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修、静默、祈祷2

一、独修
回忆一下古老沙漠的传统,教会何时兴起隐修制度?大概是在教会得到平安以后,即君士坦丁大帝宣布基督宗教成为合法宗教更进而成为「国教」后,表面上不再有教难,天主的福音开始广传天下;但有一群人却立刻发现在罗马城找不到天主,于是起身到旷野去。当迫害停止时,是指教会不再直接面对武力或刀剑的威胁,但并不表示世界接受了基督信仰、接受基督。世界仍是黑暗的。普照每人的真光进入了世界,但祂并不属于世界。当世界看起来不再是基督的敌人时,我们基督徒应该「主动」成为世界的敌人。当世界不再戕害我们时,我们很快就松懈了,很自然要去拥抱世界。然而,让我们看看保禄的话:「世界与我已被钉在十字架上,我与世界也被钉在十字架上了!」这是什么图像?保禄意思是,他再也不看这世界,与世界老死不相往来。我们都活在世界上,因此需要高度自觉。沙漠教父们总是教导人要逃离世界:「逃!逃!逃!必须离开世界。」一位旷野隐修者祈祷说:「主啊,请祢引导我进入救恩的道路。」天主回应:「逃离这个世界,你就得救了!」逃离这个世界是什么意思?就是我现在要给各位介绍的第一个题目:「孤独」或「独修」。

经验到这世界带给我们强大压力,强迫我们过不想过的生活,做不愿意做的事,是今日人类共同的体验。我们聚在这里参加避静,离开这情境,有一个来自福音的深刻理由:「你们来到荒野的地方休息一下。」我们今天停不下来,不知道该做什么选择,什么是我们生命的归向?我们只想满足这世界给我们的「必须」:必须读书上课、必须工作赚钱、旅行、服务、照顾穷人、上教堂、祈祷、念玫瑰经 …… 并没有好好去想到底为什么,因而被动地沦为环境的一部份。这就是没有自觉的能力,就是「俗化」!成了环境的奴隶,不知道自己该做选择,甚至连神职人员的服务也不自觉地俗化,而与一般的社会慈善团体没什么两样!但我每次去看一个基督教的牧师朋友,他一定邀我一起祈祷,这行动深深感动我,使我体验他是属于神的人,也愿意把来访的人也变成属神的人。我努力朝这方向学习,但必须承认成效不大。我在大溪有个读经团体,我鼓励参加的朋友,每星期来聚会时先到圣堂中朝拜圣体、祈祷片刻,但成效很小,大家都是忙着寒暄聊天。对我而言,这是信仰还没生根的明显记号,还需要不断努力。

再举一个例子:毫无疑问,「手机」是伟大的发明,但却让人活得更没有自我,更是环境的奴隶!所以我们应回到沙漠教父的教导,逃离世界,进入独修的境界里,在独修中才能诞生新的生命。过去对独修有很多误解,以为是独自一人,不受打扰。不是的!也有人肤浅地误认为独修是自私,自我修炼,只需读经及跟天主在一起就够了。这也不对!基督徒生命是要影响人、跟人分享的!他们逃离世界,却更深的影响世界。逃离世俗的目的是要以新生命重返世俗。如先前提到的圣安当的故事,听了福音之后,离开人群前往沙漠二十年,然后回到人群中,深深地影响世界。圣本笃也是一样。

独修是一个稳固的园地,让我们在里头可以真正的悔改。「悔改」字面意思即是「转面」或「转向」,不过我们大多都得了肌肉僵硬症,很难转呢!悔改的确是很难的。到底什么是孤独的情况?从以色列旷野经验来讲非常重要,我们每年四旬期都一起聆听耶稣在旷野受试探的故事,然而旷野中有什么?简单说什么都没有,当我们闭上眼要静下来时,却发现那时最无法静,心中有的想法几乎都跳了出来。很多人怕独处,几乎没有人不怕!而沙漠教父在旷野中无非就是借着外在的帮助,让他们更坚持在独修内。理论上,在具体环境里当我眼睛闭上,就是自己一个人,把我的各种感官都关起来,跟外界没有接触。对外界视而不见、听而不闻。这样当然也可以,但事实上大家都知道很难。

