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卓越的复活赞美歌:《葛利果圣歌概论》17

从阿肋路亚欢呼曲加入装饰音、音团式的唱段开始,这首歌曲就成了在既有的旋律音节处添加新的词句,以配合在既有的音符上做音团式装饰音结构的处理对象。现在,我们以一首音团式的阿肋路亚欢呼曲“Eripe me de inemicis meis, Deus meus”(上主,拯救我於敌人之手)为例:“我的上主,从我的敌人那里解救我;我的敌人也是你的敌人。”正是因为他们是上主祢的敌人、是我的敌人,所以在某种程度上,上主祢必须为我所遭受的压迫及打压负责。这首欢呼曲的一段词句因此特别有意义:“仁慈的基督,我心、我舌同时呼求祢。”
这是独唱歌手、合唱团成员的歌唱使命的关键所在,不论是合唱团的一员或任何人在圣堂诵唱,不仅是因为他有一副天生的歌喉而诵唱,更是为了要表达彷佛出自喉咙深处的呼声:“仁慈的基督,我心、我舌同时呼求祢”(Lingua cor simul clamitet ad te, pie Christe)。事实上,歌声来自内心,出自人的心灵深处;舌头,嘴唇只是发声的大门,让人听到心灵的哀叹,哭泣,微笑和喜悦的情感。
在祈祷中,一切都因救主复活的恩典而照亮:绝望的看见了希望,不牢靠的成为富足的接纳。因为,上主进入有信德的人心中,歌唱的已不再是喉咙,而是圣神亲自藉由歌声咏唱:“Lingua cor simul clamitet ad te, pie Christe precibus ut nos defendas semper ubique ab omnibus malis et corpore menteque tuere”(仁慈的基督,我心、我舌同时呼求祢永远护佑我们的身心免於凶恶)。
阿肋路亚欢呼曲是宣告战胜死亡的歌唱,是那些已被拯救或将被拯救的人的歌唱。基督总是在我们前头,引导着我们,我们只需跟随祂。我们在祈祷中获得肯定:只要我们向祂祈求,祂总是护佑我们,让我们处处摆脱身、心、灵的痛苦,保卫我们不受邪恶的攻击。
阿肋路亚欢呼曲因此成了喜乐的欢呼,表达出信仰生活最深刻的情感,在主内完全信任,在天主无限的怜悯和恒久的眷顾中舍弃自己。我们可以在天主内舍弃自己,因为我们的心灵可以全然倚靠上主,如同婴孩般毫不费力地趴俯在母亲的怀抱里那样,即使有个绊脚石,也不会被绊倒。正如《圣咏》所言:“上主,祢已经握住了我的右手”。现在,让我们一起聆听这首阿肋路亚欢呼曲:“Eripe me de inemicis meis, Deus meus”(我的天主,从我的敌人那里解救我),欢呼词中加上了咏唱的合适词句(Laudes debitas vocibus)。[Musica]
阿肋路亚欢呼曲是最卓越的复活赞美歌,它不仅表达出因耶稣基督的死亡和复活而获得的自由的喜悦,也表达出复活喜乐的泉源是主耶稣的牺牲。因此,这就解释了为什麽阿肋路亚欢呼曲是一种透露着欢乐内涵的旋律,浩瀚却总不掀起轩然大波。因为这不是一种沦为狂欢的即兴欢乐,而是始终源於基督的死亡的赞美歌。复活的基督是被我们钉死在十字架上的那位,而参与基督的复活则意味着与祂一起被埋葬,好能重生於天主父所预许的王国,完全地与天父结合。
因此,教会在礼仪年中每主日都诵唱阿肋路亚欢呼曲,只有在四旬期,忏悔、警醒等待复活的时期,葛利果圣歌才以“直唱曲”(Tratto)取代Alleluia欢呼曲。直唱曲(Tratto)直接取自《圣咏》,歌手从开始到结束,直接诵唱整篇《圣咏》的诗句,不添加任何欢呼曲或答唱曲。然而,当这些老式的诵经方式加以修正而演变成礼仪的曲式时,直接诵唱整篇的《圣咏》已不再出现,无论是以直唱形式或是阿肋路亚欢呼曲形式,都只诵唱几节的诗句。这种演变在答唱咏阶台经中得到证明,阿肋路亚欢呼曲使得现今使用的欢呼词及直唱曲成为直唱《圣咏》的最後遗风。
点击收听:音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