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马尔谷而来的受难史

前言
谷十四1~十六8是有关耶稣受难的记述,记载了耶稣受苦、死亡、第三天复活等事迹,是整部福音的高峰。这是应验了耶稣在斐理伯的西泽勒雅之后,对自己将要受难的三次预言(八31、九31、十33-34)。其实整部马尔谷福音所载的耶稣生平事迹,必须从耶稣的受难到死亡及复活等事迹来理解。

马尔谷的受难史缕述了事情发生的时间、地点及参与其中的主要人物。受难过程的每一阶段,都揭示了耶稣的独特身分:「你是默西亚,那应受赞颂者的儿子吗?」(十四61)「你是犹太人的君王吗?」(十五2、12、18)「默西亚」、「以色列的君王」(十五32)及「这人真是天主子」(十五39)。前四个称谓都是出自反对耶稣之人的话,讽刺的是,他们虽不相信,却道出了耶稣真实的身分;最后的称谓是来自一位罗马军官对耶稣的宣认,而这正是全书所要带出的主题,耶稣真是「天主之子」(一1、11;三11;五7;九7;十二6)。

一、预备受难(十四1- 42)
耶稣进入耶路撒冷之后所做的事,逐一突显了他与犹太人之间的冲突。自耶稣洁净圣殿后(星期一),司祭长和经师就已经想法子要杀害他;翌日(星期二),耶稣用「恶园户的比喻」指责他们,且与其他犹太宗教人士进行一连串的辩论,凡此种种都加深了他们对耶稣的仇恨,因此他们遂展开密谋除掉耶稣的计划(十四1)。而十四1-42就是记载耶稣被捕前所发生的经过。

1. 耶稣提前被傅油(1-11)
马尔谷福音作者以一贯的「三明治式叙述」手法,把「女人用香液傅抺耶稣」的事件(3-9)插入「杀害耶稣的阴谋」(1-2)和「犹达斯出卖耶稣」(10-11)之间,突显傅抹耶稣的女子对耶稣的忠诚,以及她洞悉耶稣将要走上十字架的道路。她胜过所有门徒,也与卖主的犹达斯形成鲜明的对比,这女子献上极贵重的玉瓶纯纳尔多香液,而犹达斯却为少量的银钱将耶稣出卖。

女子用贵重的香液倒在耶稣的头上,在当时,若在节庆以香液傅抹是极为平常的事(参阅咏二三5,亚六6),但用如此贵重的香液,则较一般对贵宾的招待更隆重。最特别的是把一整瓶香液浇在一个人的身上,如此的做法乃多用在安葬之时(十四8),此举动立即引起旁人的非议(4-5)。诚然,帮助穷人很重要,但耶稣却为她辩护,解释她是为了他的安葬来作预备。因此,普天之下无论何处,传讲耶稣拯救世人的福音中,都要纪念她所做的事(9)。在耶稣要面临死亡的前夕,这女子的行为便更显得具有重要意义,何况耶稣死后,就立刻被放在墓穴里,来不及为他傅抹香液,因为安息日来临了。作者的目的也是要借着这项行动来喑指耶稣是君王默西亚(参阅:撒上十六13;咏八九21),故耶稣的死,同时也是他「受傅」为王的登基典礼了(十五26)。

默想
在这里我们看见那不知名的女子,对耶稣毫无保留的爱和把握时机的奉献。原来我们所传讲的福音不只关乎耶稣所宣讲的天主国的信息,同时也包括了人当怎样向基督毫无保留地奉献自己。

2. 耶稣设立圣餐,预言自己受死(12-31)
作者将最后晚餐的记叙(22-26)编排在耶稣两次预言门徒背主的记载之中(17-21与27-31),这是要把耶稣忠于天父,愿意为属于他的羊群作出的自我牺牲,与门徒在耶稣被捕后离弃他而作一个强烈的对比。逾越节本是彼此祝愿平安的庆节,然而却埋伏着阴谋与背叛。纵然如此,耶稣仍然沉着向门徒解释他的受死的意义和目的,救赎的日子始于这个晚餐。

在晚餐时,耶稣是席上的主人,席间他指出有人要负卖他,令在座的门徒极为不安,于是他们一个个地问耶稣:「难道是我吗?」(18-19)耶稣没有说出那人是谁,只说是十二人中的一位,是跟耶稣「一起在盘子里蘸的那一个」(20)。直至事发之后,门徒才知道出卖耶稣的人是谁。

