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巴勒斯坦(客纳罕﹝迦南﹞)时期

就可靠的圣经资料、相关的圣经之外的文献和考古学的挖掘等三方面来看,主前1200年左右,所有以色列民占领巴勒斯坦不是真实的历史。

不过,依基本教义派的说法,他们彻底接受《若苏厄书》的「军事征服论」:以色列人分三个阶段征服巴勒斯坦境内各民族,首先是巴勒斯坦中部(本雅明地一带)(六〜八章),其后是巴勒斯坦南部(九〜十章),最后是北部(十一章)。

然而,根据考古学在约但河东高原挖掘的出土文物,如房屋设计、陶瓷、牲口(牛、羊)等,皆未显示这一带的居民和其他巴勒斯坦地带的居民的差别。易言之,这些所谓新占领的以色列人原本就是该区的住民、本土的百姓。另外,一些被以色列征服的城市,考古的发现,并没有如《若苏厄书》所载,处处有遭战争破坏的痕迹。从种种迹象看来,《若苏厄书》是一部因着写作目的而简化以色列人进入巴勒斯坦的描述,以色列入此地的过程比书中所记述的来得复杂许多。

按照法籍考古学家道明会神父德富(R.De Vaux)的主张,古代以色列人不是即刻占领巴勒斯坦,乃是经由漫长的迁徙而移居此地。

德富认为以色列分三种不同的支派团体:一是北部与约但河东岸的支派;一是在圣地中央的支派;另一是在圣地南部的支派(请参考思高本圣经310页「十二支派分布图」)。

(1) 北部与约但河东岸的支派─五个支派:位于约但河东岸的「加得」、以及位在北部加里肋亚的四个支派:「则步隆」、「依撒加尔」、「纳斐塔里」、「阿协尔」。以上五个支派从未去过埃及,故没有参与出埃及的奥迹。

(2) 圣地南部的支派─四个支派,称为肋阿(雅各布伯的原配夫人;请参阅创二九16-23)团体,即:「勒乌本」、「犹大」、「西默盎」、「丹」(丹为雅各布伯的妾所生;创三十1-6)。一直在埃及,直至主前十四世纪A(n)khenaton法郎在位,从埃及被驱逐出来,他们是沿着沿海大道(即最短的路,经由加萨走廊进入巴勒斯坦南部)进入圣地最南方,即南部沙漠和赫贝龙地区。以上四个支派也没有参与出埃及的奥迹。

(3) 圣地中央支派─三个支派:「厄弗辣因」、「默纳协」、「本雅明」才是主前十三世纪真正参与出离埃及的支派团体。

根据专家的研究,我们可以下一个结论:不是所有的以色列支派在主前1200年占领客纳罕(巴勒斯坦)。古代早期的以色列人定居巴勒斯坦是一件漫长痛苦的过程,事实上,它历经几个世纪之久,某些支派是孤立的,甚至是少数的。

具有异教色彩的五个地方支派、四个从埃及被驱逐出去的南部支派、以及三个真正逃出埃及的中央支派,是在几世纪后渐渐地融入以梅瑟所相信的雅威神为他们信仰的天主;并借着每年所举行的逾越节,一同歌唱〈凯旋歌〉(出十五)。最后,他们占领了耶路撒冷,在撒罗满王朝的时代,建筑雅威圣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