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仪的美感(四)礼仪有如音乐

麦安泰 神父

音乐在教会中超越其他艺术形式,教会视其音乐传统为无价之宝,若与礼仪越结合「越能发挥祈祷的韵味,培养和谐的情调,增加礼仪的庄严性」(参《礼仪》112)。

不同于诗词、戏剧和舞蹈这些语言和非语言的象征与姿态,音乐的魅力在于共振发声时所产生的虚拟时间。的确,聆听巴哈管风琴的圣咏曲「天主降临」,的确可以感受到跳跃的「永恒」,有如后浪推前浪一波波地涌上岸来。除此之外,礼仪的编排与举行和音乐的作曲与演出极为相似。

礼仪音乐涌出神圣永恒

礼仪像音乐一样,具有创造虚拟时间的特性。礼仪少不了呈示部、发展部、再现部和尾声一气呵成的乐曲形式,信众在动静起伏的节奏旋律,以及紧张松弛的情绪气氛中,沉浸于超越的「永恒」中。

例如,感恩祭典展现天主永恒生命的多种面向,生活的步调从致候词进入神圣的时辰,经过忏悔、聆听、响应、感恩,祈求、赞颂,到共融达到天人交融,最后派遣又回到日常生活,可说高潮迭起。

礼仪所象征的时间并非钟摆不止的纯物理时间,而是体验永生的神圣时刻,融合了「过去、现在和未来」的永恒救赎。

礼仪音乐舞动人生节奏

礼仪像音乐,集聚活力的有机体,主轴「基督奥迹」藉由转变、成长和发展将生命节奏逐一释出,生生不息,循环不已。

例如,将临期主日所标示的「希望」主题,由进堂式开始,经圣道与圣祭礼的铺陈,到礼成式的起承转合变迁中,再三凸显「降世」神圣时辰的节奏。

因此,礼仪所承载的生命之门「基督奥迹」,藉由更迭的礼仪季节提供信众对死亡与复活,皈依与新生命,正义与和平等生命节奏的不同曲调。

礼仪音乐讲究举行与练习

礼仪像音乐,经书或乐曲的完成并非大功告成,而是出现在礼仪的举行或舞台的演奏当中,相当仰赖参礼者或演奏者的全神投入。

其次,惟有努力不懈地练习与理解,才是整合言语、姿态、进堂咏、圣道礼、圣祭礼等不同仪式(如调号、音符、节拍等),并赋予高亢低沉,情绪起伏等节奏(如音色、音质、音量等)的不二法门。

总之,礼仪的编排与举行属于美感的艺术创作,教会与信众在「基督奥迹」的感动下,将原本各自独立的仪式,串联成动人心弦的乐章。

礼仪音乐重视艺术的实现

礼仪音乐所创造的虚拟时间,纯粹是艺术想象,宛如聆听一首「基督奥迹」的永恒乐章,礼仪中所采用的任何表现方式都是礼仪的要素。

显然,历史、神学或科学术语无法创造出「基督奥迹」的旋律,不宜出现在礼仪中,当然那些报告页数、动作指令就甭提了。

若经常劳神分析释意各个仪式,犹如一场演奏会无法一气呵成,不断地被打断,弄得礼仪支离破碎,淡然无味,无非将礼仪视为课堂而非崇拜。

礼仪需要信众,正如信众需要礼仪一般。因此考究的礼仪并非娱乐大众,而是聚集参礼者成为朝拜天主的信仰团体。到底参礼者不同于听众,如何使所有参礼者积极投入,成为礼仪服务质量的挑战。

礼仪的编排在举行中得以完成,因此常须向圣神开放,排演并不表示举行时不能有所差池,往往即兴的神来之笔,常出人意表,令人赞叹。即便演奏相同乐章,同一交响乐团能有不同的表现,何况不同的交响乐团。

结语

从礼仪像诗词、戏剧、舞蹈和音乐四个角度轻描淡写地叙述了礼仪美感,旨在抛砖引玉,希望本地的礼仪教育,除历史与神学的教学外,增添些美学的幅度,让欣赏教会的礼仪与礼规的角度更趋多元。

其实,礼仪的美感也只是基督徒生活质量的反映而已。牧灵礼仪应更加重视宗教生活的培育,否则即使回归礼仪改革前的繁文缛节或力求改革后的俭约求精,也只是虚有其表,并无多大帮助。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