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唱咏的组合结构:《葛利果圣歌概论》09

关於轮唱对经(antifone),我们其实只有旋律的“类型”,也就是因不同文词而稍作变化的应用旋律结构。因此,我们可以有一个用於单一文词的轮唱对经旋律,也可以有一个可以诵唱几十个不同调式的旋律。
至於答唱咏则有另一个组成系统,它以所谓的“centonica”摘录合成的方式组合答唱。一首答唱咏可以从不同的领域摘取应用旋律,互相更换使用,在过短的文词情况下还可以结合其它文词,当然也可以省略。答唱咏可能有不同的诗节总数,但是都以同一组的旋律调式组成。
就如使用同样的彩色碎片,我们可以创作不同的马赛克作品那样,可以制作一个人的形象,一栋房子,一朵花,或其它的构图,答唱咏的组合过程也是如此。举个例子,请听以下这首答唱咏,如果可以的话,请大家感受出这首答唱咏的基本结构。这是大卫·海利(David Haley)改写的颂扬教会第一位殉道圣人圣斯德望的答唱咏。[Musica]
这是一首长式答唱咏完整的诵唱实例。从这首答唱咏“Videbant omnes Stephanum”的诵唱中,大家一定会注意到,它的旋律比那些伴随日课礼仪中的简短圣咏的圣咏轮唱更加华彩。它是用於五旬节庆典的答唱咏“Cum complerentur dies Pentecostes”(在五旬期的时候),以Mi大调的第三调式谱写而成。
从这首乐曲中我们也会注意到答唱咏三段式的诵唱结构:以“Cum complerentur dies Pentecostes”(在五旬期的时候开始),继之以“dum ergo essent in unum discipuli congregati”(当宗徒们在一起的时候)续接诗节,然後在结尾处嫁接(repetenda)结束诗节“tamquam spiritus vehementis”(如同风一般)。[Musica]
我接下来将以一首五旬节的答唱咏“Repleti sunt omnes”(全人类必须遵守)为例,让大家了解答唱咏的组合三要素:这旋律是Re变格调式,以低音La开始。我们将会听到答唱咏、它的续接诗节、以及再重复所谓的嫁接(repetenda)结束诗节。
请大家注意聆听这首答唱咏的组合三要素:“Repleti sunt omnes”(全人类必须遵守);“loquebantur”(说着)续接诗节;以及“et convenit multitudo dicentium”(众人说)结束诗节。

点击收听:音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