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唱对经有助於重读圣咏:《葛利果圣歌概论》07

大家好!欢迎您收听梵蒂冈广播电台中文节目部《圣乐文化》节目,介绍意大利葛利果圣歌专家贾科莫·巴罗菲奥(Giacomo Baroffio)为梵蒂冈电台制作的“葛利果圣歌概论”系列节目。

点击收听:音频

轮唱对经不仅具有引导音乐的功能,它更能帮助人重读《圣咏》。比方说,在礼仪中的固定读经或晚祷经文都有重读《圣咏》的特点。例如,《圣咏》第一篇“Beatus Vir”(有福的美德):谁是有福的呢?如何实现义人的真福?轮唱对经提出义人们的内在气质和美德,为我们开辟了重读《圣咏》的诸多可能性,让我们以不同的模式去理解圣言。
因此,轮唱对经可以帮助我们重读《圣咏》,配合基督徒凭藉生活经验的祈祷,使得我们内在的信德得以在日常生活中延伸。圣咏旋律的特点是它简单的调式,因为葛利果圣歌的调式是包括八个不同结构的音阶调式,相当於西方古典音乐中被称为大调及小调的调式,与中世纪使用的八个不同的音阶相呼应。
每一个音阶都对应一个圣咏结构。最常见、也是最常使用的是“第八式”圣咏调式,被称为“Sol变格”的调式,也就是以Sol为基础音的音阶结构。这个调式特别用於一组的圣咏旋律。若我们翻开礼仪经本,大约在每篇圣咏的一半处都可以看到星号的标志。这星号将一篇圣咏分成两个“emistichi”:圣咏原本的第一部分和第二部分。
“第八式”圣咏调式,也就是“Sol变格”的调式的圣歌旋律的进展是:〔唱〕Sol,La,Do,Do,Do,Do。旋律的结尾保持在这个几乎用来诵唱整段圣咏的Do的音高上。这个诵唱的结尾被称为tenore或tuba,用以连结不同长度圣咏的弹性结构元素。如果音节很多,可以使用一连串的Do所组成的tenore或tuba结尾结构;如果音节很少,就可以缩短结尾结构的这部分。通常圣咏诗歌会先预定一个音调,例如〔唱〕Sol,La,Do,然後在第一段半行的结尾,在最後一个重音音节处,加上一段华彩装饰音组,作为中断第一部分的结尾。
在这最後一个字的重音音节上,音高再回升到Re:〔唱〕Sol,La,Do,Do,Do,Re,Do。例如:〔唱〕。我特意地强调了重音音节,为的是让大家能清楚听到。这就是一段半行的诵唱。紧接着的是前半段结尾Do,Do,Do…的下半段的半行,所有的圣咏调式都具有相同的旋律结构,直到完成第二段半行的结尾。在〔唱〕Sol,La,Do,Do,Do,Re,Do这段旋律中,只有结尾的装饰音群才能转移基础音调并以变化的方式处理圣咏的结尾。在“第八式”圣咏调式,也就是结尾装饰音群被安置在最後一个重音音节上的“Sol变格”调式的情况下,也允许使用两个准备音节作结尾。
因此,我们有了诵唱的结尾Do,Do,Do最後一个重音音节前的两个预备音节Si,Do,La,Sol〔唱〕。让我们回顾一下刚才的观察:圣咏调式一直到最後结尾的华彩装饰音组前都是相同的,只有最後的结尾花彩装饰音组才作变化。例如:〔唱〕Do,Do,Si,Do,La,Sol;或〔唱〕Do,Do,La,Do,Re,Do。为什麽要作如此的结尾华彩变化呢?在此我们必须做个历史性的观察:今天,我们在圣咏开始前及圣咏结尾时都要诵唱轮唱对经,事实上只是诵唱两次的轮唱对经(antifona)。但是,我们知道,在中世纪时,在圣咏的每一段落或在诵读福音後都有诵唱轮唱对经,连“Magnificat”也以圣咏调式诵唱。
由於需要多次重复轮唱对经,所以歌手就尝试以最便捷的方式衔接後面的圣咏诗句。因此,他们从轮唱对经的开始,就选择了圣咏的相对应调式,以便於衔接这两个部份,而且是不经思考的自然对应。圣咏的歌声,并不因为需要计算插入花彩装饰音组的结尾重音所在位置,或者我之前提到的一些规矩等等而影响祈祷。圣咏的诵唱实在是为了方便祈祷,它必须俱备以专注圣言为唯一目的的祈祷条件。
出於这个理由,例如,在最古老的礼仪结构里,以同样的旋律、同样的调式轮唱,也就是以连续重复诵唱的模式,或许会造成一种“千篇一律”的感觉,甚至由於这种不加思考的摇篮曲式诵唱而造成睡着的状态。但是,如果能提高警觉,尽量注意圣咏的词意,并试着用这个词意祈祷,那麽圣咏调式将成为日课礼仪生活化的最佳方式。
关於圣咏,我们还必须补充一点:在之前听过的一首范例当中,第一部分的结尾和第二部分的诗句之间标注了“canta”(唱段),〔唱〕。简单式的日课礼仪提供给第一半行和第二半行诗文一个唯一的固定旋律Tenore。在日课礼仪中的简单圣咏调式里有一个例外的语调叫“Tonus Peregrinus”〔唱〕:“canta”和“Tonus Peregrinus”形成了两个结尾时的固定旋律Tenore,第一个半行以La的音调作结尾,第二个半行的结尾音调则是Sol。简单的圣咏调式中的特例,因而成了所有日课礼仪中圣咏的最普遍答唱回应方式。
我们之後再谈有关的答唱回应。现在,我只针对答唱回应的诗句,以一首采用第八调式(也就是以sol调式)的圣咏诗句为例:它先以简单的曲调开始,然後紧跟着的是出现在这答唱回应经文非常特别的华彩组合。[Musica]
大家在圣咏的第一部分所听到的结束音调是Do,也就是第八调式(Sol变格调式)结构旋律的主音,而在圣咏第二部分的结尾处却是Sol。除了伴随圣咏和唱段的简短轮唱对经外,在轮唱对经的曲目中还有可以称之为叙事型的轮唱对经。这一类描述冒险故事的复杂内容的歌曲很长,如同一首从耶路撒冷、君士坦丁堡传遍整个拉丁世界的歌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