暗一面前不安与忧闷,每次耶稣仍旧表示坚决地接受痛苦,同时也把光荣一面提出。

走向耶路撒冷的行程,为耶稣虽然是走向死亡,但是不可分离地也是走向光荣。可是为宗徒好象只是一个走向死亡的悲剧。为耶稣他自己的去世(Passing)显明地是一个完成,可是为宗徒这是一个谜,一块绊脚石。耶稣每次给他们疏导,把谦卑与光荣,可耻的死亡与三天后的复活,痛苦与赏报常连结在一起;但是这样的预言日在复活与天主圣神降临之前,在他自己尚未在光荣中把十字架的绊脚石消除之前,宗徒们无法了解。

耶稣显圣容的奥迹,便是天主圣父针对宗徒们的态度,对三位特选弟子,在极短的时间中,启示他儿子的光荣。三位对照福音作者都在第一次预言死亡与复活之后,编插这段显圣容奥迹。再者,我们可以见到福音作者都在耶稣疏导宗徒与显圣容奥迹之间,写着一句非常难懂的话:“我实在告诉你们,站在这里的人中,就有些人在未尝到死味以前,必要看见人子来到自己的国内。”(玛:十六28)这句话的原来意义该是关于末日人子降来,但是三位福音作者都把他懂成耶稣在疏导宗徒之后,

166

预报不久将要发生的显圣容奥迹。而且教会中不少教父也是作如此讲解,以为耶稣在这句话中,报告有人要提先见到光荣中的人子。

为此,我们由显圣容奥迹的记录的前后分析,可以知道这个奥迹给三位特选弟子预先见到末日的光荣,向那些因了预言而垂头丧气的弟子,天主圣父好象说;他们应当抱着信心跟随耶稣,走向十字架与光荣的复活。

(二)奥迹的中心

显圣容奥迹的记录中充满了圣经名辞,如果我们想比较有次序地研究奥迹的意义,必须先把中心思想提出。而一般说来,大家认为奥迹的中心是天上来的声音:“这是我的爱子,我所喜悦的,你们要听从他。”(玛:十七,5)这话使我们想起耶稣受洗时的天上声音(参阅拙著:耶稣受洗奥迹的解释。中华学术院天主教学术研究所学报第一期,十七—二七),只是增加了一个听从耶稣的命令。因此,在这句话中,我们可以认出耶稣的三个名号:天主之子,天主喜悦的仆人,像梅瑟一样的先知。但是又因为整个显圣容奥迹记录的内容与达尼尔第十章有关,所以人子的名号也该包含在内。

耶稣是天主之子:为福音作者,天上声音所说的爱子,不该只指默西亚,而且也指耶稣是天主的独生子,“先存的儿子”。这层意思是初期教会默想了圣咏第二首:“上主对我说:‘你是我的儿子,我今日生了你。’”,而对于耶稣神性的承认。福音作者愿意将显圣容奥迹与受洗奥迹互相对映。耶稣在受洗时,如同其它以色列人一样,好似罪人走近若翰,天主圣父却宣告他是自己真实的儿子。现在,在他预言苦难之后,天上的声音向三位弟子,公开承认耶稣是自己的爱子。

167

耶稣是上主仆人:玛窦云:“我所喜悦的”,路加云:“我所简选的”,无疑地使我们想起依撒意亚所咏“上主仆人”的诗歌。(依:四二1)

耶稣是像梅瑟一样的先知:申命记十八章十五节,已在梅瑟曰中说:“上主你的天主,要由你中间,由你兄弟中,为你兴起一位像我一样的先知,你们应听信他。”而伯多禄在耶稣复活后,便将这话应用在耶稣身上(宗3:22),所以耶稣便是一位先知。其实天上声音的命令:“你们要听从他”,已经足够说明耶稣是先知。谁拒绝他,要自民间铲除,谁跟随他背十字架,要得到复活的光荣。

