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精神治疗看情绪成熟

Alferd R. Joyce, M.D,F.A.P.A. 著 朱蒙泉 译

成熟,尤其情绪成熟已是一个非常热门的问题。社会工作者,精神治疗家,心理学家们在讨论这个问题;神修学家,伦理学家,神学家们也在讨论这问题。讨论的角度虽然不同,讨论的核心却都殊途同归。本文作老乔埃斯医生为一位精神治疗家,亦为美国精神治疗委员会研究员。以他多年精神治疗的经验写出了这为内容丰富的专题文章,该文登载于「现代神修学」一书的第二十章。虽然全文中尚有重覆之处不够综合,而所说的都是金科玉律,译者不敢轻易删改。今将全文译出,特别献给有志善度神修生活的同道共享。

情绪成熟的定义曾难倒了许多人,比较完整的素描至今还是捉摸不定,其原因可能由于过于完整的定义往往会失诸抽象,因为实际上在世间生活的人中没有一位在各方面都成熟的。幼时建立起来的自卫机构,多少在成长时还存在不变:父母的态度多少影响着成人的行为,在现实世界面前很少人以簇新姿态去体验它,而大多数人都将目前的经验当作不过是童年经验的延续和反映罢了。

下列三问题有助于描述情绪的成熟:

1、在童年的各阶段中,有多少情绪的反应会顺利发展?

2、本能驱力曾否获得顺利疏导?

3、本能驱力,现实世界和个人良心三方面的要求,是否顺利取得乎衡和协调?

现在试将情绪成熟的特质略述如下:

一、保持童心,除去稚气

顺利发展的幼年时代有助于多方面的成熟。这样的人到了成年,不必为解决幼年时代的冲突或徘徊在过去伤感中消耗自己的精力。人格必需建立在坚固的基础上会才成熟。任何人若对自己或环境失去了信心,很难有自动自发的生活,往往也不能完成独立的人格,建立起自我鉴定的意识,使他脱离父母的扶持。

能在社会合理要求的限度内自由活动的人,已经在成熟道路上跨了第一步。他不在反覆地怀疑自我鉴定的正确性,也不必对自己的狂妄加以苛责。他不必再为争取自由而奋斗,因为他已经获得了自由,他只要负责地善用自己的自由就是了。

事实告诉我们,不少人靠着别人的协助和自己的努力,治愈了童年的创伤,他们往往将自己从幼年的冲突中解放了出来。逆境纵使不该冀求,但无可否认的,有时它对人有着坚励的功效。长大成人并不是否决过去的经历和童心,幼年时有了良好的基础,长大成人还会保持着清醒,兴奋和友善等幼年时的优长。一旦人能接受过去的遭遇而不受它的困扰,他就不难随机应变地去应付新的环境。

有人问在成年期中什么可以改变,什么不能改变?初生的婴孩可以遵循发展的路线何止千百条。遗传虽然带来相当的限制,展开在眼前的还有许多发展的可能性。碧眼珠决不可能变为黄眼珠,因此每进入一个新阶段时,发展的一部份路线就会断绝,然而新的路线随之开启。人必须奔往发展的前程,往后退缩便是病态的绝路。

在早期的发展中,儿童受遗传,环境和父母的影响非常巨大。进入成熟时期,人对自己的自由意志越加重视,他实地体验到自制、自主、自我肯定,自我决断的能力。成熟的人能够自由选择,并发掘自我发展的新路线,不受环境或父母的牵制。在某程度来说,他实在是自己命运的主人。

二、智慧

智慧是成熟的第二特质。只有知识不能算成熟,因为有知识的人很多,而成熟的人较少。只有能将知识应用在实际生活中才算成熟。他能分辨有关大局和无关紧要的知识。他能超脱个案而进入普遍观念之中。儿童常从实体特殊方面去看事,成人则从抽象广泛处去着眼。在成熟人的眼中世间一切并非黑白分明,不像幼童看得那末单纯。因此,所谓成熟是指识别毫毛和区分细节的能力,并且知道多数事件通常都发生在两种极端之间的。

成熟人看出自己知识不足,感到还需要不断学习。从本身的经验中去获得簇新的彻悟,理解和恕忍的态度。从全部经验里去建立对世界广阔的看法。他在舒顺的情绪和坚定的自我问取得平衡与协调,因此在兴奋时不致于落于散漫松弛,行动时常有计划和远见。既然扬弃了童年和青年的可塑性,他却获得了成人的适应力。他不再为定型的思想习惯所约束,他常会从别的角度重新来估计,采用晚近的资料,来修正所持的原则。

