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修、静默、祈祷4

三、祈祷
昨天提到的独处,不是孤独而已,而是唯独与神相处,英文表达也许比较清楚:“Not being alone, but being alone with God!” 这是所谓的独处;静默也不是不讲话,而是只跟神讲话。这两个课题与幅度都必须靠祈祷来完成。保禄在《得撒洛尼前书》提醒他的信仰团体成员:要「常常欢乐,时时祈祷,事事感谢」。时时不断的祈祷,是隐修士们所追求的生活,也应该是任何人所追求的。如何做呢?当谁若愿意开始过比较好的、认真的神修生活,立刻会经验到魔鬼的阻挠!最简单的例子就是各种的分心,当我们一祈祷,所有引人分心的因素全都出现了。有千百种理由让人不祈祷:工作很忙、照顾穷人等;甚至是非常「神圣」的理由,如:牧灵工作、探访教友、神学生要神学考试 …。

所以,当我想要追求天主时,魔鬼也立刻来捣蛋。那么,到底怎样才可通往祈祷之道?我分三个幅度来介绍,首先我要说明一般人对祈祷的误解;其次介绍「心的祈祷」(pray for heart),最后,再和大家谈谈,如何在现实具体生活中做到时时祈祷。当然,我必须先声明,我所介绍的并不表示自己做到了!古云「不因人废言」,因此,我还是鼓起勇气跟各位谈我尚无法做到的事,愿意和大家一起努力。

1有关祈祷的误解

前面曾经提过,没人否认祈祷的重要性,没有人不知道我们应该把祈祷摆在最重要的位置。对于祈祷有许多的「应该」,然而,事实上大多数的人几乎都不祈祷。这是一个非常吊诡的现象。大家都是心想,却做不到或根本不肯努力尝试。总会在祈祷时发现:等一下吧,我先去打个电话;再写两行字;再回个信;再读几分钟书等等,最后就不祈祷了。有一次,我使用网络电话和一个美国的朋友谈话,我说:对不起我要挂断了,因为修院打钟,祈祷念日课时刻到了。大约一小时后,我们午餐结束回房间,发现朋友还在在线,就继续跟他通话,想接着刚才未完的话题。对方说:「神父,二十多年来,你是第一位为了去祈祷而挂我电话的神父。」我跟他说,我也是在慢慢学习中。

许多人都误以为祈祷只是理智的行为,以为是跟天主说话。其实,这不能说是错误,但是,我们不能停在现况,该更进一步去看,就是所谓「更」的精神。我们以为「想」天主或「思考」天主就是祈祷,我以前也是以为如此,读神学时考「基督论」就想基督,考圣神时就想着圣神,多好!我们把祈祷当成是智能的活动。当我们不断在祈祷中跟天主讲话时,会发现很受挫折。好像讲的天主并没有在听,我们求的天主没有答应,我们变成自言自语。我们去想天主,钻研天主的奥秘,让天主成了我们理智活动的对象。有一句圣经上的话很可怕:「你自以为认识天主吗?魔鬼比你更认识!而且怕的打颤!」走向理性的信仰主义时,结局常令人沮丧。我们在信仰里用脑太多,听讲太多。我们以为听到就有了,好像现在大家都去买理财专业书,以为这样就会理财了,没想到财不在自己身上,只是跑到写书作者的荷包里去。我们不自觉就陷入这种困境里,其实教会已经开始对这种理性的活动,有了公开的响应。如基督徒的禅、静坐等,就是对此反省而有的回应;圣神同祷会、心灵治愈等大都也可以归为这一类。因为教会发展到了一个地步,发现不通、有困境,而这些新的东西正好出来,一下子造成风潮,至于能维持多久?很难说,也许会走到另一困境中也说不定。

神父们最常被问到的问题之一:「请教我们如何祈祷?」我最怕这类问题,因为很难讲解。祈祷相当程度和读经一样,要先做再说。我们都希望,先懂了才开始,但事实上很少事情是懂了之后才开始做,大多是先尝试错误。许多人今天头一遭跟着修女一起诵念日课,不知道各位用拉丁文咏唱天主经时感觉如何?多少跟着去体会其中韵味也很好,本笃修女的职责就是祈祷。有很多方法可带领人祈祷,「泰泽祈祷」就是安排一个情境,一群人在那里持续地祈祷,后来的人就开始不停加入。这是因为良好的祈祷本身就具有极大的吸引力,这就是我们努力的目标!

2 心的祈祷

让我们回到我们的主题。我们「想天主」想的太多了,我们有太多跟天主有关的知识与概念,然而,我们的心却离天主很远!真正的祈祷是从心里发出来的,请大家不要误解,以为过去所做过的都是假的,其实是很难透过言语去表达。什么是心的祈祷?是要从「心智」(mind)下降到「内心」(heart),「沉入内心」后,发现自己单独地站在那里,面对天主的临在,这时不是没有mind,而是和heart合一了!即人站在天主面前,这本来是希伯来语对「心」的解释。 圣经所讲的心是指整个人的中心,是知觉、感受、了解、表达自我的中心,这个心就是天主临在之处。别忘了消极面,这里也是魔鬼不断设法攻击之处。这两天建议各位练习的呼吸操练,就是去经验天主临在,也是找到自己心的一种方式,经由心可以发现通往天主之路。因此,真正的祈祷是让整个人临在天主面前,完全的投靠祂,且毫无掩饰。事实上,我们在天主前什么也掩盖不住,圣咏说:我逃到日出的东方,海的西方,祂也在那里!无论到哪里,都逃不离天主前,没什么可以隐瞒。当我可以在天主前不隐瞒时,我这个人打开了,发现祈祷就穿透一切,渗透了整个人!这不是「感觉」,而是已「知道」,圣经上「知道」这个字的意思是「爱」最深的表达!

