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听圣言和诵唱答唱咏:《葛利果圣歌概论》08

大家好!欢迎您收听梵蒂冈广播电台中文节目部《圣乐文化》节目,介绍意大利葛利果圣歌专家贾科莫·巴罗菲奥(Giacomo Baroffio)为梵蒂冈电台制作的“葛利果圣歌概论”系列节目。

点击收听:音频

“O, Quando in Cruce”这首歌曲的歌词出自公元638年去世的耶路撒冷宗主教Sophronius。这首歌在其它的记载中也广泛出现,我们将演唱的是出自十一世纪中期意大利弥撒残片的版本。我们一起聆听这首旋律,与出自耶路撒冷宗主教Sophronius的拜占庭礼仪曲目旋律相似。它是出自意大利中部的一个拜占庭文化重镇Ravenna,以希腊语诵唱的轮唱对经。
另一首叙事型的轮唱对经并非来自拜占庭或耶路撒冷,而也许是源於古代的高卢礼仪,是一首很长的轮唱对经旋律。我们从它旋律的长度以及复杂性判定它为圣咏轮唱,并且建议将它归属於高卢礼仪范围,因为它是一首Re调式,即所谓的“Re plagale”(Re变格调式):在Re调式旋律的下端加上一个低音La。这是一首叙述耶稣圣婴童年故事的赞美诗,记述了基督诞生的奥迹以及在信徒们心中接纳圣婴的事蹟。事实上,看见基督的赎世工程後,这首轮唱对经(antifona)以诵唱:“Alleluia, lodate Dio”(阿肋路亚,赞美天主)的赞扬作为结束。
我们已经看了简单圣咏调式的轮唱对经,它以相对性简单的旋律对圣咏和赞美诗的词意作默想。现在,我希望把注意力转到答唱咏。“答唱”这术语本身揭示了这些歌咏的性质:“答唱”是对所聆听的圣言,对诸圣宗徒的生活、殉道历史,以及圣言在人类历史上俱时争辉的经验作出回应。“答唱”是对我们在圣言中生活的引导、指导和比较所发出的共鸣。
在默想圣言时,我们可以有千百个想法,或者我们可以毫无想法,处在一个最柔情、最沉默的静止状态。这不是代表我们拒绝圣言,却意味着我们正在成长,准备以心神真正聆听在我们内的圣言的诞生。聆听和诵唱答唱咏能帮助我们依循之前的生活经验来塑造我们的生活。
因此,答唱咏基本上出现在日课礼仪。我们有两套答经曲目,每一套答经曲目都连接一个特定类型的日课读经。在传统的日课读经中,读经的经文占有非常大的篇幅,可以说,平均是一整页的圣经章节、一篇教宗的文献或者宗徒圣史传记。根据不同的礼仪传统,日课读经“vecchio Mattutino”(老式的日课晨祷)将选读一段至12段的不同读经。
传统上,在每段读经後至少会有一段答唱(responsorio)。晨祷的读经,因为具有一定的长度,也就是大约1页的篇幅,对应的答唱旋律也就相对的长一些;在术语上称为“responsorio prolisso”(冗长答唱)。当我们只说responsorio答唱时,一般上所指的就是晨祷的答唱。
在其它白天时辰的读经,如上午九点的第三时辰,中午的第六时辰,和下午三点的第九时辰,日课读经只有不超过一页的圣经章节。这些简短的读经称为“lectio brevis”或“capitulum”,其接着的答唱(responsorium)也很简短,只有几行的旋律。这些简短的答唱不仅以简短的特质着称,事实上,短答唱只有很少的轮唱旋律(canoni melodici)。因此,所有的经文都以同样的结构,以同样的旋律演唱。
“Responsorio prolisso”(冗长答唱)的特点是只有一段诗词,如同我之前提到的,通常根据一个架构来答唱诗句(versus)及诵唱答唱结尾三个基本要素的圣咏调式。所以,答唱咏不按照ABA大三段体的曲式诵唱,而是以AB两段式後,再加上一段小“a”的曲式诵唱。这个加了记号的小a段,不是重复完整的答唱A段,而只是後面的结尾部分。这个最後部分称为repetitio,或repetenda,也就是所有结尾的诵唱部分。大家或许会说:这些唱段太多了,既复杂又冗长,怎能记得住呢?在这里,必须记住的是一个葛丽果圣歌作曲程序的特徵:在一千首曲子或一千首歌调里,通常并不是一千个旋律,而只有非常小数目的调式旋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