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天主-四旬期避静心得

文:吴皓玲

当我告诉外子我要去淡水圣本笃女修院避静时,外子说:妳去过那里的。我很讶异地问:咦?甚么时候?我怎么不记得?

你去过!我们家里还有一张团体照,就是我的鞋子飞在半空中,大家笑得很开心的那张。

啊!原来那张照片就是在圣本笃女修院照的!

其实是外子老糊涂了,我根本没去过圣本笃女修院。只因为那张照片太生动了,我们年轻时一再拿出来观赏,所以连我这个观赏者都成了照片中的记忆。

那张照片是外子在大二时参加天主教大专同学会在圣本笃女修院办的避静活动时照的。那次的避静活动结束前,全体围聚在圣堂前面准备照一张团体照,因为人数众 多,担任摄影师的外子东试西试的,最后决定把相机脚架放在被矮树丛围着的草坪上,等大家都站定了,外子按下相机的定时器,赶着在十秒钟之内跑到团体为他预 留的位置,谁知就在他奋力跳跃过矮树丛时,他的一只鞋因为太松了竟然甩上了天空,这滑稽的景象让全体团员哗然大笑,于是那张照片中除了有笑得东倒西歪的小 青年男女们,还有一只飞在半空中的鞋,而其中虽然尴尬但却最乐不可支的就是外子。

这已是三十多年前的往事了,当年要去一趟淡水并不容易,得坐好久的车。物换星移,如今淡水的繁华已非当年的夜雨暮色可比,游人如织的淡水老街和繁忙穿梭的码 头游艇让整个淡水河畔活络起来。在这样一座车水马龙的城市里,圣本笃女修院选了个小山坡,静悄悄地坐落在崎岖蜿蜒的山路尽头,庄严地俯视着一城的纷沓。

我们到达女修院不久,天色就渐渐地暗了下来。入夜后,院中树影幢幢,四野虫声叽叽,再加上远处偶而传来的几声狗吠,让人感觉好像进入了一处与文明完全隔离的 山居里。避静院落的进门廊道墙上挂着一幅毛笔字,是南北朝时期陶弘景答武帝问的小诗:「山中何所有,岭上多白云,只可自怡悦,不堪持赠君。」细读字意,我 不禁莞尔,这幅诗意与这里的景色在表面上看来真是相当吻合,然而从喧嚣尘世中一路寻来的我们都知道,此山何止多白云,若能用心灵细细聆听,还可听到修女们 日夜静谧的祷声,和在花间树杪幡然飘动的凛冽山风。

我们来到这座修院是为了寻找天主,林神父这么强调着。神父要我们暂时从日常的生活中抽离出来,好好地观看自己,不但要自己看,还要与天主一起看。由天主的眼光来看,这样的我若能让天主认为好,就可以放心了。

于 是,我在修院的小径上看着小花小草的摇曳款摆,在花园中看着梅花争放,桃李枝枒茂盛成荫累累结实,也为荷花池中婷婷玉立的荷瓣照了几张特写,借着对外物的 观察,我的心流连在英国诗人布莱克的「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境界里。就这么一座小小的花园,只因为有人在此间日夜祈祷,赞美天主,凡俗的沙土与花草便 构成了人间清境。

第一默想

寻找天主,就要进入旷野,神父这么说:

进入旷野时,只带需要的东西,因为只有在我们很缺乏时,才会明白甚么是自己生命中最最重要的,也才会想起天主,渴望恩宠。在斋戒中会发现其实自己所需不多, 这样也能生存,正因为所需要的不多,才能把多余的分享给别人。而我们生命中的旷野有可能以失业、生病、关系破裂等等形式出现,就是在这样的时候,我们会开 始思考和寻找甚么是自己生命中最不可缺的。

我 在圣堂里的跪凳上双手合十谦心祈祷,请求天主帮助我明白为了爱祂,我有甚么是可以放下的。因为离弥撒时间还早,圣堂里没甚么人,我很喜欢在这样一座简朴但 是主题明确的圣堂中静默着。渐渐地,圣堂中开始有了笑语人声,是从与圣堂连结的女修会厅堂里发出来的,我心中起了一丝疑惑,修女们在晚祷或是晨祷中不都是 以最轻柔的声音唱着赞美诗,并以最庄重的语调读着天主圣言吗?怎会在弥撒即将开始的此刻如此大声喧哗呢?我张开双眼,看着不远处有位戴着黑头纱正在祈祷的 修女,她看我正望着她,心领神会地露出抱歉的微笑,她的微笑给了我说话的勇气,轻轻地走过去,但还未开口,修女便轻声地问:「太大声了?」我点点头,修女 站起身来,往内室走去。

待 修女回到圣堂来,我的心已忘了沉浸在默想中的专注,反而刻意等待着欢笑声的减弱,然而,内室里的喧哗声并未降低,反而有更加热烈的趋势。没过多久,一大群 教友伴着修女们欢乐地从内室移驾来到圣堂,待大家坐定,我这才看见有三位老修女胸口都带着美丽的胸花,心中顿时涌起了一股羞愧感,原来今天是圣本笃的瞻礼 日,本笃会第三会的会士们趁这个机会为三位老修女庆祝五十周年金庆,难怪大家欢乐得无法自制,因为无须自制,在欢乐的日子里本就应该欢乐。