成熟的人日日新,又日新地不断地改变着自己,他放弃了旧日的兴趣,需要的话,甚至过去的朋友和职业亦得放弃,至于尊重他人的感觉和道德的完整等基本价值则会拳拳服膺,永守不渝。

智慧使人以哲学家自居,对喜、怒、哀、乐有相当的节制,他的兴趣是多方的,他富有幽默感,他喜爱讲、听机智的话语,对人生喜剧有其独到的观察。

三、与现实界游,能随遇而安

成熟人在现实的世界中可说如鱼得水。即使许多成熟人不一定有相同的看法,大家对现实的判断还抱有共同的原则和出发点,至于不十分确定的事件,各人都会持着不同的意见,在颠扑不破的事实前决不逃避,也不退缩,而去全部据实接受。即使他有所厌恶并设法去改变厌恶的事,但对事实决不作任何幻想。成熟的人必需放弃以感觉为生活指南,而代之以现实为行动原则。

他决不梦想用魔术或幻觉来改变事实,他尊重他人格的尊严,只有必要自卫的时候才偶尔用武,即使在动武的时候也知道有所节制。他知道等待和容忍,非到紧急情况中,他不轻易设法立刻改变现状。

人的实际经验越大,越会发现生命充满着不能立刻解决的问题,因此在无法判断或不能解决问题之前,不作任何武断,或采取偏激的行动。

四、安然与自己相处

不肯正视自己的人,很难能够面对现实。他既然不能逃脱自己,就得廿四小时与自己安然相处。他得认识自己的缺点与限度,他非但得容忍自己的缺点和限度,有时还当会因自己的缺点和限度由衷发笑。成为成熟人的重要因素,恐怕要算认识自己内在需要,渴求和冲动了。他当对自己的感受自觉,会控制它们并表达它们。不成熟的人是将感觉排斥在自觉之外,任下意识所玩弄。

成熟的人务须对自己的感觉有深切的了解,有了这自我的了解,才能导致对他人内心有所洞悉。趋向成熟的人不一定无分于罪感或焦虑,但他们能够不使之越轨,视之为人性的一部而接纳它们,甚至能积极地利用其动力。由此,成熟人会接受自己的肉躯而生活,不论其健康或病弱,俊美或丑恶,强壮或衰退,都不折不扣地接受。

五、人际关系

幼时与别人在情绪上有过积极良好的关系是正常发展的根源,他不论在与个人或大众交往中,都有隶属于整们人类的同体感,抱着四海之内皆兄弟的心意。虽然他会对许多人一视同仁,但却不将别人当佗无个性,无缺点和无优长的人看待,他泛爱众人,但仍能保持长幼有序,亲疏有别的关系。不论他是否以家为生活中心,他知道自己很需要与人建立温存的人际关系,他接受并给予爱情毫无畏惧,也不会感觉不安,他不怕因给予和接受会有损自己的道德完整。他知道维持五伦关系会要求人在情绪上付出许多代价和债务。与人往来中,他以人为真正往来的对象,而不以自己对他人的印象为依据。

任何人一旦完全认识并接受别人,便会对他人人格抱有尊重和同情心,不再去苛求别人的爱情,因为他能安然与自己相处,唯有安然与自己相处的人才会自尊尊人。这恻隐之心令人关心社会问题,纵使他不直接为重建社会秩序而努力,不会因此感到愧对他人。因为除了社会教育与心理卫生外,尚有其他值得努力的工作,他会在自己的岗位上力求改进,间接有助于社会秩序的重建。

六、成熟与宁静

成熟的人喜欢与人交往,但并不依赖同伴的友情,他愿在宁静中思想又在宁静中与自己为伴,他愿将时间花在阅读书报,欣赏五乐,从事园艺或其他的随心所好的事上。有自娱的闲情,方足以充实社交生活,有空学习,始能将学习得到的贡献出来。对别人的需要有着敏感的人,才称得上是民主主义的信徒。自尊和自谦在他身上融为一体,他知道与任何人交往都可以得到满足,从任何人都可学得新知识。他对别人所讲的话发生兴趣。成熟的人在尊高的人前,不致过度谦恭,在卑位的人前,不致目无余子;但也不致因此轻视尊贵者,过于卫护弱小者。

成熟的人不轻易整批地接受他人的判断或价值观,他寻求合乎理性和前后一致并与事实际吻合的价值系统。思想的自由和解放是成熟的人适应与创造能力的自然结果。有时他的独创思想会与社会陈规发生龃龉,似是而非在寻常生活中他会符合社会的要求而度日,他不会故意矫作立异或故意触犯法章。何时迁就,何时坚持,何时说话,何时缄默,都恰到好处。在价值观中,他清楚分辨出主要和次要的层次,他将行动与宁静配合得天衣无缝。

