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十讲:第七讲 旧约形成的过程

一、口传传统与圣经的形成

亲爱的读者:

有时侯我们会想︰圣经写成的经过与我们今天一本书写成的经过没有什么区别。实际上,这是由于我们习惯于按照我们现在的生活经验,去判断其他时代的事情,而形成的一种误解。无论在旧约或新约形成的时期,不但印刷术没有发达,更谈不上各种大众传播的工具,即使是基本的写字工具也很简陋。当时,不但书写起来相当困难,保存起来也不容易,所以当时最重要的传播工具就是口传。我们现在所读到的旧约各书,大都先经过了一段相当长的口传时期,才慢慢写成的。

以色列的族长们,亚巴郎、依撒格、和雅各布伯,生活在公元前十八世纪到十七世纪,他们度看一种半游牧式的生活。虽然那时候已经有文字和羊皮纸,但由于书写的技巧非常困难,保存写好的羊皮书卷对度半游牧生活的人来说,实在是一个很大的累赘,所以他们的故事,大半都是用口传留下来的。

由于他们当时生活的环境非常单纯,与我们现在大不相同,他们没有任何大众传播工具、书籍、课本的骚扰。所以他们的记忆比我们简单而清晰,很自然的把生活中重要而有趣味的事迹记忆下来,并用适当的文词编成诗歌或故事的形式,一代代的传下去。

当以色列人在埃及为奴的时候,以及当他们逃出埃及后在旷野流浪的时期,生活情形是相当艰苦的。因此,谈不上文字的记录,就是连他们逃出埃及这件大事,也是等到他们在巴勒斯坦定居后,才逐渐用文字记录下来的。

口传的传统并不是信口胡说或随意捏造的,它有一定的方式和规则。口传对于数据方面有高度选择性,没有意义的事情很快就会被淘汰;保存下来的是有意义且重要的事件的中心。但是为了使这个中心事件的意义更加明确、清楚,在留传的过程中,不断会有人加上一些细节的描述或反省,使人能够对这事件的中心有更清楚的认识。

就以出埃及这件事情为例,最重要的中心事件就是雅威?以色列人的神,以祂大能的手臂把他们从埃及人的奴役下解救出来。天主当时可能借着梅瑟行了一些奇异的事,但是在口传的过程中,以色列人民为了表现天主的全能,就把这许多发奇迹的细节加以夸大,使它们更显得神乎奇神。但这些描述主要是在于显示出他们的天主伟大无比,所以不能逐字逐句去按字面死板的了解。

由此可知,口传传统注重的目标是历史事件的中心意义,其他细节则可稍加变化,然而也不会过于离谱。

等到以色列人民进入巴勒斯坦以后,书写的文件逐渐普遍起来,它把口传传统加以定型。这种定型并非是决定性的,在历史的过程中,它和口传传统交互影响看,使文件屡屡增减改编。直到以色列人民把某些文件视为天主神圣的话语后,书写方式才取得了一种权威的不变性。

口传传统的范围、与整个文化的范畴几乎相等,无论民族史、家族史、个人的历史、战争史、神话、传奇。情歌、祷词和宗教礼仪、法律的条文和判例,智慧的训言和生活经验的结晶,真可说是包罗万象,无所逃漏。至于它的文学类型,有史诗、有故事、有短歌、有民谣、有格言等等,修饰整齐,叙述美妙。一般人的观念,总是以为口传的作品,必定缺乏文学的价值,这实在是大错特错,因为代代相传,故事一定愈趋成熟,再加上文人的润色,使它更容易保存,也更有保存下去的价值了。

总而言之,在旧约的形成过程中,口传与写作是并存的两种方式,他们之间也相互影响看,这些书写的文件在历史的过程中,仍然经过多次的修改和编辑,这些工作,无论直接或是间接的,都受到口传传统深刻的影响;而口传传统也得以借着文字的纪录而永远流传下来,不致于失落。
二、梅瑟五书形成的经过