为此,显圣容奥迹的中心思想,乃是天主圣父向三位弟子,宣告耶稣是自己的爱子,喜悦的仆人,像梅瑟一样的先知。他们应该听从他,由十字架走进光荣。

除此以外,圣经学家以为显圣容与迹的整篇记录反映着达尼尔第十章。因此,耶稣的人子名号也隐含在内。

(三) 奥迹的陪衬因素

我们已经把奥迹的中心意义提示出来,为使这个中心更为显著;在记录中尚有不少陪衬因素——高山,光耀,梅瑟与厄利亚,帐棚,彩云——。我们也要简单地加以解释,为说明奥迹的意义。

高山:耶稣单独领着三位门徒上了一座高山。高山乃是许多宗教的起源地,天地相接之点。雅威降来也在山上(出:十九20)。可是我们这座高山没有名称,传统上说这是大博尔山,而今天的批判家更以为是斐理伯的凯撒勒雅北部的赫尔孟山。其实这样勉强的搜寻,正失去了福音作者没有将高山命名的真意。他们愿意指出耶稣舍弃了熙雍圣山,选择犹太地区别的一座山。熙雍在圣经中是雅威的住处,

168

默西亚的地区(咏:二,6),也是世末万民来朝的地点(依:二,2-3)。然而耶稣选择另外一座高山,因此超越了熙雍在传统上的尊严与高贵。这是指点一个新的时代。

如果我们注意玛窦福音,那么高山的意义更为清楚。福音起初有耶稣受诱的极高的山(四8),魔鬼以世上的一切国度及其荣华来诱惑他。而在福音之终又有耶稣指定的山(二八16),那里它将授权宗徒往训万民。而在两者之间,有着显圣容奥迹的高山。三处记录有着一个上升的层次,在第一座高山上,耶稣拒绝魔鬼的荣华,而在第二座高山上的显圣容,正是耶稣责斥伯多禄为撒旦之后,天主圣父提先赐给他光耀的显露,最后在山上,他说“天上地下的一切权柄都交给了我”(玛:二八18)所以,如果我们观察玛窦福音的安排,显圣容奥迹实在是导向复活的踏脚石。其次,在这里尚有圣经学家指出,耶稣是新梅瑟的思想,也在这高山的陪衬因素中可以看出。天主的启示是在高山上:在西乃山上,梅瑟接受了石版(出:三一18),也在这山上,天主显现给厄里亚(列上:十九8),现在天主圣父向光荣之子说话是在一座新的西乃山上。这层意思有人在玛窦与马尔谷的显圣容记录的第一句话“六天以后”中已经看出。出谷记说:“梅瑟上了山,共六天之久,第七天上主从云彩中召叫了梅瑟”(二四15-16)。如同梅瑟在第七天上进入云彩,同样新梅瑟在“六天以后”显圣容。否则,我们实在不易注解二部福音所写的“六天以后”的真正意义。

光耀:耶稣在三位宗徒面前变了容貌,福音作者用了默示录文体描写他的面貌发光有如太阳,他的衣服洁白如光。耶稣这个光荣,正是他在预言苦难之后,向宗徒们所说的人子要在他父的光荣中降来的光荣(玛:十六27;谷,八38),只是现在提先在三位弟子前显现出来。所以耶稣的显圣容,正是如同上面所说的,在预言受苦的背景上,天主圣父给与宗徒的保证。

169

而且我们还该知道,在圣经传统中,光荣只属于天主,只有天主是光荣的。现在这个记号在耶稣身上出现。这并不如古经中梅瑟的面部,因了与上主交谈而发光,反映出的是天主的光荣。耶稣的光荣出于他的内部;这个光荣在圣诞夜里环照牧童(路:二9-10),后来斯德望(宗三13),保禄(宗九3)都要见到。