附注:【逾越节晚餐】

1.筵席前 斟第一杯酒:由家长敬上一杯酒、祝福,再递给在席者喝

2.逾越节礼序

  • 讲述逾越节的故事:由家长向家人讲述逾越节筵席的意义(出十二1-3)
  • 由家中最年轻的孩子问道:为何这夜只吃无酵饼?为何这夜只吃苦菜?为何这夜将菜沾盐水、苦菜蘸甜酱?为何这夜要挨着身去吃?
  • 唱逾越颂首部分(咏一一三~一一四)
  • 斟第二杯酒,喝酒。

3.正餐

  • 为饼和食物祝谢
  • 吃正餐
  • 斟第三杯酒,喝酒

4.总结

  • 唱逾越颂第二部(咏一一五~一一六)
  • 斟第四杯酒:颂赞的杯(咏一一六13),喝酒

这个晚餐中,耶稣并没有依照逾越节的程序解释为何要吃无酵饼,反而加入另一些内容,就是以饼比喻为自己的「身体」(22)。他为自己的门徒(也是为着全人类)擘开了饼和传开,预示耶稣将要受死。擘饼之后,一起进食;照逾越节筵席的程序,耶稣所祝谢的杯,是筵席的第三杯酒。谢恩之后,耶稣将杯递给他们,他们都喝了杯中的酒,这时耶稣向他们预告说:「这是我的血,新约的血,为大众流出来的。」(24)

出二四3-8叙述,梅瑟将血洒在祭坛上,然后向天主的百姓宣读立约之书,再将血洒在百姓身上,表示这「血」成为立约的有效性的凭证。同样,耶稣的死是一种立约,透过他的死所带来的救赎,使天主与祂的子民建立一个新的盟约、新的关系,正验应了先知耶肋米亚的预言(耶三一31-34)。耶稣在此建立一个新的盟约群体,这群体得以建立是因耶稣为他们流血舍命,交出自己(参阅谷十45;依五三12)。门徒都喝了象征立约之血的葡萄汁,表示愿意领受此约带来的救赎恩典。之后他们唱完圣咏(一一六),准备往东,朝橄榄山上而去,耶稣却向他们说:「你们都要跌倒」(27),由伯多禄为首的门徒团体,向耶稣保证绝对不会,然而耶稣非常清楚门徒们的软弱惧怕和自我欺骗(29-31)。当门徒经历耶稣所说的事之后,回想耶稣在最后晚餐的话与行动,就再也不能否认:「基督在我们还是罪人的时候,就为我们死了」(罗五8)这个事实了。

福音作者引用匝加利亚书十三章7-9节的描述:上主用刀剑攻击牧人,以致羊群四散,但他们最终得到炼净和更新,原本审判落在羊身上,现在却落在牧人—耶稣身上。耶稣再一次预言自己的复活(28),这是他第五次这样预言(参八31;九9、31;十34)。耶稣会先于门徒到加里肋亚,这位死而复活的牧人会重新招聚迷失的羊群,他要再次成为他们的牧人,好使这个群体有一个崭新的开始。

默想
这段经文(十四12-31),预言犹达斯的背叛和伯多禄的否认,耶稣很明白会发生什么事,他是支配自己受难的人。在最后晚餐时,一无所有的耶稣献出他自己的身体和血,同时也明白他不能期待门徒会承认他或效忠他,好像他在门徒所花的心血都是白费,但耶稣却知道眼前的失败只是暂时的,那复活的大能将会得到最后的胜利和荣耀。

3. 耶稣在山园祈祷(十四32-42)
吃过逾越节晚餐之后,耶稣和门徒来到革责玛尼庄园。他带着伯多禄、雅各布伯、若望进入庄园里祈祷,而留下其他门徒。耶稣开始产生惊恐,那种刻骨的忧伤不断涌上心间,他将内心的感受告诉三位门徒,并吩咐他们要醒悟,于是就离他们不远之处祈祷,祈求这个「时辰」离去。「阿爸父啊!一切为你都可能:请给我免去这杯罢!但是,不要照我所愿意的,而是要照你所愿意的。」(36)耶稣的祈祷,不是要左右天父的旨意,乃是要天父的旨意得到实现,一切都照父的意思,子愿意顺命父的旨意。耶稣的惊恐不是害怕即将失去生命,而是害怕将与天主分离,天主对他的离弃是他无法逃避的苦杯。

这三位门徒见证过耶稣复活雅依洛的女儿(五23)、目睹耶稣变容(九2);伯多禄许诺要至死跟随耶稣(十四29),雅各布伯和若望则扬言要喝耶稣所喝的杯(十39),如今他们陪同耶稣在此祈祷,然而耶稣每次祈祷回来见到这三位爱徒时,他们都昏沉而睡,浑然不知大难将至。

