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修、静默、祈祷1

避静引言

耶稣基督 在我心中照耀 不要再让黑暗对我说话

耶稣基督 在我心中照耀 打开心门 迎接祢的爱

避静时希望大家将手机关掉。我们太难放心,一直活在被强迫被制约中,担心什么事被漏掉,我们很希望同时做很多事情。但我觉得要学习的是,认真地选择与反省内心真正的感受:「我应该如何生活,我真正要做的是什么?」我不敢讲,每个人真正清楚天主的旨意,但是要清楚这是我要做的,而且愿意把它做好。有一个陷阱是「我们可能是被迫的」。我们身处在现今的社会里常是被逼迫的,人几乎是变成不选择,这是一个真正的困境!

觉察、反省、行动

社会训练我们做很多事,可是,几乎绝大多数变成只是反射动作。一般而言,做任何事都有三个步骤:首先是基本的「觉察」,接着「反省」该如何着手,最后才是实际采取「行动」。但今天我们几乎没有觉察反省就直接采取行动了。例如:我们想尽办法举办各种福传大会,却不思考到底有没有需要?是否真的有其迫切性?我最近开始偶尔接受邀约去大陆服务,先前却是想了好久,之后觉得可以去,但应将范围限制在为大陆的修院或神父们服务;不接受为教友服务的邀约,因恐怕应接不暇。这是我经过仔细分辨做出的决定。但是我们整个教会就是一股大陆热,给人的感觉就是一窝蜂。很少人细想我现在到底是在什么样的处境与位置?

最近有很多令人哀伤的故事。听到有一位年青的神父上吊自杀,令人很难过;还有出会的修女自杀。到底怎么回事?我们觉得很有神修基础的人,却走上令人伤痛的路,真是想不通!连想陪他们走一段路都不可能,因为根本不认识他们。我有一位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多年得了忧郁症,最近听说自杀死了。我非常难过,但并不太自责,因为知道忧郁症有很多医学上的因素;可是我更觉得这世界真是黑暗,魔鬼很厉害!读若望福音所说的「光与黑暗」的战争,再从信仰角度反省,真是如此。

到底什么是避静?希望参加避静的朋友,不是因为辛苦很久而想休息一下,不是为了长年未解的问题,来听听神父可能会给什么高明的建议。我希望各位来到本笃的会院,知道本笃会的精神是「寻找天主」。寻找天主、寻找灵修生活,是不可能速成的,连圣保禄也没有速成。保禄回忆他的经验曾说:「当天主把他的圣言启示给我,叫我在万民中传扬他。我当时没有跟任何人商量,也没有上耶路撒冷去见那些在我以前做宗徒的人,我立刻去了阿拉伯,又回到大马士革。此后又过了三年我才上耶路撒冷去拜见刻法。」从他经历了大马士革的神秘经验,到他去耶路撒冷见耶稣的门徒时,已经隔了三年多,我们不知道保禄在这期间做了什么,很可能类似今日所说的大避静吧,为能好好反省如何回应天主的召叫。

听过很多沙漠教父的故事,其中最著名的故事之一是一位十八岁的富少年,变卖一切施舍给穷人,一无所有进入沙漠旷野,一去二十年。当他「重出江湖」时,人们发现他变成一个「成熟」的人,从各地蜂拥而至向他讨教。晚年他又回沙漠,直到106岁去世。这人就是圣安当,他用了整整二十年的功夫寻找天主。希望我们不需二十年或三十年去达到那样效果,但愿每次避静至少能是一次神修生命的起头,透过非常简单的练习,意识到我们和天主之间的具体关系,这应该是一个好的起步。

我给各位的第一个挑战是:「不要阅读任何资料」!除了给你们的一张数据之外,什么也不看,连圣经也不要看。提供的数据内容是大家都听过的「呼吸操练」,但也许从来没有这么密集认真的做过。除了操练的时间之外,可到户外散步。听过田毓英翻译的《默观祈祷》这本书吗?根据我个人操练的经验觉得是值得推荐给大家的,我的资料基本上是从这本书取得的,请大家这两天就照着练习。

明天开始有三个简单的分享:谈论「独修、静默、祈祷」。希望在个人领域内为信仰作证,在日常生活与工作中维持独修、静默与不断的祈祷。其实当中并无新的道理,以我自己经验而言,在教会内成长我们不缺道理,真正缺的是 ─ 用句通俗的话就是 ─ 被耶稣电到的那种感觉!觉得自己真的是不能跟祂分离的那种感觉!因为讲道理很容易,我自己常在弥撒或其他场合服务后,自问有没有被感动?也许当时有,但是第二天醒来却忘掉了,表示根本没有用。因此我不再过度期望讲道理会有什么了不起的效果,而是常想到底该怎么做?卢云神父曾说:「大家都知道祈祷很重要,甚至是最重要的。这是大家都肯定的!然而事实是,我们都不祈祷!」我也经常以此勉励自己。希望这两天的练习能够帮助各位去觉察。