梅瑟与厄利亚:对于二人的同时出现,圣经学家有着许多不同的解释。普通而论,梅瑟象征法津,厄利亚象征先知。但是天上的声音说:“听从他”,这使人想起的是像梅瑟一样的先知,而不是厄利亚。也许厄利亚之出现,象征默西亚之前驱。可见二人在显圣容奥迹中的意义,有着不同的解释。

在辣比传统中,有着这样一个说法,天主给梅瑟说:当我遣发厄里亚来的时候,你们二人应当同行。也许这个传统影响着显圣容的记载。梅瑟大先知偕同默西亚的前驱厄里亚,一起来向最完美的先知致敬。

由于厄里亚之出现,当他们下山时,便讨论这位先知,耶稣将厄利亚与若翰相比,他从若翰的为义致命,又提起人子的要受磨难。路加福音没有记载这段下山时的讨论,但是他告诉我们,在显圣容时,耶稣同梅瑟与厄利亚,谈论自己的去世,即它在耶路撒冷必要完成的事(路:九31)。这里所说的“去世”,实在包括耶稣的死亡,复活与升天。因此,我们可以说,梅瑟与厄利亚的出现,多少与耶稣的未来有关系。

帐棚:有人说伯多禄的话是东方人对客人的礼貌,有人说此时正值帐幕节,因此引起伯多禄的话,也许最为容易的解释,乃是帐棚象征永远(路:十一9),伯多禄此时想起未世来临而说了这话。

170

彩云:伯多禄要搭三座人手所造的帐棚,彩云降下遮蔽了他们。帐棚出自人手,彩云来自天上;帐棚给人黑暗,彩云给人光明。古经中,彩云乃是天主显现的标记,在耶稣显圣容的山上,彩云下降,是天主临在的标记。

以上我们将陪衬奥迹的一些因素,简单地注解过了。其实这些因素,不过是以默示录文学的类型,把奥迹的中心意义再加说明而已。总之,三部对照福音对于耶稣显圣容奥迹的记录,都是在预言苦难的背景中,为光荣的复活安置一块踏脚石。由此可见,教会的礼仪,基本上非常正确地应用了那些福音材料。

(四) 奥迹的历史性

我们解释了对照福音记载的显圣容奥迹之后,很自然地会问究竟整个奥迹的历史价值有多少。好些批评家以为显圣容不是耶稣生时所发生的事,而是福音作者把耶稣复活后的一个显现,提早记录在耶稣生时。这样的假定不易为人信服,因为它与记录中的许多材料不能配合。耶稣复活后的显现目的使人认出他的真面目,所以不应该变容。而且复活后的耶稣隐藏自己的光荣,所以也不应该会有显圣容奥迹的光耀。至于天上降下的彩云,梅瑟与厄利亚,以及伯多禄的话等等因素,实在无法适合复活后的耶稣。相反三位弟子之选择,宗徒们之不了解等等,都反映耶稣生时的情况。因此,我们更自然地在显圣容奥迹中,看出天主圣父在耶稣生时对于人子使命的印证。

然而另一方面,在这事实上,我们又不能不承认福音作者所用史料的自身具有的文学类型。显圣容奥迹的记载相当清楚地显出默示录的类型,以及传统上天主显现含有的因素。譬如上山,显现,使

171

命,下山四个步骤确是最基本的描述天主显现的类型。这可与出谷记中相似的记载互相比较。

总之,我们认为耶稣显圣容奥迹的记载,并非传奇性的创造,而是一个历史中心事实,外面包围着文学类型的因素。这是宗徒时代的特点,往往在耶稣事件上加上神学解释。我们解释的对照福音中的显圣容奥迹,基本上含有天主圣父对于自己爱子的启示,而文学类型把这中心事实在神学思想中发挥。如果我们继续研究若望福音,大概可以得到相似的结论。