耶稣第一次祈祷回来看见门徒,便对伯多禄说:「西满!你睡觉吗?你不能醒寤一个时辰吗?」(37)第二次回来,再次发现他们还在睡觉,他们眼皮沉重、身体疲累,只知自己的困倦,不知如何响应耶稣!耶稣第三次回来就责备他们:「你们还睡下去吗?还安息够吗?」(41)身为耶稣的门徒,他们完全不了解师傅的挣扎和痛苦;他们既然不能与耶稣一起醒寤祈祷,所以也就不能与耶稣同受苦难。前一刻才保证不会背弃耶稣,下一刻却困倦沉睡,这是「心神固然切愿,但肉体却弱软」的最深刻的写照。

耶稣在革责玛尼庄园的祈祷,成为逾越节晚餐的延续,因为「这一夜是上主领他们出埃及所守的一夜,这一夜也是以色列子民世世代代当守的一夜。」(出十二42)谁能在上主的夜里醒寤?谁能够儆醒不沉睡?耶稣已经立下完全的榜样。就在这一夜当中,新的出谷(出埃及)事件已经向世人展开。

指定的「时辰」到来了(41),在晚餐中耶稣隐晦地提及那负卖他的人已经出现了,人子被交付在罪人手中的时刻来临了,他们要起来迎接这个时刻,耶稣忠于天父承担了苦难(43-49),众门徒则背弃他落荒而逃(50-51),使得二者形成强烈的对比。

二、耶稣被逮捕和接受审判(十四43~十五15)
1. 耶稣被捕,门徒逃散(十四43-52)
大司祭的亲信们如临大敌般,手持棍剑要来捉拿耶稣。犹达斯与他们有了默契,以「亲吻」指认谁是耶稣。从对方的装备来看,他们视耶稣和他的门徒为暴乱份子,所以才全副武装,怕耶稣和门徒会反抗。但耶稣从来没有想过要抵挡他们,他从容不迫踏上苦难的命途,明了这是天父要他走的道路。

福音作者记载耶稣斥责他们将他当作强盗对待,当耶稣在圣殿施教时,他们却不敢明目张胆对他动手,只好在夜里进行他们的阴谋,耶稣直言识破他们的技俩,并指出这是「应验经上的话」(49):「我要打击牧人,羊群就要四散。」(十四27引用了匝十三7)耶稣被逮捕,所有的门徒都撇下他逃跑。有一个少年人原本跟在耶稣的背后,但当他被抓拿时,却扔下麻布赤着身子逃跑,如此狼狈不堪,正好是这群门徒的写照(51-52)。

2. 耶稣受审,伯多禄受考验(十四53-72)
犹太公议会对耶稣的审讯成为耶稣披露自己真正身分的机会。其实在总督比拉多面前受审,被兵士凌辱(十五1-20),被钉十字架(十五21-32),最后受死及被埋葬(十五33-47)都披露出耶稣的真正身分。这个公议会是以大司祭为首的70人组成,是当时在犹太全境5个地方的公议会中最具权威的。这个公议会具有行政和相当的立法及司法的权力,可以处理有关宗教和司法上的诉讼,但却不能判处犯人死刑,因为惟有代表罗马政权的长官才有这个权力。

大司祭等人连夜召开的议会,作初步聆讯,他们希望速战速决而能在安息日之前处理妥当,整个审讯的过程并非要找耶稣是否有罪,而是要如何罗织耶稣的罪状,议会中的人认为耶稣有罪,应处以极刑,但因没有执行的权力,所以必须再交由罗马总督裁决。

根据梅瑟法律,必须有两个以上的人作供,有共同的见证,才可以审判一个人的罪(参阅:户三五30;申十七6)。然而他们彼此间的证供并不相符,因此很难定耶稣的罪(十四56)。耶稣面临别人对自己的屈枉,不予以回应。他的缄默,使大司祭采取直接了当的手段,他质问耶稣是不是「默西亚那受赞颂者的儿子?」耶稣笃定的回答:「我是」,这是耶稣公开自己真实身分的时候,并为这个身分解释:「你们要看见人子,坐在大能者的右边,乘着天上云彩降来」(62)。于是大司祭戏剧性地撕裂衣服,断定这是亵渎天主的话,要将耶稣处决。耶稣以自己为天主子,且享有天主的权柄,从犹太人信仰来看,是绝对不能忍受的,是「亵渎天主的话」(二7;十四64)所以耶稣的自我宣认成为他的死罪。