梅瑟五书就内容来讲,原是一部大书,可是因为古时用羊皮书卷来书写,一个书卷容纳不下这么多材料,才分成五个书卷抄写,故称五书。这五书材料的来源和内容,都和梅瑟一生有密切的关系,并且到了公元前末期,人们渐渐把它看做是梅瑟所写的,所以也被称为「梅瑟五书」,许多以色列人称它为Torah,这字的原义是「法律」,因为这五部书中记载了许多天主给以色列人民所定的法律,以及各式各种的其他规则,成为以色列人宗教和生活的规范,它是以色列入宗教典籍中最重要的一部分,也是被列为宗教圣书最早的一本。梅瑟五书的希腊译本,按照每一部书的内容给它取了一个名称,就是我们现在所称的:创世纪、出谷纪、肋末纪、户籍纪和申命纪。

梅瑟五书的形成史,可说是旧约中最复杂的一部份,按照今日文学分析的结果:最后的编者把它写成现在的形式时,至少利用了四种书写的数据(或源流),那就是雅威典、厄罗亨典、申命纪本和司祭本。雅威典写成的日期最早,大约在公元前十世纪写成于犹大国;厄罗亨典则大约在公元前八世纪写成于以色列国,在以色列国灭亡后,这个文件被带到犹大国,和雅威典合并。第三个文件是申命纪本,它的真正写作时间,今日无法精确测出,但它的主要数据源,是在公元前六二二年时,约熹雅为犹大王实行宗教改革中,在重修圣殿时于旧墙壁中研发现的一项盟约文书。司祭本则是以色列人民在被放逐巴比伦时,司祭们把许多有关宗教祭典,和各种宗教生活、法规条文编辑而成。这四项文件,在以色列人民被放逐到巴比伦的时期,渐渐的编辑成为现在的形式。

所谓的编辑工作,并非是机械式的剪贴。现在所存的梅瑟五书,有些部份可以自其文学和神学的特征中,看出它是属于那个文件的,例如创世纪的一章至十一章?人类上古史,它的主要来源可说是完全出自雅威典和司祭本;十二章至五十章的族长史,则来自雅威典、司祭本和厄罗亨典。但是其中的十四章,却来自一个特别的来源,现在仍无法确定他的出处。出谷纪记载了以色列入逃离埃及的经过,它的资料来自雅威典,厄罗亨典和司祭本,仅有少数十二童和十三章的一节,是取材自申命纪本。肋末纪的形成最为简单,它的全部数据都是渊源于司祭本。户籍纪的数据是来自雅威典,厄罗亨兴以及司祭本。申命纪,主要的资料是申命纪本,但也有极少数的章节是选用其他三项文件的。梅瑟五书中有许多章节,我们可以确定来自那一文件,然而也有不少的部份,是由几种文件混合而成,失去其本来面目而难以区分的。

梅瑟五书大约在公元前四百年左右,已经被犹太人视为是天主的圣言而形成圣经最开始的一部分。
三、历史书的形成经过

在旧约中被称为历史书的,共有十六部(请参看第五讲)。在(这十六部书中,又划分为几类不同的部份︰若苏厄书、民长纪、撒慕尔纪上下、列王纪上下,这六部书原来被称为「早期的先知书」,它们也被圣经学家称为「申命纪传统的历史书」,就是说,这几部书都是经过申命纪派的学者加以整编过的。这六部书的来源相当复杂︰若苏厄书约三章到九章,可能是来自本雅明支派的传统;十章、十一章则来自王国初期的传统;十三章则来自勒马本和默纳协、加得支派;十四章到十九章,是来自一些在王国成立前,各支派划分土地的情形;二十章来自以色列人民进入巴勒斯坦的初期;廿一章,大约来自达味和撒罗满为王的时期;二二章的数据源,时期无法确定;廿四章则是有关各支派在舍根建立神圣同盟的古老记载。

民长纪的传统,大半来自于各种不同的民间故事,它的主要来源是丹支派。撒慕尔纪则是来自王国初期各种的传统混合而成。列王纪的资料,有的来自达味家族的记载,例如有关撒罗满王的成就;有的来自以色列国和犹大国的宫廷记录。

以上六本书之所以被称为「申命纪派的历史」,是因为它们的最后编辑工作,皆由申命纪学派完成的,申命纪派的学者,利用了以前流传的史料,按照他们的神学观点来编排:就是天主赏善罚恶,并且这些报应在现世立刻实现。在这六部书中,我们可以看出这项道理被反复强调与发挥,也使整个的以色列人的历史,由于他们对天主的不忠,而在被充军到巴比伦后告一段落。此外,列王纪一书,在充军时也可能受到了司祭们的重新编辑。