耶稣显圣容如果是他生命中的一大奥迹,我们也许会惊讶为什么第四福音好象没有记载。但是这仅是初步的印象,事实上若望并没有失掉这段记录。为若望而论,耶稣的整个生命是一个悟久的显圣容,“于是圣言成了血肉,寄居在我们中间,而我们见到了他的光荣,正如父独生者的光荣,满溢恩宠和真理。”(若一14)不过,在一个特殊的时辰上,天主子的光荣更是明确地显现了出来。这是在他荣进耶路撒冷之后,有些希腊人前来见他(若:十二21-22),在这情况中,若望福音记载了一段可以与对照福音中显圣容奥迹比较的文字,我们先抄录在下。

“耶稣回答他们说:‘人子要受光荣的时辰来到了,我实实在在告诉你们:一粒麦子如果不落在地里死了,仍只是一粒;但如果死了,才结出许多果实来。爱惜自己性命的,必要丧失性命;在现世憎恨自己性命的,必要保存性命入于永生。谁若事奉我,就当跟随我,如此我在那里,我的仆人也要在那里,谁若车奉我,我父必要尊重他。现在我心神烦乱,我可说什么?父啊!救我脱离这时辰罢!但正是为此,我才到了这时辰。父啊!光荣你的名罢!”当时有声音从天上来:“我已光荣了,我还要光荣。”在场听见的群来,便说:“是打雷了”另有人说:“是天使同他说话。”耶稣回答说:这来的声音不是为我,而是为你们。

172

现在就是这世界应受审判的时候,现在这世界的元首就要被赶出去,至于我,当我从地上被举起来时,便要吸引来人来归向我。”(十二23-32)

这段文字与对继福音中,当耶稣预言受难,以及弟子表示难于接受后,所有的训诲与疏导,具有一样的性质。甚至文字上也显出相似,譬如:玛:十六25-27“因为谁若愿意救自己的性命,必要丧失性命,但谁若为我的原故丧失自己的性命,必要获得性命。因为将来人子要在他父的光荣中同他的天使降来,那时他要按照每人的行为予以赏报”而在这段记录中,若望福音也有天上的声音:“我已光荣了,我再要光荣。”

天上的声音说:“我已光荣了,我再要光荣。”那是答复耶稣的祈祷:“父啊!光荣你的名罢!”。光荣圣子,便是光荣父的名,在耶稣的生命中,自他受洗开始(若一31-34),他的一切宣讲与工程,都是天主圣父的光荣的证据,也是耶稣自己的光荣,所以天上的声音说:“我已光荣了”,现在耶稣临近受难与复活,因此这声音还说:“我再要光荣”,因为巴斯卦奥迹乃是耶稣的光荣的圆满。可见,基本若望的记录与对照福音的显圣容奥迹,同样是天主圣父为圣子的光荣,预先作证。二种记载中的天上声音,都是在光荣走向苦难的耶稣。不过,若望福音没有对照福音的文学类型,因此我们见不到高山,彩云,光耀,梅瑟与厄利亚等等因素。这里天上的声音已经不是为三位特选的弟子,而是为四周的群众。事实上,对于信者,耶稣的一切工程,他的整个生命都是来自圣父的光明。

总之,在若望福音中,我们可以发现对照福音记载的显圣容奥迹的历史中心。现在我们再读伯多禄后书:

“我们将我们的主耶稣基督的大能和来临,宣告给你们,并不是依据虚构的荒诞故事,而是

173

因为我们亲眼见过他的威荣。他实在由天主接受了尊敬和光荣,因那时曾这样的声音,从

显赫的光荣中发出来,向他说:‘这是我的爱子,我所喜悦的。’这来白天上的声音,是我们同他在那座圣山上的时候亲自听见的。”(一16-18)

这里我们又可发现显圣容奥迹的中心材料,而如同若望一样,并没有默示禄文学的类型。只是伯多禄后书已把这件事实作为基督再来的证据。

因此,根据了不同的传统材料,我们应当承认天主启示自己圣子的中心事实,其实这只是“圣言已成了血肉”在特殊时辰中的一个表现。谁若接受这个基本信仰,不论在对照福音或若望福音中,都可以看出天上声音的真正意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