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仪的美感(三)礼仪有如舞蹈

麦安泰 神父

常言道:「言之不足,则歌之舞之。」礼仪采用「诗词」、「戏剧」、「音乐」和「舞蹈」等不同的象征语言,但它们的创作核心仍各异其趣。虽然舞蹈常伴随着戏剧与音乐,但舞蹈是肢体动作的沟通艺术。

礼仪充满了舞台式的肢体动作,可说是复杂与隆重的团体舞蹈,这些表达内心深层感情的动作,可以复杂到左摇右摆、左旋右转,甚至腾空跃起、跺地为节等地步,但仍离不开行、立、坐、跪等一般的简单举止。仪式中偶而出现的宗教舞蹈乃是这些动作的延伸。

礼仪舞蹈透露着临在感

礼仪像舞蹈同样具有创造虚拟能量的特性。礼仪少不了活力热情,以及沉稳庄重的姿势与肢体动作,在主礼者与参礼者你来我往的互动下,引人触到天主神圣的临在,沉醉在基督奥迹中。

例如,弥撒中进堂、福音、奉献、和共融(领圣体)等礼仪游行,除了舞台空间的转换移动外,更延展或堆砌出另一神圣境界:天主的临在。

礼仪所展现的天主临在,如同舞蹈所创造出的张力,转化日常生活姿势与动作,来表达隐晦不彰的天恩圣宠。

礼仪舞蹈转化生命情调

礼仪像舞蹈,透过站立、游走等肢体动作,对「生命」满怀喜悦,对「临在」充满赞颂。

例如,弥撒的礼仪游行不只是定点之间的漫步游走或鱼贯而行,更是象征从世俗进入神圣,聆听切入赞颂,平凡提升特殊,疏离迈向合一。这些行动将宗教情操表达得淋漓尽致。

因此,礼仪所转化的生命情调,有如舞蹈所纾发的情感,藉由姿势与肢体动作「说」出来,任由视觉去感受这与日常生活迥异的「新天新地」,使现实生活的需求与压力,因而得以补偿与纾解。

礼仪舞蹈讲究娱乐与教化

礼仪像舞蹈,相当讲究娱乐与教化,不仅「自娱娱人」,也「取悦神祇」。例如,十字架、圣水与香炉的出现,不仅令人欢愉,鼓舞人心,更让人全神贯注,肃然起敬。

此外,充满张力的礼仪姿势与动作,有如呼吸与心跳,在节奏与速度上讲究阴阳互动、刚柔并济,松紧收发,动静合一。举手投足俯仰向背之间,都足以威以德显、仪以行表。

总之,礼仪舞蹈,在身心灵整合之下,可以是欣喜欢愉,也可以是肃穆庄严,它既非即兴演出,更非装模作样。

礼仪舞蹈重视艺术的实现

礼仪舞蹈在视觉上,首先能将人从肢体的感觉提升到天主临在感受的象征境界。礼仪若没有这些姿势或肢体动作,顶多停留在宗教概念上,宗教情操的纾发就显得贫瘠无力。

礼仪舞蹈从简单的十字圣号,到复杂的祝圣饼酒,最忌讳漫不经心和习以为常。此外,若取消或淡化弥撒中某些游行,势必使「临在奥迹」的感受大打折扣。

当然,偶尔出现在伯多禄广场宗座弥撒的奉献饼酒舞蹈,的确能够提升参与者「临在奥迹」的感受。但这些特殊舞蹈并非孤立的事件,应整合在礼仪中,它们不应破坏整体的比例和中断整体的旋律,更不应经常出现。

牧灵上,这些特殊舞蹈应避免沦为纯粹表演,使参礼者变成「被动」的旁观者。梵蒂冈二次大公会议《礼仪宪章》所提倡的「积极参与」,强调「内在的」参与感,包含了主动地说话与行动,以及积地极聆听与观赏。

最后,礼仪舞蹈是表演的艺术形式,而非真实的行为。有时,参与者肢体所表现出的宗教情操与当下所感受到的情绪背道而驰,也并非不无可能。然而在神圣氛围中,肢体所表现出的与感受到的能够同步一致。

若翰在圣母表姊依撒伯尔胎中的手舞足蹈,可说是最雏型的礼仪舞蹈──借着肢体语言来欢迎圣母玛利亚胎中的耶稣!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