参插在申命纪学派历史中,有一部小书,就是卢尔德传,这是有关达味曾祖母的故事。这本书的来源和写成的日期都无法确知,但由其中的某些记载和风格观察,可能在充军以前即已写成。

列王纪的历史,在充军中结束,在充军时期以色列入对自己的历史,怀着凄惨而悲观的看法,天主的救援将如何在历史中实现,可是,当犹太人从充军之地返回巴勒斯坦的时候,重修圣殿,一切好似又有可为。这时编年纪的作者,收集了以色列人从古到今的历史资料q亚当、厄娃起,直到充军为止,重新对整个天主的救恩史和以色列的民族史,做了一个深刻的反省,并且指出以色列的希望在于对天主的忠信,如此使以色列人的历史更有价值。编年纪的作者,很可能是位司祭或肋末人。因为在书中曾对肋未人大加赞扬,也对各种宗教典制有比较详细的记载。厄斯德拉土、下是记载以色列入从巴比伦充军回国后,在厄斯德拉和乃赫米雅两位经师的领导下,重建了耶路撒冷圣殿,以及所做各种宗教、社会复兴的记录。这本书编成的最晚年代,大约是公元前四世纪到三世纪之间。作者利用了几十年前传下来的史料编写,但却没有完全依看历史的顺序去安排,因为他主要的目的不在写作一本有秩序的历史书,而在加强以色列人民对天主救援的信赖,和宗教的热忱,故而有些事情的先后亦难分辨。

多俾亚传、友弟德传和艾斯德尔传这三本书,严格的说来,并非客观的历史,只能说是三个具有历史型式的模范故事,他们都是本着以色列人信仰的精神,用历史故事约写作方式,描述某一个人依靠天主的德能所完成的事迹,而这个人足堪为以色列人信仰的模范。多俾亚传大概在公元前五世纪到四世纪年间,由一位居住在埃及的犹太人写成的。友弟德传则写成于巴勒斯坦,时间是在公元前第二世纪末叶或一世纪初叶。至于艾斯德尔传,可能是在波斯统治的末期,或者希腊统治的初期所完成的。

最后两本历史书是玛加伯上、下。他们是记载玛加伯一家人领导犹太人,起来反抗希腊化运动战争的经过。这两本书并不是连续的历史,而是平行性的,主要的写作目的也不在制作一本精确的历史,它仍然在强讽对天主的信仰。玛加伯上记载的时期,是公元前一七五年到一三四年间的事,而这本书在公元前六十三年写成于巴勒斯坦。玛加伯下记载的历史比玛加伯上略早几年,但它一共只记了十五年间所发生的事。这两本书是由一位受希腊化影响的犹太人写成,所以它的原文是希腊文,初稿完成后,又受到后人的整理、编辑。这本书是公元前一二四年后为成的,然而详细的时间今日已无法推测。

从以上所述的旧约历史形成经过看来,旧约中的历史书,并没有将以色列入全部的历史经过做一个详细而有系统的记载。作者们的重点都放在:天主怎样在以色列人的历史中与他们来往,而且实行他对以色列人祖先所做过的救恩的许诺,所以我们可以说,这些历史全是记载天主对以色列人的救恩史。
四、先知书的形成经过

在人类的各种宗教中,都有所谓的先知,因为宗教是人与神的交往,而先知即是神的代言人,是神人二者的桥梁:这在以色列人的宗教中,也不例外。但是,以色列人的先知现象,却是人类宗教史中绝无仅有的。

旧约的先知书共有十八本,六本属于大先知书,其他十二本称为十二小先知书。在以色列的宗教中,真正的先知都必须有一种蒙召的经验,就是雅威以特殊的方式显示给这些先知,并要求先知代表他去同以色列人民讲话。先知在接受召叫以后,常常会很清楚的意识到天主要他讲什么话,而使他内心有一种无法阻止的冲动,要把天主愿意他讲的话发表出来。所以在先知的文学中,常有「上主的断语」这样的话出现,表示这些话不是他自己的而是来自天主的。

