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唱对经的曲式:《葛利果圣歌概论》06

大家好!欢迎您收听梵蒂冈广播电台中文节目部《圣乐文化》节目,介绍意大利葛利果圣歌专家贾科莫·巴罗菲奥(Giacomo Baroffio)为梵蒂冈电台制作的“葛利果圣歌概论”系列节目。

点击收听:音频

这首现今仍然在米兰盎博罗削礼仪中使用的领主咏的圣歌旋律,将我们带回到第四世纪。根据尚·克莱尔(Jean Clair)神父的研究,这圣歌旋律被认为是整个地中海盆地最古老的其中一个圣歌旋律。它是一首音节式的音乐旋律,歌声和音节都唱在同一个音符上:〔唱〕。然而,在某些时候,一个音节上却有一组单音节的“装饰音”,也就是一个小发声曲。在这种情况下则唱:〔唱〕Do,Re,Re,Do,Si,La,Sol,La,Sol,Fa。
根据尚·克莱尔神父的研究所得,这些音节式的歌曲在关键的乐句音节上拥有一个大的装饰音群。组合的技巧是将装饰音组放在倒数第二个乐句的最後一个音节上。这首领主咏有两个乐句:“Te laudamus Domine omnipotens”(全能的上主我们赞颂祢)和“qui sedes super Cherubim et Seraphim”(在这里坐在革鲁宾及色辣芬天使之上)。那被称为“发声曲”的华彩装饰音群,因此就被置於“omnipotens”这个字的音节上。无论乐句有多少个音节,这组华彩装饰音也必定置於倒数第二个乐句的最後一个音节上。
我们不清楚这种情况的原因何在。我一位已故的朋友Elior Piattelli,他曾是罗马大犹太会堂的领唱者,他曾告诉我说他在犹太礼仪唱经的独唱部分,发现装饰音存在的类似情况。在独唱部分结束前插入这装饰音,是为了提示会众准备加入独唱结束後的重唱部分。这可能是其中一个解释。
这种旋律曲式也适用於其它曲目,其中之一就是罗马礼仪中的“Gloria IV”(光荣颂第四式),实际上是摘录自“Laus Magna Angelorum”(赞颂伟大天使)的一首盎博罗削调式旋律,用在弥撒中对应“Gloria in excelsis”(天主在天受光荣)的调节颂赞部分。这首在晨祷礼仪中诵唱的“Laus Magna Angelorum”引用了一系列第三、四、五世纪的词句。例如,在谈到异教徒时,它提到米兰圣盎博罗削所抵抗的雅利安人。
葛利果圣歌相对於其它幸存的圣咏曲目有哪些特殊的地方呢?我在此顺便一提,除了意大利曲目外,我们还有各种阿尔卑斯山的曲目、高卢曲目(canto Gallicano)、西班牙曲目、以及在古代文物中谱写在羊皮纸上不同传统文化的成千上万首曲目。然而,这些曲目大多数都难以辨认,我们只能识别出装饰音群的所在音节,却无法考证其音高。那麽,在这些曲目中甚麽是葛利果圣歌真正的旋律呢?
在圣乐方面,葛利果圣歌在音乐的渐进过程中已达到了最高指标。葛利果圣歌以其特有的旋律和结构,对每一个礼仪动作和时刻提供合适的歌曲。我举个例子,若有一个盲人进入一个正在举行弥撒礼仪的圣堂,他听到某首圣歌时,就可以说:“啊!我们很幸运,因为弥撒才刚刚开始”;或者说“很不巧,我们抵达时弥撒已近尾声了”。葛利果圣歌清楚地表达了每个礼仪的具体动作和时刻。
我们已经看到葛丽果圣歌如何在教会礼仪年的集会中,以最贴切的方式向会众传达圣言中基督的奥秘;而且,歌唱在礼仪中并非只有辅助的地位,我们可以从各别礼仪庆期中歌咏的比例得到证实。以下这个例子是由一个简单的曲式形成的结构,用於将临期的系列答唱对经部分。
轮唱对经(antifona)本身是一首完整的旋律,虽然通常都是简短的旋律,但是它在日课礼仪中占有非常重要的角色,因为圣咏的相应音调是根据轮唱对经的音调作出选择:假如轮唱对经(antifona)使用的是Re的音调,那麽圣咏的音调也就选择在Re。
过去的传统礼仪将轮唱对经(antifona)的曲式应用在进堂咏及领主咏这两个进行式的弥撒礼仪部分。为了了解如何轮唱一个本身就是完整旋律的对经,我们来聆听三首将临期的Mi调式旋律:“Ex Aegypto vocavi filium meum”(从埃及我召叫了我的子民);“Sion noli timere”(熙雍的畏惧);以及“Querite dominum”(寻求你们的上主)。
大家刚听到的这三首轮唱对经,与数十首以同一形式谱写的旋律一样,都是Mi调式的轮唱对经。但是,这些轮唱对经在文献资料中都有一个特质,它们所显示的并不是Mi调式〔唱〕Mi,Re,Mi,Sol,Sol,La,La;而是La的调式〔唱〕La,Sol,La,Do,Do,Re,Re。其实,这只是一种记谱法。我们千万不能被这种特殊的记谱法误导了,它们真正的旋律实在还是以Mi调式演唱,只是以类似另一个调式的移调方式记谱,因为这些旋律就是以非理论层面的特点来传承的。
在理论上,葛丽果圣歌规定,唯一一个可以更改的音符就是Si。相对於欧洲古典音乐中惯用的升降记号,葛利果圣歌中不管有没有标示降记号,它唯一可以在演唱时降半音演唱的就是Si。
倘若旋律使用了不是在记谱规矩中允许的Si音上做变化的特殊情况下,除非改变它的调式,否则就不能依照葛丽果圣歌的记谱法记载於文档中。因此,如以上我们看到的文献资料,在一个使用升Fa及自然Fa为属音的Mi调式的旋律,就不得不转换成La调式来记谱。
正如我所说的,之所以要根据轮唱对经选择圣咏的相应音调,是因为在日课礼仪中,几乎在所有的圣咏前都有一段轮唱对经(antifona)。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