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仪的美感(一)礼仪有如诗词

麦安泰 神父
Q:看到电视转播已故教宗若望保禄二世的殡葬弥撒,令人非常感动,并好奇这样庄严、隆重、神圣的礼仪,竟又处处充满着美感?

A:拜CNN有线电视网之赐,从已故教宗病危开始,直到新任教宗本笃十六世就职为止,几乎将现场的画面全都呈现给全球电视机前的观众。我们虽无法得知那些参与盛会者的内心世界,但他们所表现出合宜的动作、虔敬的态度及深度的信仰,与转播世界奥运、足球大赛所见到的现场观众大异其趣,即便参与礼仪与运动同样会经验到美感。

礼仪中的象征仪式类似诗词、戏剧、舞蹈和音乐,属于艺术形式,它能激发想象,呈现不可见的事物。这些艺术形式透过模拟,可发掘礼仪美感经验的动力根源,换句话说,那些激发神圣境界的祷词与对话有如诗词;那些揭开天主一幕幕救援故事的历程有如戏剧;那些透露出天主临在的肢体动作与姿势有如舞蹈;那些串成基督奥迹的节奏与旋律的仪式有如音乐。

礼仪言辞产生神圣氛围

礼仪像似诗词,同样具有创造虚拟世界的特性。礼仪少不了精雕细琢的祷文与对话,具有创造、默观和转化的功能。这些言辞经过主礼者与参与者的互动,可激发出令人无法掌握的神圣氛围。

例如,主礼者以「愿天父的慈爱,基督的圣宠,圣神的恩赐,与你们同在!」的致候词,立即将信众从激起宗教情操的进堂咏,引入神圣的宗教经验中。

礼仪所产生的神圣氛围如同诗词所创造的虚拟世界,往往任何旁白、论述、阐明或解释,都嫌多余。

礼仪言辞谱出生命旋律

礼仪像诗词,提供生命的远景与旋律,并不在乎解决琐碎的生活细节。字字珠玑的礼仪言辞,昭示多样性的宗教经验或情操,可加深、提升与扩充人类生活经验的质量。

例如,欢呼词「基督,我们传报祢的圣死,我们歌颂祢的复活,我们期待祢光荣地来临」宣示「基督奥迹」所揭露的生命的核心与源头,并未蛊惑人们绝俗离世,反而深入堂奥。在神圣氛围中,人的身心灵也因而得到平衡及喘息。

因此,礼仪所提供的生命乐章有如诗词所展现的抽象世界,并不提供实用的「信息」,而是提供不媚世俗的「知识」。如果我们会随着礼仪言词谱出的生命旋律起舞,就不难体会到其中隐晦不显的「智能」了。

礼仪言辞讲究修辞与声韵

礼仪像诗词一样,相当讲究声韵与修辞,能领人进入主观的情境,穿梭在言辞字面意义与艺术表达之间,徘回在字面解释与内容探讨之间。例如,「上主,求祢垂怜」、「除免世罪的天主羔羊」这些欢呼词在声韵与修辞上相当奥妙,易于记忆与覆诵。

此外,文以载「道(圣言)」的讲经,如果在声韵上注重平仄押韵和抑扬顿挫,必能深植人心,在修辞上采格调风雅和词句顺畅的叙述方式,则有助信众整合天主的救援故事。

总之,礼仪言辞通常采取诗词的表现模式,才显得多采多姿,而非解释的报告模式,让人觉得平淡乏味。

礼仪言辞着重艺术的实现

首先,礼仪本土化并非用语日常化。例如,主礼者刻意问候「大家早」、「午安」,或介绍共祭主教、司铎、来宾,势必将刚刚进入神圣氛围的信众又拉回到现实当中。

画蛇添足的制式指令如祈祷前「请大家画(起)圣号」,或一个口令,一个动作的「请起立」、「请跪下」,或弥撒中累赘的旁白「圣道礼」、「圣祭礼」,以及讲经后接一句「现在继续我们的弥撒」,这些例子都有将礼仪日常化之嫌。

其次,礼仪言辞着重想象,提供不可言传的生命,尽量减少无谓的阐述。进堂式中主礼者简短解释即可,否则会有鸠占鹊巢之嫌。至于礼仪之外,弥撒前诵念释义与否,则见仁见智。

再者,由想象、经文、情境和感觉所产生的自发祈祷,尽量避免报告的模式。例如,自发的信友祷词或其他类似的祈祷在声韵和修辞上已不太讲究,若再解释前因后果,祈祷就更显得平淡无味,冗长无趣。总之,礼仪是「呈现」出来的,而不是「报告」出来的。

梵蒂冈教宗的弥撒之所以如行云流水,丝毫不呆板、造作,却将神圣境界表露无遗,我相信礼仪言辞应功不可没。

文件动作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