真正的成熟人不论在宗教、政治、道德、思想方面都有坚持固执的信念。在日常生活中成熟人和常人一般有着相似的经验和态度,有时胆怯,有时勇敢。然而当众人气馁的时候,他便会发出大无畏的精神来,勇敢负起当负的责任;另一方面他却不致于给人那样勇敢的印象,使人妄想他永不会死亡。正确地来说,成熟人能面对死亡,接受自己有限的成就,承认自已成就的价值,对自己的价值有着正确的判断。他在危险前仍能保持镇静,不致因惊慌而临阵脱逃。

七、成熟与幸福

成熟的特质按以上所描述的似乎充满了痛苦和代价,实在无幸福可言;其实成熟的幸福就产生在成熟的过程中。他一面知道许多事件超越自己的控制和影响能力,对这些事他只有忍让。另一方面他既身为自主的人,决不让命运摆布一切,只要力有所逮,一定用自决来掌握自己的前途。他知道在生命过程中,将要不断遇到鱼或熊掌的选择,每次选择都会给他带来相当的代价。他当忍痛放弃许多工作与经验的机会,他知道这是有限度生命当付出的代价。

虽然有这些痛苦与代价,他知道生命的偿报是由成长中孕育出来的。渐渐成熟的人,会感到自己曾爱过别人,自己也曾受人爱过。他善尽了天职,对人曾有过不灭的影响,曾把握住许多行善的机会。真正的成年人当他远离童年时却并不失去童年的优长。童年的情愫如孩提时的自发,学龄前的好询问,善享受的能力,入学后隶属的需要和好奇心理,以及青、少年时的理想和偏激,都完整地保留在他心中。他进一步地将这些童年的优长渗透在成年的生活方式中,被成年人的稳定,智慧、知识、对人敏感、责任心和坚强所美化。八、总 结

现在简单地将情绪成熟的人在感觉和行为上的表现排列出来,使读者有一个较清楚的观念:

1、给予爱情与接受爱情的能力:(1)能自娱娱人,(2)有客观自我评价,(3)自由自在的接受享受与逸乐,而无内疚,(4)接受别人赞赏而不感局促不安,(5)接受命令,而不因此有任人指使或压迫的感觉,(6)用言语和行动适当的表达自我,而无愧怍,(7)敢给人出命,不怕惹人不喜欢,(8)敢冒失败的危险,(9)对创造机会有信心,却也不错过现成的机会。

2、行为的独立自主:(1)肯与人分享自己的财货与亲人的爱情,而不感觉受到威胁,(2)对自我和处境有客观的估计,对自我有合度的信心,(3)对家人的后缺失有正确的评断,仍完全加以接受,(4)对自己才能有正确的认识,却感到没有向人宣传的必要,(5)有合度的自尊,(6)常平心静气,但必要时也人会表达忿怒,并为保护权力而力争,(7)感觉无须控制他人,(8)接受责任,切愿成长,(9)有自恃独立的感觉,(10)生活积极,(11)有隶属于被人接受的感觉,(12)虽发现不能使人满意,还能接受这事实,(13)赞赏并重视一己的个性,(14)迅速决定,不迁延耽搁,(15)接受自己和他人的独特性而认之为正常的。

3、有成年人的感觉:(1)体认身心健康的条件,(2)知道乘势待时,(3)工作与休闲平均发展,享受此刻,又在计划未来,(4)发展新兴趣,享受新嗜好,(5)追求伦理和精神价值,(6)娱乐与人和谐合作。

4、建设能力:(1)积蓄有节,耗费有度,(2)会享用财货,(3)对人有表达爱情的能力,(4)接受别人的批评,而不致因此丧气,(5)甘心接受世间没有什么是十全十美的事实。

5、对父母以常人待之:(1)事亲以真诚的孝爱所热忱的服务,(2)有正常的性生活:接受自己和异性的差别。

6、与人能深交,而能保持内心的自由。

成熟的人不论对自己,对爱他的人或所他所爱的人都具有信心。他能恰到好处地对待憎恨他的人或他感到可憎恨的人。他抱着信心去应付任何混乱的局面。能改变的局面,他竭力去改变它;不能改变的,他努力去应付他;在这不得不去应付的时候,他不会对自己有所怀疑,因为他的自我坚定不摇。在没有十分把握的处境中,他不会因此焦急,因为他把这种处境当作对他能力的挑战。他的安全不是一种沉寂幽禁的安全,而是一种自由解放的安全,他的安全在于他能禁受得住不安全。

本文译自:Alfred R, Joyce: “Psychiatric Concepts of Emotional Maturity” in Contemporary Spirituality, ed, by Robert W. Gleason, S. J., The Macmillan Company, New York 1968.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