我把我的「自以为义」带进了这个心灵旷野了。虽然放下了生活中的舒适来到这个修道院,却没有放下意识中的「必须」,我一定要有个安静的环境才能祈祷吗?看着一屋子在世享平安的善人们,我的心中不禁微微自责。

由于交通因素,原本安排来主祭的神父无法按时来到,林神父意外地成了这台弥撒的主祭。参加避静的教友和本笃第三会的会士们共聚一堂,驱走了圣堂内平日只有修 女们进行礼仪时的冷清,也充分彰显出弥撒的共融意义。每当林神父主祭时,整个圣堂就会有一种端庄隆重的氛围,这样的气息与本笃会修女们庄重的弥撒礼节十分 相合。在这样的情境中,随着弥撒的进行,我不知不觉地也更加敞开心灵,专注地参与每一个弥撒礼仪环节,并期待着领受主耶稣基督所赐的宝贵圣餐。就这样的专 注着,渐渐地,我感觉到自己的心开始发胀,好像有甚么慢慢从心底升起,一点一点地占据着我的心,突然脑中闪过一些近日对于家人的忧虑,但同时也在脑海中清 楚地看到家人被天主照顾的平安景象,就在神父举扬圣体的那一瞬间,我饱胀的心似乎被提升到了胸口,几乎到了我的喉咙,那种平安幸福和被爱的温暖感觉,让我 的眼泪无法遏止的噗簌流下,我的渴望天主都知道,不用我开口祈求,天主都会有最好的安排。

第二默想

要让自己心有所属,神父这么说:

当耶稣在旷野中受试探时,魔鬼的诡计就是要让耶稣放弃天主,而耶稣的选择都是专注于天主。我们来到旷野参加避静,就是为了要专注于天主,达到专注的方法就是让自己心有所属,以圣善的思想与感受充满自己,好让自己完全属于天主,绝不离开天主。

这 是一个美好的下午,太阳微微露脸,山风轻轻吹拂,午饭过后,我背起布包戴着小帽去女修会的前庭后院里寻找天主。在靠近会院大门右侧草皮上有一个缺口,像是 一条草径,我对于不知会通向哪里的小径都充满了好奇心,尽管那天我穿着凉鞋,也害怕会踩到蛇,仍然好奇地走了进去。没想到这是一条绕着会院后围墙的宽大草 径,脚底下的草皮被修剪得整齐而干净,路的两旁由蕨类植物、灌木和乔木层层包围着,树荫遮蔽了天空,形成一条林荫大道,在这条大道上走着,让我想起了两个 走向厄玛乌的门徒,我觉得自己好像也在那条路上走着,心中揣着耶稣的故事,带着不解,也带着渴望,只是我的方向是朝着耶路撒冷去的,唱着歌,愉快轻松地走 着。就在接近路的尽头,我看见了第七处苦路的木牌,原来山坡上开始的苦路一直延伸到这里的坡底,再走几步,猛一抬头,居然看见了高大的十字架,上面写着: 我就是复活,我就是生命。啊!原来这花园中藏着一个大秘密: 只要你寻找祂,祂就会突然出现在你眼前。

第三默想

真正需要的,就只有天主,神父这么说:

放弃一些自己顺手习惯的,最后就会发现,习惯让我们变得不敏感。天主的恩宠处处都在,只是我们不明白,不懂得领受。我们所做的斋戒或是神修操练都只是方法, 不是目的,在走向天主的过程中,要明白,天主就在我们此刻的生命中,我们与天主是不可分的,能如此不断地体验天主的临在,就没有甚么会让我们分心了。

我 在避静院的小圣堂里拜苦路,因为那里有圣体,也很安静。我轻声念着每一处苦路的经文和反省,感觉到耶稣基督生命中最后也最难走的路程是那样的迟滞难行。小 圣堂里的左侧角落里,有圣母抱着圣婴的态像,明知有点冒犯,但我还是走上前去,喜爱地握着小耶稣的小手小脚,感觉那是我小外孙女的可爱手脚,那轻柔的触摸 让我脸上浮出了微笑。这尊依偎在圣母怀中的小耶稣像就是全天下所有小孩的缩影,孩子们是那么弱小无辜,需要人们的怜惜与保护。于是,我恳求天主,让世间任 何罪行都不及幼儿之身,让一切邪恶势力都远离他们,让每一个孩童都有一位真正爱他们的母亲。

结语

经过数十年的人间生活,我已明白,生命中所发生的任何事件都是为了要给我一个可以选择天主的机会。在每一次事件发生时,我可以选择抛弃天主,也可以选择显露 自己圣善的天主性,这两个选择会把我的生命导引向非常不同的道路去。在圣本笃女修院三天两夜的避静是我给自己一个选择天主的机会,其实我不是来找寻天主 的,因为我知道天主一直都在。我是来专心的与天主相处。爱,就要相处,才是对天主真诚的回应。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