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仪的美感(二)礼仪有如戏剧

麦安泰 神父

上一节的前言中提到,礼仪的象征仪式类似诗词、戏剧、舞蹈和音乐的艺术形式,并简短地介绍了礼仪的言辞有如诗词。由于礼仪是一项敬神的「行为」,其实更接近戏剧的行动艺术。礼仪言辞以祷词与对话化育了神圣氛围,而礼仪戏剧则以「行动」实现了神圣历史。

礼仪戏剧与观赏性的戏剧不同,即便信众在欣赏梅尔吉勃逊所导演的「受难记﹕最后的激情」时提升了宗教情操,仍不能将此与参加圣周五的礼仪相提并论。其间的差别有赖信众的礼仪知识来分辨。

礼仪戏剧创造出神圣历史

礼仪像戏剧一样,具有创造虚拟历史的特性。礼仪少不了扣人心弦的剧情和更迭变换的场景,在主礼与其他礼仪职务及所有参与者的互动之下,一页页救恩史历历如绘,跃然眼前。

例如,圣道礼所宣报的旧约故事与新约事迹,是天主与人分享生命的救恩史,而圣祭礼所纪念的最后晚餐,是天主邀请人进入「爱的婚筵」。

礼仪所宣报的救恩史,如同戏剧所创造的虚拟历史,超越了时空的限制,贯穿古今中外,跨越不同种族与文化,期待天国的完成,以未来为依归。

礼仪戏剧拓展了生命归宿

礼仪像戏剧,并非重「演」圣经中「过去」的片断,而是将救恩史鲜活地「搬」入信众当中。

例如,藉由聆听「上主的圣言」的参与以及「你们要这样做、来纪念我」的投入,信众相信「天主圣言」与「基督圣体」的具体临在。大家卸下防御矫饰的面具,放松疲惫紧绷的躯体,抛开喧闹纷扰的俗务,优游在「新天新地」中。

因此,礼仪所开发的生命归宿,有如戏剧所布置的情境,提供生命「新」的出路,不再自怨自艾地缅怀过去。生命所欠缺的在礼仪戏剧中得以启发与实现。

礼仪戏剧讲究形式与表达

礼仪像戏剧,相当讲究形式(礼仪空间、焦点、服饰、器具、舞蹈、歌曲等)与表达。礼仪焦点在主礼席、读经台与祭台间交替,礼仪颜色依季节更换,呈现「基督奥迹」不同的临在以及救恩的多元面向。

其次,合理敬礼(logike latreia)要求中规中矩的形式风格与品味,以及「身、心、灵」准备妥当的参与者,俨然「在地若天」。

总之,礼仪戏剧并非装扮表演,更非儿戏,信众投入剧中的角色,与现实保持距离,期能在「静观」或美感经验上,接触「奥迹」,等待救恩的实现。

礼仪戏剧着重艺术的实现

首先,整出戏的情节是以「基督的死亡、复活、升天,第二次来临」为主轴,最忌讳脱离主题。弥撒中所有的仪式都是这「过去、现在、未来」三个不同幅度的展现,任何事物与此抵触都会显得突兀,甚至文不对题。

例如,将平安礼化为社交礼,有时会阻碍或打断了整个礼仪的气势,更遑论一些非宗教仪式的堂务报告或颁奖典礼等,这些最好留在礼仪之外进行。

其次,「临在奥迹」并不在经书的纸上,而在高声诵读与专注聆听当中,否则何需主礼与读经员大费周章地带领信众祈祷或恭读圣经选集?主礼与读经员有引人接触「临在奥迹」重责,应有适当的培育,设法超越读稿机或诵念咒语的态度。

至于参礼信众使用经书,应适可而止,尽量摆脱纸上的束缚,学习事前的准备。篮球选手可不会边打边看教战守则,稳输的!

「敬神如神在」,「天主圣言」与「基督圣体」不会出现在花招把戏当中。「诚于中,形于外」,礼仪的象征行为应高雅庄重,简洁有力。执行礼仪职务忌讳不拘小节或繁文缛节,前者暗示不重要,后者模糊焦点,皆引人误入歧途。

此外,尽可能在礼仪空间上,分开主礼席、读经台与祭台等礼仪焦点,俾能使场景随着礼仪焦点的更动而变换。这些区隔,象征礼仪的不同节奏,有助信众更换心情,总不能同时在读经台上行圣道礼与圣祭礼吧!反之亦然。

简单介绍至此,希望有助于信众从戏剧这个角度来欣赏天主教礼仪之美。

文件动作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