在十四53-72中,伯多禄受考验与耶稣受审这两件事是同时发生的。当耶稣被盘问时,伯多禄正在大司祭的庭院里(54)。耶稣在大司祭面前坦然承认自己的身分,而伯多禄被大司祭的使女查问时,却不敢承认和耶稣的关系,三次坚称不认识耶稣(68、70、71),在鸡啼两次之后,黎明到来他才大梦初醒!想起耶稣的话,顿时大哭了起来。这个发生两件审问的夜晚过去了,在这夜中耶稣彻夜醒悟,门徒却「睡着」了。

3. 耶稣在比拉多面前受审(十五1-15)
清晨一到,全体公议会人员和经师、长老以具体行动将耶稣解送到罗马总督比拉多面前。耶稣被当时犹太社会中最高层的公议会所指控,所以比拉多格外小心处理这个案件。他问耶稣:「你是犹太人的君王吗?」(2)这与大司祭所问的是同样的,耶稣承认了。接着无论司祭长等人控告他什么,耶稣都保持缄默,令比拉多大为诧异。耶稣宛如依撒意亚书所载的「上主受苦仆人」(依五三7)一般,他的缄默表示了对天主的顺服。

在当时有一个习俗,在逾越节期间,罗马总督可照群众的要求释放一个囚犯(6),最后的决定权仍在比拉多手上。当时围观的群众可能多数是由司祭长他们安排的,正如他们在公议会安排作假见证的人。

巴辣巴是个在一次的叛乱中而杀人的囚犯,当比拉多问群众是否要释放「犹太人的君王」,群众反要求要释放巴辣巴(7-8)。耶稣并没有使用暴力导致社会不安,他没有犯罪,却要接受酷刑,而巴辣巴双手沾满血腥,竟得到自由!比拉多知道耶稣的无辜,也知道司祭长等人是出于嫉妒而置耶稣于死地,但为了满足他们,答应将巴辣巴释放,而耶稣竟遭鞭打要被钉于十字架,显示出这是多么不可理喻的事。

被钉十字架之前的鞭打,是一项附加的野蛮刑罚,犯人往往在受鞭笞时就死去。罗马人所使用的鞭子是一种短节鞭,它分成多条,上面镶上铅块、碎骨,有的铅块或铜块还附上小钩子,被鞭打人的因而皮开肉绽,如此的作法是不让犯人有抵抗的机会,这种鞭刑禁止用于罗马公民。

三、耶稣受难:一个君王的登基(十五16-47)
1. 耶稣饱受兵士的休辱(十五16-20)
十33-34节记载了耶稣对自己将要受苦难的预言。首先,「人子要被交于司祭长和经师;他们要定他的死罪」(十33),这在十四53-65节已经应验了。接着「要把他交给外邦人」(十33),就是被交在罗马总督手上(十五1)。「这些人要戏弄他,唾污他,鞭打他」(十34),这在十五15-20内容中也应验了;最后「杀害他」(十34)见于十五21-39的记载,耶稣走向被钉死在十字架上的道路。

当兵士把耶稣带到总督府的院子时,便召集了全队的兵士,一块凌辱耶稣。他们把他打扮成君王的模样:身披紫红袍、头上戴茨冠。他们在毫不知情之下见证了耶稣是君王的事实。从表面上来看,耶稣毫无权力,他并非兵士们所想象的那种一国之君;他们对耶稣的侮辱,某种程度上也是在嘲讽犹太人对于一个君王般的默西亚之盼望。

2. 耶稣被钉死在十字架上(十五21-41)
根据犹太人的习俗,死刑必须在城外执行(肋二四23;户十五35-36),也许因耶稣受了鞭伤,身体太虚弱之故,所以兵士就叫行经的路人西满帮耶稣背起刑具;西满真的背起十字架跟随耶稣到哥耳哥达(正如耶稣曾吩咐门徒,八34)。耶稣没有接受没药调和的酒,他不需要这短暂的麻痹,为了拯救罪人,他完全清醒地饮下这个苦杯(23)。按照惯例,兵士们瓜分受刑者的衣物,这事应验了圣咏二二首19节的经文,耶稣成为受苦的义人,他的受苦完全出于天主的旨意。耶稣被钉时,是早上9点钟,「犹太人的君王」就是他的罪状(25-26)。他置身于两个强盗中间,正应验依撒意亚先知说的话:「他被列于叛逆之中」(依五三12)。