当我们到本笃修院,相对的比在堂区做避静容易的多。但在旷野内经验到一切都浮现出来时怎么办?大家常问:「一祈祷就分心怎么办?」我想答案很简单:「收心!」门打开了,就再把它关上。就这么简单,除此之外别无办法。当我们坚持下去时,采拟人化的说法:这些吸引人的妖魔鬼怪就会累。独修最大的挑战就是要「坚持下去」!坚持到最后,慢慢地就会除去一切,结局是跟主相遇。这是最后的目标,是沙漠教父教给我们的,从来就不容易胜过的经验。圣安当为何能在沙漠二十年,绝非天经地义,有很严重的挑战在其中。而且在遇见天主之前,要先遇见自己,这时会清楚地发现自己是罪人,是软弱的。人是无能的,什么也做不到,这是人在孤独中最难忘的经验,正因为什么都没有,没有电话、电视、圣经,唯一能投靠的,只有天主。

在投靠天主之前,当然还有很多东西来影响我们。这是耶稣在旷野内三次诱惑的启示。「显示你是天主子,把石头变成饼」;「显示你是多么轰动武林,从这里跳下,翩然落下」;「你看普世一切都是你的,但你要朝拜我」。面对这些权利、欲望、财富的诱惑,耶稣当下的选择是投靠天主!「人活着不只靠饼,也靠天主的话」;「人不可试探天主,只该朝拜天主」;这些关卡一定要过去,否则就没有办法跟神在一起,仍旧活在困境里,活在世俗压力中。不过,在旷野中比较容易经验到:人只要呼喊天主,祂就在。耶稣曾说人活着不只靠饼,更需要靠天主帮助。只要我们转向天主,就会发现祂跟我们在一起。问题是我们不转向天主。

神父在宣讲前是怎样准备道理的?根据我的观察,很少神父为了宣讲而祈祷,反而多读书,甚至寻找现成的道理文稿。这是诱惑!书当然要念,但是,是在平日念;真正的宣讲者,是要让人回到内心,回到天主圣言内,而不是传递知识。许多青年的神师们不断办活动,希望能胜过基督教,可是有谁能引领人真正经验到耶稣而注视祂呢?这当然是很高的要求。不过我仍认为,影响一个人算一个,比起我们花千百倍的精力办一个大活动来得更有意义。

今天我们在此谈福传、谈使命、谈灵修,到底该如何做?其实古老的原则仍是最有效的,我以卢云神父的例子说明:卢云曾经请教过德肋莎姆姆如何做好神父的职责,德肋莎姆姆给他两个「简单的」建议:

1. 「每天尽可能的常陪伴耶稣!」每天固定时间、固定地点,去经验独自去寻找天主。这当然需要有非常高度的坚持纪律,不要两三个月没成功就放弃,再次提醒各位,圣安当可是花了二十年努力!2007年9月时代杂志有一篇关于德肋莎姆姆黑暗期的报导,有张照片是德肋莎姆姆一个人跪在圣堂前祈祷,她多次说,那是她每日生活最重要的时刻。然而,她也说在祈祷中很少感动到流泪,而常常是什么都没有,大部分是黑暗、充满怀疑的。但是她仍坚持下去,今天成为我们的信仰楷模!

2. 「不要去做明知是错的事情!」这是最简单的「分辨」原则。分辨什么是天主旨意也许很难,但我知道什么一定不是天主旨意,神学上一直是用否定法。不要做你认为不对的事,譬如年轻人上网,不该看的网站不要看。

身躯瘦小的德肋莎姆姆每天忙禄不已地照顾穷人,却给了如此简单而深刻的建议,十分令人惊讶。我们都该好好学习这两件事:尽一切时间尽可能地常常、而且长时间祈祷,并且不要做自己清楚不对的事。最后提到人在孤独中会有很强的同理心,经验到自己绝对的孤独软弱,什么都没有!

独居是一个悔改的场所,是一个伟大的战场,同时也是跟神相遇的甜蜜地方,结果正如耶肋米亚先知说的-将我们铁石的心转换成血肉的心;同理心也是现今最缺乏的。最后给大家两点建议作为这个段落的结论:

1. 建议大家每天固定时间、固定地点祈祷。每天25分钟的呼吸操练是一个起步,觉得无聊或没什么收获时,仍要坚持下去,时间没到绝不走开,将时间完全献给天主。

2. 在生命中发挥同理心。跟受伤的一起感到伤痛,跟哀哭的一起痛哭,使我们的心变成血肉的心!

以上是我们这一次聚会的分享,希望能伴着呼吸操练带给大家简单的灵修。今日的独修不再是一个人到旷野中,而是每天有固定时间地点离开世俗,然后带着同理心回到世俗。这像是耶稣当初告诉门徒说:你们到旷野去休息一下;随后耶稣看到群众,立刻就摆上盛宴款待 ─ 五饼二鱼的奇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