那么,到底该怎样操练祈祷?

1).简短、单纯!如同大家听过的短颂祈祷,又如《圣山沙漠之夜》一书中所提到的耶稣祷文。试看圣经中最杰出的两个例子:一是税吏的祈祷,只有一句话:「主阿!可怜我吧,可怜我这个罪人吧!」他回家之后成了义人。另一个感人的例子是与耶稣同时被钉的强盗的祈祷:「耶稣,请你纪念我!」耶稣说:「你今天就要与我一同在乐园里!」这两个例子表达了丰富的意义。简洁单纯的祈祷能让我们集中注意力,透过专注而从mind沉入内心,聆听心中天主的声音。在不断反复诵念的短祷内建立一个宁静的空间,使人跟神同在。

2).第二是之前讲过多次的纪律,要不断地祈祷。得前五16:「应常常欢乐,不断祈祷,事事感谢。」其中常常欢乐与事事感谢还比较容易做到;但是,什么是时时祈祷、不停的祈祷?当然不是不工作的借口,而是尽一切力量祈祷,也努力工作赚取生活所需。有一位苏俄的朝圣者向大师请教:如何做到时时祈祷?答复是要他利用很简短的祷词,使整个人跟祈祷结合。师傅同时教了他「耶稣祷文」:「耶稣基督,天主子,求祢垂怜!」随后,这个隐修士开始徒步朝圣,并且不停地诵念这个祷文。经过一段长时间后,他发现祷词已经深深的沉入内心,每一个心跳都对他发言,不断重复。他停止了口祷,去聆听内心发出的祷声。从开始朝圣、口诵祷文、直到最后听见内心呼唤,经历了相当长的时间。但是,从那时开始,无论说话、饮食、工作,内心的声音不断!这即是时时祈祷。

3).祈祷包含一切。当我们经验到祈祷成为整个生命,不停的祈祷成为内心的呼唤,整个存在便成为祈祷。在与神相遇的情境里,是没有阻碍的,可以包含一切,拥抱世界!当我们用隐修士古老传统的短颂不断祈祷,真正回到自己的内心,将慢慢地体验到我们的心被转变成天主的心,这就是隐修院灵修的目标。我们修会香港的雷永明神父,很喜爱念玫瑰经。有一次,他在下雨天搭公交车外出服务,他在铜锣湾等公交车时不断地念玫瑰经,等待他的人发现时间已经过了许久,他都没有出现,大家开始紧张地到处找他,后来却发现他撑着伞仍站在铜锣湾等候公交车,也不知道已经错过几班公交车了。真不可思议!我每次听这个故事都很感动。也听过曾有圣人念天主经念不完,他们一开口念「我们的天父」,人就消失在天主内!这些并不是特恩,这是天主愿意赏给每个人的恩宠,但是,我们却没有这种会见天主的渴望。当我们到了这种境界,祈祷就能包含一切,任何人都会纳入我们的祈祷里。只要有一个意念:我要为你祈祷,以后我的祈祷都会将你包含在内。此时内心是没有忧虑恐惧的,会听见耶稣的话:「凡劳苦负重担的,你们都到我跟前来,我要使你们安息。你们背起我的轭,跟我学罢!因为我是良善心谦的:这样你们必要找得你们灵魂的安息,因为我的轭是柔软的,我的担子是轻松的。」其实祈祷和使徒工作是分不开的,不要误以为工作不是祈祷,而是应该透过祈祷进入工作。无论做什么或说什么,都是为光荣天主。但是,要小心,不要以为使徒工作就是祈祷,从使命回到祈祷是不行的,从祈祷进入使命才是正确的路。这是今日社会最大的问题。很多人都用工作忙碌,没有时间来当做不祈祷的借口。教宗大概比我们都忙吧,但是听说他每天都祈祷!

综合而言:祈祷要简单,不断的,是包含一切的,本是和生活使命结合一起的。祈祷条件是要非常具体的规律、自律的。祈祷就是跟天主结合,跟天主结合以后工作不会轻松,但会变单纯;祈祷不会使生活变甜蜜,可是会更有热忱;生活不会缺少奋斗,仍有挣扎,可是如耶稣所言的,有安息且不紧张,因我们知道一切在天主手里。

最后,我们做一个小小的结论:祈祷是信仰的核心,祈祷不会使我们远离人群,我们不是要当隐修士,其实,隐修士也并非真正远离人群。祈祷不使我们从生活使命中逃脱,而是以「新人」来完成使命,就是保禄所说的:「脱去旧人,穿上新人。」祈祷是用心,「心地洁净的人是有福的,因为他要看见天主」。祈祷使人天天跟耶稣在一起;生活中最大的诱惑是跟世界在一起,跟着疯狂、沉沦,总想着去做很多事,办很多活动,但唯一真正必要的是,孤独安静地在内心朝拜天主。当然这是很不容易的,外界总是有许许多多神圣的理由使人忙碌而不祈祷;在今日看来,就是圣经常提到的「假基督」,我们必须提防假基督。这世界是黑暗的,常意识到社会的许多困境,我们要从内心开始接近光明。

最后我再讲一个关于圣安当的故事:三个隐修士每年去见圣安当,其中两个人不停地问很多问题,其中一个从不问。圣安当就问他:「你来了怎都不问问题?」他说:「师父,我看见你就够了!」希望我们能够给世界带来基督徒的活力,希望人们看见我们基督徒就能够被基督吸引。

愿光荣归于父、及子、及圣神,起初如何,今日亦然直到永远。阿们!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