大多敷蒙召的先知都有一群弟子跟随他,帮他执行先知的任务。这些蒙召的先知,最初大半是用口来宣讲,但是因为他们宣讲的讯息和警告,常常不为以色列人民所接受,所以有些先知为了表示气愤,把天主要他讲的话用文字书写下来,作为后世反对以色列人民的证据。虽然如此,许多先知在他们有生之日都没有从事写作的工作,他们所说出来先知的话,大半是他们的弟子在他们死后,慢慢编辑成书的,因是之故,许多的先知书并未重视到历史次序,只是把先知生前所说的各种话汇编在一起。

旧约先知书中的各位先知,最早出现的要算是亚毛斯了。他大约在公元前七五○年蒙天主召叫,在北国以色列执行先知的任务。五年以后,欧瑟亚先知也同样的在北国蒙召为先知,这是北国灭亡前仅有的两位先知。依撒意亚先知,在公元前七匹二年在南国蒙召为先知,他执行先知任务的时期最长,前后达四十二年。充军之前,在南国做先知的尚有米该亚、索福尼亚和耶肋米亚,耶肋米亚一直到第二次充军前才去逝。充军时期为先知的,有厄则克耳和第二依撒意亚(我们以后要仔细解释)。充军之后执行先知任务约有:哈盖、匝加利亚以及玛拉基亚,玛拉基亚先知书可能是一位无名氏之作,因为玛拉基亚的意思是︰「我的送信人」。以上所说的只是他们执行先知任务的时期,至于现在圣经中先知书的写成时期,则无法一一详考,有些在先知死后不久,就已萃集成书;有些在先知去世后多年才得完成,最特殊的例子,莫过于依撒意亚先知书了,依撒意亚本人是生存在放逐以前,他的弟子在他死后并没有解散,有些人在放逐期间,发挥了他的精神,向那群沦落在巴比伦的以色列人,重新宣讲救恩的讯息,于是形成今日的依撒意亚先知书?是为第二依据意亚,有些圣经学者认为还有第三依撒意亚,这个问题在此无法详细讨论。

耶肋米亚哀歌,大约是在五六七年?充军以后?写成于耶路撒冷的,于耶路撒冷哀悼圣殿的礼仪中使用。巴路克先知书的前言,表示出此书是于充军期间,在巴比伦写成的,然后送到耶路撒冷去宣读。达内尔先知书出现得非常之晚,它的预言的性质,与其他的先知书大不相同,人们推测它完成的年代,应是第二世纪的中叶。在小先知书中的纳鸿先知书所记载的预言,是在公元前六一二年,尼尼微城陷落前不入所说的话。岳尼尔先知书,我们无法得知这位先知生存的正确日期,他大约是在公元前五世纪与四世纪交接之间写成;对亚北底亚先知来说,也有同样的困难,它大约着成于第五世纪的末期。约纳先知书与其他的先知书有很大的差别,它主要不是在讲预言,而在于教导和规劝,它的出现时期也是非常的晚。

从以上的情形看来,真正的先知运动,始于公元前八世纪中叶,到五世纪中叶而告一段落,前后历时二百余年。先知不但指责以色列当时总总错误的宗教和伦理行为,一面也净化了对雅威的信仰,提高了他们的精神生活,而且预言未来的灾祸,使人心生警惕,在充军时期,他们更安慰了备受颠苦的人民,预言默西亚救恩的来临。这些先知著作,曾经在新约和福音中屡次被引用,他们对了解默西亚救恩的性质,耶稣的使命,以及天主整个救恩的计划,是非常重要的。
五、训诲文学的形成经过

旧约中共有七本书被列在训诲文学的范围内,然而这七本书无论在内容、形式和形成的过程上,都有极大的差异。乔布传、箴言、训道篇、智慧书和德训篇,可算是一种智慧文学,智能文学在整个的近东地区,包括埃及和美索不达米亚平原,都很流行。它是从生活的经验中,所体会出来生命意义的结晶,教导人如何度一个丰富而成功的生活,按以色列人民的信仰,给予它的智慧文学一种特殊的信仰因素。 乔布书的开始与末了都是一个古老的寓言,其中含有极严格天主「赏善罚恶」的教训,但是乔布传的作者,却向传统对痛苦的看法提出了抗议;于是为了长长一段对好人受苦问题的反省。但是位并没有得到明确的答案,因此只好仍然保持了寓言原有的结尾。这本书中并未出现死人复活的思想,所以他提出的问题并没有得到解答,因此,我们可以肯定它写在希腊化时代以前:另一方面,他对个人命运的注意,又表示它是写在充军以后,所以推算它大概写成的日子是在公元前五世纪初。