然而与耶稣同钉的强盗也加入了讥诮他的行列中(32),那些讥讽耶稣的人说道:「你这拆毁圣殿,三天内重建起来的,你从十字架上下来吧!」(29-30)他们不知道:就从那个「王座」上,「圣殿」已经正被拆毁和重建。他们对这个软弱所蕴含无比的力量是一无所知。尤其司祭长、经师讥诮:「他救了别人,却救不了自己!」殊不知,他们说的这句话却隐藏了一个最终的真理:因为耶稣不顾惜自己的生命,所以他才能拯救别人,「交出自己的性命为大众作赎价」(十45)。他们再次地要求他显神迹,还有什么会比耶稣从十字架上下来「叫我们看了好相信」(32)更令人心服口服?但是,对信者来说,这个十字架已经成为天主的权能与智能的最终标记(格前一24)。

从中午至下午3点,黑暗笼罩了大地(33),这黑暗是耶稣在感受到天主那支撑他的双手撤去时,所经历的恐怖黑暗(十五34;咏二二2);这黑暗同时也象征着天主审判的临到(参阅:出十21-23;依十三9-13;亚五8、18、20)。耶稣在十字架上的呼喊(十五34)表达了内心极度的孤单,他所面对的不只的身体的难受、分离的哀伤、被撇弃的痛楚,最难受的是莫过于他被视为罪有应得的囚犯,天主的沉默,就好像认同了这样的判刑。他就是那受苦的义人,并以诗人的祈祷(圣咏二二首)表达内心的沈痛;但此圣咏却以积极肯定「要向未来的世代传述上主的作为」作结。由此可知,耶稣那在极度痛苦中的呼喊,仍不失盼望,深信天主是最终的保护与拯救。

耶稣大喊一声断了气,在没有任何合理的解释下,圣所里的帐幔忽然从上到下裂成两半。根据希伯来书解释:透过耶稣的舍身,被撕裂,那通往天上的路已被打开(希九1-8、12、24-28;十19-20),所有的人都可以借着耶稣所完成的救赎,来到天主面前;百夫长的宣认,标示着外邦人可以得到福音。帐幔裂成两半,就好像耶稣受洗时,天曾为耶稣打开一样(一9-11),他的受洗和受死,为世人打开了进到天主国的门。百夫长目睹整个天象的转变,见证义人耶稣被钉死而相信地说:「这人真是天主子」(39)。百夫长的宣认,足以掩盖了所有对耶稣的揶揄、笑骂、鞭笞和休辱。

3. 耶稣被安葬(十五40-47)
比拉多从百夫长口中证实耶稣已经死了,才批准若瑟收殓耶稣的尸体(44-45)。根据申命纪二一22-23所载:「若有人犯了该死的罪,处死以后,应将他悬在木杆上,但不可让他的尸体在木杆上过夜,应在当天将他埋葬。因为凡被悬者,是天主所咒骂的;你不可玷污上主你的天主所赐给你作产业的土地。」因此若瑟按照犹太法律,不能让悬挂的死尸过夜,所以他赶紧将耶稣卸下,但必须在安息日来临前,即星夜出现之前,将耶稣的尸体处理好埋葬,因为安息日是不可以作任何的事。一般来说,犹太人会先用香液傅抹死者的身体,才将死者埋葬,然而天色已晚,只能见用麻纱布将尸体裹好,放在石墓中。而玛利亚玛达肋纳和若瑟的母亲玛利亚也都见证了埋葬耶稣的事情(47)。

四、空坟:耶稣复活(十六1-8)
这段经文是福音的结尾,9-20则是后来的人加上去的。这里,不需要「看到」耶稣复活才相信,相信天主就够了,天主会加以证实。谷十六6-7已包含古老基督信仰格式中一切的重点:「被钉在十字架上的那匝肋人耶稣,不在这坟墓里,他已经复活了,伯多禄和门徒们将要看见他。」

安息日一过,新的一周开始,妇女们前来傅抹一具死尸,却带着喜讯离开。她们想要封闭死去的耶稣,却必须宣告耶稣活着。耶稣不再是一具可触碰的尸体,他成为了一句需要宣告的话。让耶稣奥妙停留在历史中的方法之一就是去宣讲。空坟中年轻人的姿势好像暗示着,耶稣现在就在天主的右边,只要门徒抵达加里肋亚,他们就会「看见」他(加里肋亚成为耶稣的福音的摇篮)。玛窦福音告诉我们,耶稣的复活就是时间、历史的终结:所有的事情都完成了。这里,马尔谷福音强调:属于旧世界的事情(黑暗、尸体、安息日、存放死者的坟墓等等)如今都过去了,一个创新的世界开始了,新的秩序展开了(参阅:谷一1)。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