我最近读的神修书籍中,有两本耶稣会士写的,一本是《惊奇的天主》,另一本是《默观祈祷》,都有一个共同的出发点:人只能在自己内找到天主,要找到天主当然要先找到自己。基督徒除了办告解、参加主日弥撒、守斋等表面层次活动之外,尤其对于一个期望在寻找天主路上更进一步,更想跟神有接触的教友,更非有纪律(discipline)不可!这是目前教会非常需要的。如果一个教友不能每天祈祷,我只能说:「通通免谈!」只能求天主保佑,没别的办法。其实每一个操练与祈祷都很难,难在能否坚持下去。我们读过很多神秘神修的作品,无论是十字若望或是大德兰、小德兰,任何一个在神修经验留下经典作品的人,大都逃不掉所谓的「黑暗时期」,而这时期远远超过其他时期,但必须跨越过去。我常鼓励教友去试试,有人跟我说很难、且都没有感觉。我问说做了多久?教友回答说一个星期了!我说你再试两个月好吗?世上能立刻尝到味道的事情,大概只有烟、酒、毒品与色情,其余相对是很少的。具体生命的成长中是如此,甚至夫妻爱情也不例外!要在任何情况下都能维持高度的生活质量,需要高度的纪律!我们知道,要让家庭继续成长,一定夫妻持续努力;在学问上要有成就,必须不断看书研究;事业上想要发展,也得不断与人沟通与洽谈等 …… 像这样的决心正是我们在追求天主的路上需要学习的。

介绍发给各位的操练数据(附在本文后)是很简单的练习,目的是意识到自己。要意识到自己,需要从初步的呼吸练习开始,意识到身体各个部位。有一说法可将中国跟西方基督信仰灵修结合一起,就是这个「气」的概念。几乎在所有的语言中「圣神」和「气」都是同一个字。因此推荐这个简单呼吸的练习。

我知道,没有一个建议能适用于每一个人,但是既来之,则安之,不妨试着练习看看。若有人感到特别被圣神触动,愿意自己祈祷也很好,不出席讲座也无妨,我们会按照排定的时间来开始。我会尽量把语言缩减到最简单。这种呼吸操练完成一次约需廿五分钟,千万不要急,得慢慢来,可以将操作指示看熟再做,甚至录音下来跟着做,不必担心记不住,或那一步骤漏掉,主要是借着气的运行,意识到身体的存在,如发现身体可以从紧张到放松,那便是不得了的成就。这两天尽可能去练习,做完一两次就到外面去走走,接触大自然,但是尽量不用脑。

另一个建议是参加本笃修女们的日课祈祷,这是教会古老的传统,是一种很好的祈祷方式。这次避静采禁食的方式,也是在四旬期中古老传统发掘出来的。建议可能的话就不吃东西,不过还是要因个人身体状况而定。圣经上提到守斋、祈祷、施舍是连在一起的,人类这些长久传下来的智慧是有道理的,但是不勉强,有人若有需要进食,敬请平安宁静地享用。我们只是建议大家,把握机会在四旬期中深入体验这种守斋祈祷。

【附录】

呼吸操练

数据源:《默观祈祷》页69-71

坐下来,意识你的身体,问自己觉得身体状况如何。你不需要回答。这个问题与接下来的问题只是为引起你的注意,使你觉察到现在的器官意识。用三四分钟觉察你的身体,每个部位约用半分钟:先从接触地面的双脚开始,接着觉察下半身、上半身,手,最后到脸部。然后问你自己是否准备好开始了。

把你的注意力专注在呼吸上。专注呼吸,感觉空气的进出,不要刻意用力呼吸,我们并不是要用它来做什么,我们只是要觉察。无论你的呼吸是急缓深浅、规律或不规律,都不重要。只是觉察你如何呼吸就够了。觉察到自己用鼻子呼吸后,接着注意空气在鼻孔内进出,试着感觉空气在鼻腔里流动。不要为了更有感觉而做深呼吸,要用你内在的耳朵聆听你鼻腔里的动作。在这察觉中停留半分钟。

接着依序尝试感觉下列部位:

  • 鼻腔下部有何感觉
  • 往上移动一点,对鼻中隔这里有何感觉
  • 吸进来的空气比较凉爽,呼出的空气比较温热。你觉察到这种温度的变化吗?
  • 鼻腔上部的空气是怎样流动的?
  • 随着呼吸道,觉察到空气先往上升,差不多在两眼间转向背后。你能感觉到这些吗?

如果中断了,没有关系。聆听你的内心,你是否感觉到空气的流动?我们的目的并不是感觉这些部位,而是「学习聆听」。

  • 感觉你的呼吸,试着一步步的跟着呼吸
  • 然后呼吸的方向往下移动,慢慢地从后边到达口腔。空间加大了,并且更接近了。
  • 有没有空气进入口腔?
  • 注意听你的喉咙。你如何感觉空气在喉咙里流动?
  • 把你的注意力移到喉顶。那是一段长路,感觉一步步往前进。
  • 空气是怎样通过喉头,沿着气管流向支气管?
  • 空气再从支气管分散到肺里。你感觉到空气经过支气管吗?
  • 我们现在来到肺部。你感觉如何?
  • 把注意力集中到肋骨上。肋骨随着呼吸而律动。你有感觉肋骨的起伏吗?
  • 横隔膜在胸腔的下方。这里是呼吸运动的原动力,会上下移动。你感受到了吗?
  • 再将你的注意力往前移。试着直接感觉横隔膜下方的器官,这些器官因呼吸而向下挤压,再回复原来的高度。
  • 进一步注意腹腔,试着意识空气向下挤动你的腹部,又回到原位。要非常专注地停留在当下。
  • 继续以热烈的兴趣停留在觉察中,那里正发生什么事?
  • 继续觉察,不要中断。

默想的特性是:保持清醒,临在当下,无关喜好,坚决地只专注于当下。

这个操练要持续20~25分钟。最好的方式是先读几遍上述要点,直到每个阶段都清楚为止,然后开始操练。开始操练时,请把书本搁在一旁。即使闭上眼睛也不看书,你也能察觉到身体的不同部位,直到你不再觉得想要前进,而平安地停留在当下。(你也可以把觉察的步骤录下来,跟着录音做操练,记得要在每个问句之后至少停留半分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