箴言,是由好几个智能言论集整合而成,其中最主要的是十章到廿二章16节;所罗门的箴言,以及廿五章到廿九章,由希则克雅所收集的所罗门箴言,此外尚包含几个比较小的智慧语录。希则克雅所收集的箴言,大约在公元前七百年左右写成,最晚形成的部份,是第一章至第九章的长长的序言,大约写成在充军以后的第五世纪,全书也可能在那时完成,箴言也是一部网罗了数百年的结晶作品之一。

训道篇虽然有单一的主题,但是它的表达方式和思想,变化却很多。以前有许多圣经学家认为它是由不同的人所写的;近来也有不少人主张是由一位作者所完成,认为其中的爱化,大概是由于心情与感想的不同。从它的文章、风格、字汇和道理看来,不可能写在充军以前,然而确真的日期却无法所定,大约是在公元前三世纪以后,并且年代在马加伯以前。

智慧篇虽然写明是所罗门所作,事实却非如此,依据今日的分析,它是由散居在希腊世界的犹太人所作,它所引证的圣经,大半出自七十贤士的希腊译本,并且可能在公元前五十年左右完成。它是犹太传统的智慧与希腊哲学相遇的结果,作者熟知希腊世界中的各种思想、宗教、文化;另一方面,他对犹太的传统也有深切的认识,具有这两方面的经验而为了这本书,他的宗旨是︰为了使当时生活在希腊世界的犹太人,不要受到希腊文化错误的影响,而能保持真正的智慧,按照以色列人的信仰来生活。最后一篇智慧文学是德训篇,从经文中可以得知,它是由一位名叫息辣之子耶稣所作。推算它的写作年代,大约在公元前一百九十年左右完成。它是来自一个人和有系统的作品,也是以色列传统的民族智慧集大成之作,内容非常广泛而丰富,涉及人类生活的各方面,是耶很有价值的作品。

除了五篇智能文学之外,训诲文学尚包括了两篇诗歌集。一篇是圣咏集,是宗教的诗歌;一篇是雅歌,是情歌的诗集。圣咏共计一百五十首,它最古老的作品,可溯源自以色列人逃出埃及的初期,之后在各个宗教圣地的礼仪中所用的宗教诗歌,以及国王登基时所用的诗歌。在圣殿建成后,宗教礼仪中所有的各种赞颂诗、历史诗歌、个人的和团体的哀祷等等,均是圣咏收集的内容。虽然有许多的诗歌上都写着是达味王所作,实际上,经过仔细的研究后,真正为达味王所作的为数并不多,许多都是后人借他的名字而作的。这个圣咏集,我们不知它在何时定型,总之在充军以后,重建圣殿的时候,已经有今日的雏型出现,所以它可说是以色列民族八、九百年的宗教诗歌的结晶。

最后要谈到的是雅歌,雅歌是由数首情歌连缀而成。这一点可由它的表达方式不同中看出来:有些是田野牧人的情歌、有些是小城居民的对唱。但是它们都有同样的主题?就是男女之间的爱情。其中有些情歌的来源非常古老,但是也有后人所抒写的情歌。它并非在描写一个完整的爱情故事,而是在呈现出爱情的意义和感受。从它的字汇和文体看来,成为今日的型式,大概是在充军结束之后逐渐的形成的。雅歌,可以说是圣经中最美丽的作品之一。
六、结 语

从以上旧约各书的形成史看来,旧约写作的过程很是复杂,除了极少数的书外,大部份的书都是经过口传、初步写作、修改、编辑或再修改的许多步骤。我们可以说,在以色列历史上,没有一个时期不对现在旧约的形成有所贡献,所以它是以色列民族,在历史中与他们所信仰的天主相遇而得的宗教经验的光辉产物。圣经的每一本书都是在以色列的历史中逐渐铸型的,由此可见,圣经实在是一位生活的天主,召选了以色列民族做祂的选民,并且在他们历史上的每一个阶段,不断地与他们往来,同他们启示了自己的救恩计划,而且还以书写的灵感,感动其中的某些人,把天主的启示记录下来,成为天主的圣言的。也许在明了了旧约写成的过程以后,我们可以更深的体会到:圣经实在是生活的天主不朽的言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